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5

玉米棒子杂色赞:

可惜嘉总一心想当柳下惠,公司偏偏不给这机会。那还能怎么办呢?王嘉尔关掉电邮的窗口,对着桌面屏幕上的人发呆。
张伟一身的蕾丝花边金银链子,被抓拍时微敛垂着眼皮,撅着嘴要吐出歌词,猛然一瞧有点索吻的味道。王嘉尔舔了舔唇,好似那草莓味儿的甜吻还残留些许,实际上却只能尝到咖啡渍的苦涩。只要一想到张伟的可爱是毫不遮掩地展示给所有人,而他只能借用私权捞到几张高清图自慰,他就觉得委屈。
行了,请假纯粹是他没事找事,对另一半自慰是多么正常的生理需求。
他和张伟,王嘉尔想,就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

那头张伟完全没想到自己差一点就能够脱离职场骚扰了,他只是照例闲着没事儿研究自个儿从网上抠下来的视频和音频。
嘿,听着听着张伟就捉到了那么丝毫模糊的灵感,微弱得让他憋紧了呼吸赶紧拨了个电话让郭阳他们集合弄歌。
对着电话里头一长串加了速的嘟囔,郭阳大致提炼出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张伟没了通告耐不住寂寞又想折腾他和王文博了呗。
“我说你也忒费劲了,一上午听那么些音频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我跟你说,我最近可,可有事呢,没工夫跟你瞎搞通宵啊!”郭阳瞥了眼日历,心又软了,“这么着,你再琢磨琢磨,改天儿我叫上王文博大早上蹲你家门口陪您high到死啊——”
“去你的吧!”张伟啪叽就挂了电话,呲着牙抓了脖子的痒,转念一想又骚扰王文博去了。
愣是嘟了好几分钟,张伟才听见对方明显带着睡意的声音,“喂——?”
也不知道王文博到底对张伟一大通的话参透了多少,反正片刻沉默之后他先是打了个哈欠,然后跟训斥自家恨铁不成钢的儿子似的。“我说张伟,你怎么还用这么笨的方法弄歌呀?敢情这段时间你都没看过电视吗?小修他们乐队现在可是越来越火了,前几天公司刚进的一批新乐器现在都快让他们独占了。按理说以往这种好事不都是咱们先的吗?”
王文博突如其来的埋汰听得张伟一愣一愣的,他不就是待在家几天而已吗?难不成外面都翻了天了?
“什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得与时俱进懂吗?”王文博又打了个哈欠,“不是我说你,你不是跟香港来的那人有交情吗?该拉下脸时,你就勇敢地去吧,等你消息哈!我再睡一会儿去……”
挂了电话,张伟茫然地坐在客厅里,思索着这个世界的纷繁芜杂。窗帘拉上后的房间显得有些昏暗,但依旧抵挡不住外界嘈杂的人声。张伟突然觉得没意思得很,先前令他激动的灵感已然被连番的打击抛在脑后。他打开电视,试图以娱乐来抵抗烦躁,小修他们乐队一行人的脸就直直地撞进了张伟的眼睛里。
这……他们是去整容了还是怎么的?拾荒者变白领原来只要几天时间。
张伟瞪着屏幕上人模狗样的同事,脑子里循环播放王文博的碎碎念,心思一旦开始活络,就再也止不住了。
权衡了利弊之后,张伟拨通了电话。
“喂,嘉总?唉是我,张伟。内个,公司的录音室……唉对新进了乐器的那间,能借我们乐队用用吗?”
“对,我知道这事儿找您麻烦了,就是,就是您说话了,比较好使对吧!”
“啊?小修他们要用啊?……那,那就算了,算了吧……”

张伟面皮还薄,一通电话打得他臊红了脸,手指头卷着电话线抠上面的胶皮,这时候要被人看见,多半都会觉得这是谈恋爱呢。只不过张伟确实没有那样的浓情蜜意,他现在就想赶紧挂掉电话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王嘉尔听出张伟有挂电话的意思,连忙收敛了逗弄的心思,又勾了一句:“不过这事也不是没得商量,只是比较麻烦,电话里也说不清,你有空来我办公室一趟,仔细敲定了才好。”
“唉好的,谢谢嘉总。”张伟喜出望外,头回觉得王文博那小子出了个好主意。趁现在赶紧弄几个小样,别到时候连跟小修他们谈判的资格都没有。至于之前嘉总的职场骚扰行为,他一男的,唉,不过分的忍忍就得了,再说小修他们也在,王嘉尔他也得要脸呐。
这么一想,张伟只觉得眼前春光明媚鸟语花香。
再看王嘉尔,摸索着手机外壳荡漾着笑容,片刻后拨通内线嘱咐了几句。




————————————
我要特别感谢我群的 ٩(๛ ˘ ³˘)۶  SP姑娘
这篇文还能有5,她的功劳不可磨灭👏👏👏
我就是支笔,核心内容全部来自SP姑娘
另外她心念的催更,是我更这篇文的原动力,没有她我可能就废了(-ι_- )
再次掌声鼓励!👏👏👏

 
评论
热度(72)
  1. severine-patrice玉米棒子杂色赞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