【嘎尾】 快乐男声梗1



RPS AU OOC HE PG13 粗糙


学员嘎*导师伟


感谢william chan老师的客串(*≧∪≦)


等等跟大老师是很熟的好朋友设定。


看了《快乐男声》选秀有感٩(๑>◡<๑)۶。参考了部分节目内容,但是大部分是瞎编的 o(*////▽////*)q。


就问一句嘎尾什么时候再同框?再不同框都没动力写小故事了 ̄ω ̄=说得好像同框就会写似的。这是对一个懒癌晚期的惩罚。不写就不给同框。那跟william呢?bosco也行啊!好(ˇˍˇ) 想~介绍别的小哥哥关爱保护球,毕竟好看的小哥哥这么多…外面的诱惑好多…我要坚强(ಥ_ಥ)!


太冷了,比耶路撒冷还冷(*⊙~⊙)


如果他俩是在选秀节目中认识的... 


chapter1 哦,居然是评委呢


选秀很顺利,这一届优秀选手格外多,除了李建老师,小猪老师,粒女士之外又邀请了大老师和等等老师。


起初长尾是一百个不愿意,虽然音乐节目来者不拒,但是最不喜欢当老师和评委了。李建老师说:“来嘛,就当帮我分担责任了。”william也发消息说:“很有趣的。我希望你能来。我也会参加喔。”“你参加关我什么事儿啊。”心里这么吐槽了一下想,但是还是回消息说“好吧,到时候见。”


李健老师看上去就是高标准严要求,其实是非常率性的人。没事儿就过来听听,看上去反而自己的选手挑得非常粗糙,但其实并不是这样,也是十分有实力的选手。“这小伙子长得不错喔”发,“这小伙子唱得不错喔”发,pass卡唰唰唰地发,慷慨地发,赶紧发完,找球聊天儿,听他们组选手唱歌。


粒女士品味独特,难以琢磨,很难揣测喜好。你不知道她要的点是什么。要是帅,帅的也有淘汰的;要是唱功,唱得好的也有淘汰的。粒女士正好在大老师的正对面,完全没有被干扰到,按照自己的要求挑着学员。


小猪老师看上去轻松欢乐,但其实对学员要求很高,竞争意识很强。像吸油纸一样,专业控油。表演不能油腻,喜欢像莫吉托上的薄荷叶🌿一样清新的感觉。小猪老师偶尔看向长尾的队伍,感慨着:“油腻,真油腻啊。”


跟粒女士,小猪老师一比,长尾简直太不设防,太容易了。选手们马上把握住长尾的风格——做自己。他挑的全都是十分具有个性(肆意羞辱也没事儿)的、张扬(尴尬到炸也不怕)的、豪放(全场垮掉也不怕)的、自信(有的盲目自信)的。然后在下一关,都被小猪老师因太过油腻的原因给淘汰了。


刚开始并没有得到选手们的信任和认可,印象还停留在是一个写神曲的广场舞艺术家,都觉得要倒霉了。认可他过去作品的人看不上他现在的作品,听过他段子的很少关注他的音乐。


经过简单的没有必要的自我介绍后就开始了考试,或者说“瞎闹”。非常随性地给选手打拍子,和声,唠家常,开玩笑帮选手放松,结果把人家唱歌的点儿都耗没了。


或者跟选手聊起天儿来了:“你长得真漂亮,是男的吧。嚯这眼睫毛这么长。”还想拿手去摘人家睫毛看是不是假的。


开启点歌模式:“《嘻唰唰》会唱吗? ”


“不会 。”


“这么红都不会。那《倍儿爽》呢?”


“对不起,不怎么听国内的音乐。”


“我猜也是。那我们下期再见。哈哈,开玩笑的。壮士,报上姓名后就可以开始您的表演。”


李建老师:“没睡好,又闹觉。不怕别人揍你啊。”


经过这种无厘头似的调侃,拉进了导师与学员彼此的距离,建立了感情,不喜欢长尾的人渐渐改观了。长尾:“我在乎你喜欢我呀?”


后来竟然跟一位选手勾肩搭背,“牵手成功”,不过是在所有录制工作都结束之后。


刚开始,非常认真地站着听,“请报上尊姓大名。简单介绍下就开始您的表演吧”。后来,喝着甜水儿一脸“差不多得了”的表情。最后累了,盘腿儿坐在台子上,欣赏剩下所有选手的表演,生无可恋,仿佛在说“大合唱吧,赶紧得吧”“我真的累了,你们都回去吧,不想听了” 。


“尾数是1、3、5 、7的选手请合唱;尾数是2、4、6 、8的选手独唱;尾数是9、0的选手随意。准备相同曲目的朋友一起唱。给你们一年的时间准备。1 2 3开始。”


副导演小声提醒:不能这么搞,不是比赛的规则。

 

但是导演觉得:这多有梗,先这么着吧。


就是这样的不按常理出牌深得导演的心。

 

趁没人注意,长尾还在台上美人卧了一会儿。粒女士都没嫌高跟鞋脚痛,他就躺下了。后期还给p了一个小被子盖在身上。

遇到实在难以抉择的时候,就让选手猜拳解决:“auv,不行你们就猜拳吧。做俯卧撑也成,我们给你数着。”


长尾表示:这样省事儿。 


选手表示:“还能这样?”


导演表示:哇噻大老师好有点!


他像小朋友一样,挨个“怼”每一个选手,就像菜市场挑菜或者是售票员卖票一样随心所欲,然后给pass卡。只要有嘴能唱歌就给pass卡。没给pass卡的选手都把人家好一顿夸,都夸到天上了。搞得选手一听大老师开始夸人就紧张。


选手们对他又爱又恨。这一秒想吻他,下一秒就想拿小拳拳捶他胸口。搞得参赛选手都精神分裂了。要么过于爱他冲上去叠罗汉把他压下面,要么追着他满场子跑,堵他“打”他。摄影师也跟在后面呼哧带喘地追。


导演表示:你不能每个人都给pass卡。


这期录制结束后,搞得导演也想“打”他了🤣🤣。


一切都进行得在长尾意料之中,直到遇上这位选手。



感谢阅读!٩(๑>◡<๑)۶


 
评论(5)
热度(31)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