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 校园双武力值max梗4



RPS AU OOC HE PG13


学弟嘎*学长伟


这是一个想跟学长谈恋爱,奈何学长是直男的故事。那怎么办呢?


参考《热血高校》《狼的诱惑》的部分设定。明明是《热血高校》的crossover结果越来越往《狼的诱惑》上偏,这是为什么o(*////▽////*)q


嘎尾 校园双武力值max梗1


嘎尾 校园双武力值max梗2


嘎尾 校园双武力值max梗3



chapter4 第二次和第三次


第二次是在深夜十一点的地铁站,末班车已经驶离,公共场所还亮着灯。 


双方各守一出口迎面对冲,谁的人先冲出去,谁就赢了,同时的话,谁的人多,就算赢。这可是群架啊。 


张伟原计划一开始就溜边儿,但是小白小鹿他们自愿过来应援。不能输啊。


张伟单挑王嘎奔着他就去了。 


你一拳我一脚,毫不相让。张伟这次也不走神了,赶紧打完,赶紧回家睡觉。


王嘎招架得很轻松,感觉就是陪玩儿陪练来着。


张伟佯攻,做出一个故意露出破绽的攻击,把跟王嘎距离缩短。张伟反应迅速,但真不是力量型选手,他借力打力,借着王嘎的力量,拉住他的衣服,别住他的脚,一个大背跨,把他放到,再用柔术的技巧,双腿锁喉。


王嘎也不是吃素的,他让张伟也起不来。要想起来必须先放手。先放手的话,他可就不占什么优势了。


时局正渐入佳境,突然有人喊“警察来啦!”大家吓得一哄而散。王嘎和张伟都躺地上喘气儿,势均力敌,不相上下。嘎先反应过来,一个扭身就挣脱出来,拉起张伟就开始跑,一口气跑过三个街区,在雨夜里狂奔。 


经一起来的小弟证实双方这次是真没放水,都拿出各自的真实实力。没有分出胜负1:1平。


突然红灯闪过,王嘎拉着张伟钻进小巷子里,贴着墙,搂在自己怀里,“有警车 ”。


张伟乖乖地任抱。安静地等了一会儿,偷偷摸摸朝外看了一眼, “屁嘞,明明是私家车。你脑纸打傻啦。”


轻轻推开王嘎,“我要回家啦。”一摸,“诶?我手机呢?诶?我钱包呢?”完了完了完了,给伯伯了。现在他们完全走散了。 


“都赖你!”撅嘴看着嘎。 


“我请你啊。”指了指对面粉色霓虹灯love hotel的大招牌。


“没钱还你。” 


“那去我家凑合一宿吧。”


“你家远吗?”


“还行吧。”手机在路边扫了辆单车就载着张伟回家了。王嘎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张伟身上挡雨。


搂着王嘎的腰,头上顶着他的外套,坐在车后座,蹬着小腿儿,张伟想:我要是女的现在一定感觉特浪漫。呸呸呸,我凭什么是女的呀。 


拧王嘎腰窝:“快骑!还有多久啊?怎么还没到啊?”晃着小腿儿在车后座瞎固嘤。 


打群架都没发脾气,怎么现在生气了呢?王嘎感到不解,只能使劲往前蹬。 


到家了就先推张伟去洗澡。“你先洗,东西我给你拿进去。”张伟觉得都是男的,也无所谓就进去了。简单冲洗了一下,穿着给自己准备的浴袍就出来了。


王嘎已经洗完了。腰上就系了条毛巾,身上未擦干的水滴勾勒出他的身形,沿着他的线条流走,身上的肌肉看得人脸红心跳。从冰箱里拿了听啤酒,抛给张伟一瓶绿茶。他不就是有粉色的小太阳嘛,胸肌,八块腹肌,人鱼线嘛,我也有腹肌,一块紧紧团结在一起。这有什么的呢?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没多久就打脸了。


张伟想到自己看过他的JJ,这么一来除了屁股应该是全看光了。但是人家没看过自己的,觉得占了人家莫大的便宜,突然笑喷了。然后又觉得自己好无聊。


王嘎可真白呀,张伟没发觉自己一直盯着人家看。看王嘎还做体毛处理啊,胸毛,腋毛,腹毛,腿毛全没有,干净得像个姑娘,然后对比自己都是黑森林。就突然求知欲上来了。就想知道王嘎下面是不是也处理,想旁敲侧击,找机会偷看一眼。上次光注意大小,没看清。 


张伟的眼神和面目表情完全暴露了他的一切心里活动,自然被嘎嘎发现了。王嘎:“是处理的,想看直说嘛,我脱给你看。”说着就要解毛巾。


张伟小脸一红:“那还是不用了😳。”


突然想到自己还没给兄弟们报平安,赶紧的。“王嘎我能借一下你手机吗?”


王嘎解了密码就递过去了。


伯伯蝈蝈石英雄电话多少来着?都是设的快捷键,没背下来啊。诶?给自己手机打电话不就完了?我真聪明。


一秒就通了。


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在王嘎家凑合一晚,第二天一早回去,还约了碰头的时间和地点。如果爸妈问起就说在同学家过夜。还是富人区,大别墅,一个人住,挺好的。


“你一个人行吗?要不还是我们过去接你吧。”


“不用了现在已经没有电车了。放心,他不敢乱来的,打不过我。”给嘎一个挑衅的挑眉。“也不知道nei孙子报的警,喊的警察。”看着王嘎说,“否则早分出胜负了。”




因为客卧没准备,就跟王嘎一起睡主卧了。在主卧的地板上 ,床的旁边铺了水床,以为会认床睡不着,没想到很快就打呼了。


睡觉的时候张伟梦到家里养的两只狗狗,馒头和泡面。梦见泡面在自己身后搂着自己,对自己耳后吹气,在脖子后面又舔又吻,留下湿湿暖暖的痕迹,“嘿嘿~泡面别闹。”张伟扒拉自己脖子。馒头则蜷缩在自己身下,蹭,瞎捣鼓,诶呦,舒服舒服。



第二天一早


诶哟,这床可真舒服。诶?


一睁眼,自己一个人躺在主卧的大床上。窗帘拉开一个小缝,隔着蕾丝窗帘,感受到大自然的温暖与光明。一看表,(๑ŐдŐ)b哇塞该起了。


那好吧再躺五分钟。


然后就被煎培根🥓的香味儿把馋虫勾出来,再也睡不着了。


偷偷起来,循着香味儿找去了。看着嘎上半身只穿了白色围裙,下半身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大短裤,一个人背对着自己在宽敞明亮的开放式大厨房里做早餐。


“长尾哥你起了?那边有盘子。面包已经烤好了。煎蛋🍳培根🥓马上就好。你洗漱了吗?洗漱用具、毛巾、换洗的衣服,还有一次性内裤(如果有需要的话)已经帮你放在浴室了。洗漱过就可以直接来吃早餐了。你喝什么?橙汁可以吗?”


这是什么play?


前一天还想揍我跟那什么似的,今天又裸体围裙诱惑。看不穿是你顽皮的鬼把戏啊。但是我在乎这件事吗?


王嘎看着他狼吞虎咽,自己面前是蔬菜沙拉🥗,原味酸奶。


“你早上就吃草是吗?你是兔子🐰吗?”


笑笑并不说话。


“诶,对了,我怎么过去的呀?我昨天晚上不是睡水床吗?”


“你自己上来的呀。拉开被子就进来了,还把被子卷卷卷...都卷走了。”


张伟是一万个不信,没听说我有这毛病啊。


“啊差不多啦,”看了眼手表,“哥哥吃好后我们就准备出发吧。”一个乖巧的甜豆笑。


“原来开车才五分钟!昨天骑自行车骑了快半小时了。王嘎一你故意绕路是不是!诶呀,把我这颠得呀,屁股都两瓣儿了。”


“屁股本来就是两瓣儿的。”


“幸亏是两瓣儿的。我终于意识到屁股是两瓣儿的这件事。”


“今天这条路可以开车,昨天那条是自行车🚲可以走。”


俩人在互怼斗嘴,在别人看来就是打情骂俏。




准时和兄弟们汇合。


“学长们好。我把长尾哥安全还给学长们了。”招牌甜豆式的微笑,挥挥手,跟学长们礼貌地打招呼。


“昨天谢谢啦嘎总。衣服洗好后还你啊。”张伟上了石英雄的车。“你开稳点儿啊,昨天屁股都快被颠碎了。”


过了一晚,怎么感觉他俩关系变好了? 


“诶?斑斑,你脖子后面怎么红一块?”


“王嘎一!原以为你住豪宅,怎么还有蚊子啊。”


但是奇了怪了,并不痒痒这是怎么回事儿?


很久很久之后,张伟才意识到那可能并不是蚊子咬的。 



第三次是在张伟毕业后 


王嘎生挨了张伟一拳,正正打在颧骨上,打得张伟手指关节都破了,直甩手:“你怎么不躲啊,知道我手多疼吗,都骨折了可能。”


“这是真爱啊!如果张伟前辈不是真的爱嘎哥,一定照着眼睛、牙齿打,还不把眼眶打爆,嘴唇打裂,我跟你姓哦。他一定对他有意思。”事后看热闹不嫌事大评审团嘎小弟们八卦,“要不是嘎哥非想要张伟前辈制服上的扣子,也不会生接这么一拳。多帅的一帅哥啊。班里的联谊全靠嘎哥啊。生挨这一拳,轻则半个月出不了门,重则留下心理阴影了。” 


那么现在那颗扣子在哪里呢?在嘎总的项链上拴着,正好在他心脏的位置。 





感谢阅读!٩(๑>◡<๑)۶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就完结啦。


想到什么合适的再补充,嘿嘿嘿~


感觉再来一个同居H番外就完美了,hia hia hia~




 
评论(10)
热度(35)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