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4

玉米棒子杂色赞:

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工作过不去,张伟坐在马桶上抽了根烟之后,便收拾收拾直奔公司而去。王文博郭阳几个早早在沙发上闲聊了,一见张伟,三个人就闹成一团,休息室跟下课时的教室没多大区别,他们也都跟男孩儿似的胡乱折腾。
工作就是娱乐,娱乐就是工作。张伟总是和乐队的兄弟在一块儿时,最快乐。三个人勾肩搭背地赶往工作地点,换个背景,就是一群男学生去春游了。
如果这时候,这个煞风景的不出现就挺好,张伟想。
前面站着的是王嘉尔,这个早上还在电话里嘲讽他前列腺的主儿,这会儿正拿着一张面巾纸细致地擦拭手指。张伟稍偏头,瞧见了那明显的卫生间标志,不由得就想起那场电话闹剧,心里头芦苇挠痒似的隔应。
好歹是上司,张伟侧身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嘉总。”
有些人吧,张伟觉得,事儿逼也没他那么烦的,你说你日理万机,跟我一小艺人有什么好接触的?肥臀丰乳也就算了,这竹板身材抱着不会觉得自己跟国宝似的么?
王嘉尔人是觊觎着张伟,但这回他却是背了个锅,他还没有那个多余的时间和精力专门蹲守卫生间门口。他只是……情难自禁罢了。
跟张伟通完电话,一大早上的热情便势如星火燎原。王嘉尔坐在沙发椅上,完全看不进报告里的一字一句,他满脑子的都是张伟晨起时松软慵懒的声音,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水声以及明显带有回音的背景声。
他开始幻想张伟蓬松的头发、迷蒙的眼神、干涩或湿润的嘴唇,他会穿着单薄的上衣还是不着一缕,他光洁的脚踝和小腿,向上延伸至一小节四角裤下的白嫩的大腿,最后就是那朝思暮想的裆胯。他幻想,张伟或许听见电话铃声,一只手拿过手机的同时,另一只手却毫无顾忌地覆上自己的器具。他幻想里的张伟好像穿透了他的幻想,在那一端直视着自己,距离虽远,脸上的神情却丝丝可见。
张伟手不停地抚动,歪头带着些许期待,缓慢轻吐出他的名字:“嘉总?”
然后王嘉尔就不行了,他疾步迈进离办公室稍远的卫生间里,西装扣子已在路上解开了两粒。找到最里头的隔间,反锁,王嘉尔抽开皮带,急不可耐地扑上脑海里那个撩人的青年。
“张伟……”
自从二人再见,王嘉尔发觉自己的克制力越来越差,小嘉尔接触手的几率也越来越大。张伟说话唱歌时每一个音节的上挑都能够拨中他心里头的那根弦,然后牵动一江潮水袭来。偏偏他又是堤坝,生生拦住了水漫平原的可能性。
王嘉尔推开隔间的门,冲去残留的黏液,抽了一张纸慢条斯理地擦着。快感过后的空白蓦然闯入青年的声音:“嘉总。”
那一瞬间王嘉尔是有些慌乱的,感觉像是胯下的液体还没擦干就被人发现了一般,他没能及时地回应张伟,眼看着他跟同乐队的人走远了。
这不公平,王嘉尔盯着当中那个被簇拥着的青年,强烈的不平衡感让他有些耳鸣。如今他越陷越深,记忆和现实都把他向后拉扯,可张伟却撕掉了过去,呼朋引伴地穿越那扇门朝远方走去。
以前那个只会傻愣着弹吉他的少年多乖?不管在舞台上,还是床上。王嘉尔在想,如果王文博和郭阳知道了张伟的过去,会怎么样?再扩大点,如果大家都知道了,又会怎么样?
真才是真正的不对劲了。
王嘉尔把手中搓揉成球的纸巾扔进垃圾捅里,考虑请个假期休息休息。他必须得离开张伟一段日子,来整理自己膨胀的私欲。他们都不是过去的自己了,何况此刻是他单相思。如果有一天因为他而毁了张伟,王嘉尔想,他大概这辈子都要困在过去了。

 
评论
热度(79)
  1. severine-patrice玉米棒子杂色赞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