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 校园双武力值max梗3



RPS AU OOC HE PG13


学弟嘎*学长伟


这是一个想跟学长谈恋爱,奈何学长是直男的故事。那怎么办呢?


参考《热血高校》《狼的诱惑》的部分设定。明明是《热血高校》的crossover结果越来越往《狼的诱惑》上偏,这是为什么o(*////▽////*)q


嘎尾 校园双武力值max梗1


嘎尾 校园双武力值max梗2


chapter3 第一次


在朋友们的印象里,他俩约了三次架。 


第一次是在学校附近的小公园,场面可热闹了,铃兰最强对决,谁也不想错过。附近学校的都来了,男痞子、女痞子、小流氓、小太妹,还有情窦初开的思春期少女,凑热闹看帅哥打架的。王嘎子的小弟还有张伟的粉! 


张伟摇头晃脑,扭着就去了。伯伯、蝈蝈、石英雄跟在旁边,一边帮忙拿书包,递小面包、牛奶,一边帮忙做拉伸、热身运动。伯伯还在张伟耳边小声说:“你来晚啦,人家都等两小时啦。”


“呵呵,我让他等了吗?不想等走啊。”


隔壁区的小白、小鹿也来了。看见张伟就热情打招呼,手指捻钱一样比小心心。


“你俩怎么也来了?”


“看世纪大对决呀!顶点的更替呀!”


小白:“老大这次想几分钟搞定呀?”


小鹿:“你赶紧的,解决完咱们一起吃饭去。我知道一家店汉堡肉做的特别棒。” 


约好下午三点的架,张伟五点才到。


“你不是说放学后约吗?你不说下午三点放学吗?”嘎小弟隔着人墙喊话。“我们特意调查过了,你就是下午三点放学。”


“我是说放学后见,但是我没说放学后马上见啊。总得让人吃口饭吧。”叼着红豆面包,嘴里还嚼着,根本听不清。 


“合着你们都在这等着呢?看我不来就走呗。这不是明显被放鸽子了么。”


“那你怎么又来了?”


“我就是想告诉你们。”


“告诉我们什么呀?”


“我今天没空。待会儿还有个补习班呢,就在附近,下次再约。” 左手拿着红豆包,右手拿着利乐包装的牛奶纸盒嘬着奶说。 


“下次是什么时候?”


“明天再说吧。” 


“都多少个明天啦?从上上个月拖到上个月,这又快月底了,给个准话,什么时候约?再不约你该毕业了,难道要拖到毕业吗?你毕业了,还怎么约架?”


“不想等就别等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放弃吧,回头是岸。” 


在跟小弟逗贫的时候,嘎总没说话,一直在看着他,把张伟盯得有点发毛。


“现在五点多,我去清空一下自己,5:30搞定你,我6点还有个补习呢。”


“你干嘛去?”


“上厕所拉个粑粑啊。非让人家说那么明白啊。”


嘎总怕对方屎遁,使眼色暗示小弟们跟着。 


“你们有病吧。拉个屎也要看啊。你们在旁边我拉不出来,滚滚滚,就没见过有人拉屎,有人闻味儿的。” 就把嘎小弟轰外面去了。


这一蹲就是十五分钟。


张伟出隔间来一看,嘎小弟门外站一排。路人以为一堆不良等着排队上厕所,都不敢进。宁愿坚持多忍两分钟,用五百米外的洗手间。


拿卷儿手纸出来,塞进一个小弟手里,开始洗手。然后扥自己准备的手纸,慢慢悠悠在那儿擦手。然后才晃出去。看了眼手表 5:15。


一看要开始了,大家都沸腾了。


王嘎一身后站一帮小弟,又是比嚣张的手势,又是拍屁股挑衅。


张伟身后站一帮姐姐干妈啦啦队,呐喊助威。“斑斑宝宝加油!!”“小球,不能输啊,干他的!!”“干翻他,不能怂!!”“不能从心,两横一竖就是干!!”“活着干死了算!!”“差不多得了别太拼!!”举个牌儿,喊口号,加油应援,打call的也有。


张伟笑盈盈地走过去,跟她们聊了几句,把她们都聊散了。“乖啦,乖啦,没什么好看的呀。反而很难看,不想你们看到,可脏了。谢谢各位捧场了哈。”


王嘎旁边站一特漂亮姑娘,胸呼之欲出,足以吸引在场每个人的目光,但是张伟看都不看。只朝嘎所在的方向点了下头,也有可能没有。她就站在他的右后方,手搭在他的肩上。张伟看见了,僵了一下,一瞬间就恢复正常,继续跟朋友们嘻嘻哈哈。


“auv那不是你前女友吗?她怎么在这儿呢?”


“你问我,我问谁切?你那么想知道,自己问切。”


“她总是这样把新男友介绍给前男友。根本就不想认识好么。就喜欢小白脸儿。”


“你不是小白脸儿?”


“他是小绿脸儿,他现在脸都气绿了。”


“去去去。”


“你快吗?5:30能搞完吗?”对对面的嘎喊话。


“你行我就行。” 


“那就开始吧,先说说规则。可以用手,可以用脚,可以手脚并用,但不可以用武器,什么痒痒挠啊,圆月弯刀啊,倚天剑,屠龙刀,电击棒啊,甩棍,板砖,打火机,火柴,瑞士军刀,防狼喷雾啊… 都不成。点到为止,直到一方倒地就停。大家一起倒数十个数,如果起来就继续,没起来站立者胜。行不行?行的话我们就开始啦。” 


一性感热辣太妹手上的丝巾刚一落地,他俩就招呼上了。左钩拳,右勾拳,上勾拳,下勾拳,嘎总处处狠辣,招招逼人,直攻张伟死穴。 


张伟不紧不慢,慢慢悠悠,完全没进入状态,还处于热身阶段,满脑子都是自习课上自己练习册上这道数学题,那道物理题的计算方法,公式,有没有更简单的求解方法,还有那个数独怎么做,那歌怎么编...打着打着彻底走神了。估计他也是唯一一个打架能走神的学神级别的痞子了。


别看张伟细皮嫩肉,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打人人都乐一副 乖巧叛逆宝宝的样子,其实他是学校top10能打的人。特别神奇的地方就是他能提前五秒准确预测你下一步要攻击哪里。 


躲两下,冷不丁就给对方突然一击。突然灵光一现:我不应该那么算,那么算太复杂,我应该直接除然后…不就得5嘛!哎呀我去!


对方一拳直击门面,张伟将将躲开,还是擦到一点,就要往后仰倒。不如就这么栽呗,好不容易想出一个更好的更新的做题思路,赶紧回家做题切~拿小本子记下来。想着仰面栽倒duang后脑勺就磕地上了。 


石英雄一看吓坏了,赶紧往张伟身边跑。“都给我滚开!”震慑住想要跑过来看的嘎小弟。马上扶起张伟往自己怀里搂。蝈蝈伯伯赶紧过来挡开想看热闹的人。张伟趁人不注意拽了拽石英雄的袖口,又俏皮地冲他眨眼,又晕了过去。 


你tm吓死我了。石英雄瞬间意会。“我们张伟脑震荡了,今天就到这儿。”说着背起张伟就往医院方向跑。蝈蝈伯伯背起张伟的书包在后面跟着断后。 


把完全没搞明白苦等两小时的嘎又晾那儿了:这怎么回事?还打不打了?还是这就完了?


还想追过去问就被小白小鹿拦下了:“诶,还想追过去打还是怎么着?”他俩也云里雾里莫名其妙呢,这时候手机📱嘀了一声。他俩手机同时收到一条消息。张伟分享了一个位置。他俩二话不说就走了。


一看手表:正好5:30


你说他鸡贼不鸡贼?



他们几个聚在小鹿推荐的🍔汉堡店里边吃边谋划。


“你摔的时候吓死我了。你真没事儿啊?”


“真没事儿啊。”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啊?”


“你真认输啊,你想好了吗?”


“要是进展顺利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啊?我们全力支持你。”


“你要是不愿意,我们第一个不服他。”小鹿说。


“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带头铲他去。”小白说。


“哎呀,不用你们。”转念一想,“诶,倒是有个事儿需要你们。你们拍照或者录像了吗?”


“没有啊。”


“问问谁拍了,帮我个忙儿呗。谢谢了哈。”


第二天该地区的不良都知道张伟输给一个金发的一年级转校生王嘎一了,有图有真相。他转校一个月内就统一了整个一年级和二年级,成为一年级和二年级的老大(当然是西校区了)。就是服了,三年级的花儿四人组完全认可一年级的王嘎一。要是想挑战花儿四人组,直接找王嘎子约战就可以了的事就传开了。反正大家都这么说,也没人敢问是不是真的,怕吃拳头。


但是王嘎却非常清楚他的拳头并没有碰到张伟,就算碰到也不至于摔倒,摔成脑震荡顶多算一碰瓷儿的。


之后张伟用白纱布把头裹成个木乃伊。白纱布包得血淋淋的,里面涂着红药水,好像渗着血。石英雄的妈妈是护士长,石英雄拿出家里所有的纱布,打造这么个造型。一周后才拆纱布。之后还贴了一个星期的创口贴。


大家都信以为真啊。都恭喜王嘎,只有王嘎知道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后来他知道为什么了。本校不服的,外校好奇的都找他约架,层出不穷。


原来被认可并不是件容易的轻松事,还要担起整个学校扛把子的重任。以前这事儿都是花儿四人组在扛。现在都是王嘎子一人的活儿。张伟不知道一个人在哪儿偷着乐呢。不能那么便宜了他,这个坏小子。


哈哈哈哈,人逢喜事精神爽,张伟这个开心呐。喜笑颜开,就算每天开会都再也不丧,不掉脸了。



“长尾哥你那天放水了吧。”王嘎子等了一天,把前辈堵厕所了。

在嘘嘘的张伟发现只有自己左右的小便池都被人占了,后面还有人排队,就知道大事不妙,右眼猛跳。


外面东校区的学生看见洗手间有一大堆西校区的学生排队上厕所都不敢进。


王嘎站在他右边,拉下裤链,掏出来就尿。听着王嘎的水声,张伟举着自己的,尿也不是,不尿也不是,已经完全没有尿意了。


我现在偷袭他,他会不会尿我一身?这个问题想了一秒钟就放弃了。


甩甩,确认彻底没有了就放回去,拉上裤链,冲水。还偷看一眼王嘎的小嘎嘎。大JJ也没什么可厉害的。


“我想跟你约啊。”


“约什么啊,你把话说清楚啊。”


“约架。第二次。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把你打架放水的事儿说出去。这在这个圈儿里可算很丢脸的事。”


“你有证据吗?无凭无据,等于放屁。”


“我录了视频。”王嘎收拾好自己,也不洗手,直接拿出手机 给他看。


那个画面清清楚楚拍到王嘎的拳头只是擦过张伟的额头,并没有有效打中,张伟是非常刁钻的假摔。那个角度的视频王嘎找了很久,这个是唯一一个清楚拍到的。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把这个视频公开。然后你不仅还是我们学校的扛把子, 还要再跟我约。”他是认真的,并且有备而来。

张伟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一下替他按了冲水,边冲边说,水声盖住了他的说话声。王嘎完全听不见。


“你说什么?”又问一遍。


又冲了一次,回答他。


“你不要再冲了。”握住张伟放在冲水按钮上的手。


“别摸我,你没洗手。我说我不要在这里跟你说话,有话出去说,恶~”


约就约,反正三年级也没统一,王嘎想怎样随便。





感谢阅读!٩(๑>◡<๑)۶


 
评论(10)
热度(36)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