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3

玉米棒子杂色赞:

关于紧身裤这回事儿,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别说张伟自己隔应,连带着旁边的人看着都隔应。他确实是不合适,头大了就算腿长也没什么用,比例摆在那儿,要是硬套裤子上去,就跟棉签儿似的,还是劣质棉花的那种。
话说回来,是什么料揽什么活,就算张伟裤子紧得能崩开,那也只能够让嘉总立旗杆儿罢了,小姑娘照样不买单。于是花儿的通告渐渐少了,曝光率也没有以前那么高,直到有一天,张伟一大早起床,发现手机里再也没有公司的加急短信,他才真正开始紧张起来。
手机每隔一分钟被翻开一次,屏幕上三个少年反复地跟张伟小眼对小眼。界面亮了又灭,张伟难受地在床上扑腾,发作般蹬着被子,嘴里嘟嘟囔囔的。
这回,他是再也摆不出面对王文博和郭阳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了。记得不过三天前吧,他依旧窝在工作间里钻研,王文博皱着一脸新疆大红枣似的在他耳旁念念叨叨。当时自个儿说什么来着?
“没工作多好啊!我还正愁没空看我那些动画片儿呢!”
呸!张伟吐了口牙膏沫儿,撩水草草漱了漱口。镜子里头有个发型不羁的青年纠结着面孔,拿眼角瞅人。
张伟摸了摸下巴。“还行呐……”虽说平时梁朝伟什么的纯属笑话,但张伟是真感谢爸妈给的这张脸。可惜这张脸没钓来小姑娘们,倒是被一个大老爷们儿缠上了。明明每回演出的时候,前台幕后都有不少姑娘搭讪,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正沉思着,手机嗡嗡地在裤兜里振动,振得张伟都有了尿意。他一边掏兜,一边拉裤链,想来能大早上的打电话的也就王文博内小子了。
一束水哗哗地宣泄而出,张伟也不掩饰,手机里头能听见他明显的回音:“喂,你干嘛呢大早上的?咱妈又烧什么新菜了?”
“咱妈?你什么时候嫁我了?”
王嘉尔的嗓音还带着早起的困倦,低沉的声线让张伟下意识地憋住了尿,没由来地,张伟觉得下体凉飕飕的。赶忙扯过几张纸,只草草擦拭一番,就把晾着的鸟儿塞回裤衩里去。
张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心虚,缩着脖子,两手捧着手机问:“嘉嘉总呐,这么早,您有什么事儿?”
没了通告,艺人就是个摆设。就算王嘉尔嘴巴上要占他便宜,只要能上舞台,那也值了。
张伟想得通透,可王嘉尔不乐意了。他倒希望张伟能够唧唧歪歪地怼他几句,而不是冲着他手头的资源低声下气。张伟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王嘉尔觉得,可他又没法儿从蛛丝马迹里扒弄出证据来――即使当初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少年,也不过是一笔交易。
这纷乱的思绪总能在他和张伟对话时冒出来,可他太忙了,没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他一贯雷厉风行,就如同此刻他对张伟下达的命令:
“现在快点赶到公司来,给你接了个下午的电台节目。”
也来不及腹诽嘉总管闲事儿,张伟就应了下来,沉默等着王嘉尔主动挂电话。可料想的道别没等来,倒是把对方的窃笑听得一清二楚。
“别憋着,尿不尽对前列腺不好,挺影响夫妻生活的。”王嘉尔眉眼温柔,念到夫妻二字时刻意加重,隐约有些勾人的意味。
张伟哪里知道嘉总电话那头的腻味,只是气得对着电话大喊:“谢谢您老关心了呐!”他立刻就掐了电话,不等王嘉尔再嘴贱冒出其他话来。可光刚才那句调笑就好似还在耳朵里转,自带环绕效果似的,一遍又一遍。
什么东西!他才尿不尽呢!
张伟把手机放在洗手台上,赌气扯开拉链,但鸟儿还真的一滴都吐不出来了。再怎么尝试,甚至拿出了小时候周裁缝哄他的方法,张伟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妈的王嘉尔!

 
评论
热度(67)
  1. severine-patrice玉米棒子杂色赞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