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6

玉米棒子杂色赞:

张伟站在门外,确认包里的小样完好无损,然后向下扯了扯衣服,郑重地敲响门口。他是来商量事情的,严肃点说,是来谈判的,所以首先这气势就不能被别人给比下去。来之前,张伟特地翻出压箱底的那件白衬衫来,委托周裁缝熨帖之后煞有介事地配了一条不那么俏丽的领带,最后套一件马甲齐活。在见识过小修他们那套行头之后,张伟就看不上自己衣柜里塞满的衣服,翻箱倒柜地算是凑足了一套差不多的。只是镜子里看着还成,穿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儿。一路从前台到电梯再到刚经过的办公间,差不多遇上的人都多看了他两眼——这是怎么了,大张伟改性了?
回想起那个光顾着看他结果被桌棱狠狠撞了的同事,张伟真想赶紧闯进办公室里找个角落蹲下来。没等他耐不住性子推门,门开了,对面英俊帅气的嘉总单手撑着门框,低沉的声线像是拨动了张伟心底那把大提琴的琴弦。
“来了?”
“啊?啊是。”张伟抬头和嘉总打了个照面,对方眼眸中的隐晦使他有些不安。于是视线下移,打头的几粒扣子并没有乖乖地合上,大敞的领口里面是深陷阴影中的肌肤。再,再下移,浅蓝色的衬衫贴合着紧致的腰身被扎在笔挺的西装裤里,嗯,这里是安全的。
摆够了撩人的姿势也欣赏够了张伟的窘迫,王嘉尔侧过身让开一条道摆了个接客的手势:“请吧,茶几上的绿茶和橘子汁随你喝。”
张伟摸着挎包的带子擦着门框蹭进了办公室,尽可能地离嘉总远一点儿。王嘉尔也不在意,扫了眼办公间里偷偷摸摸的职员,咔嚓一声落了门锁,隔绝了一切窥探的目光。
茶几上还真放着橘子汁和绿茶各两瓶,张伟愣了愣,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里,等着嘉总问话。昨儿在家对着镜子练了挺久的措辞,还拉上了乐队里最会说话的郭阳给他做参谋,想来无论嘉总问什么,他也该有得说。
谁料嘉总偏不按常理出牌呢?他拧开一瓶绿茶,径直递给张伟。“从家过来不渴吗?我看外头太阳挺大的。”
“唉谢谢。”张伟终于松开了带子,伸出手去接饮料。其实他还真有点渴了,从家里一路赶过来还挺远的,他心里又惦念着这档子事,心焦气躁的,现在突然坐稳了,嘴里确实需要润润。只是,这几个意思,怎么不松手啊?
王嘉尔纤长的手指稳稳当当地握着饮料瓶,即使张伟已经暗自用力,似乎也并没有放手的意思。
终于还是来了吗?张伟心里咯噔一下,抬头眯着眼蔑视着王嘉尔。他就知道,这人是有预谋的,娱乐圈里混的老总果然没一个是干净的,这人指不定从见面那天就一直等着我上赶着求他这天呢!呸,潜规则他还看不上,大不了跟王文博他们再闯酒吧夜店去。
“你不觉得热吗?穿这么多。”嘉总总算是卸了力。
没想到他这招的张伟往后一倒就瘫在了沙发上,绿茶从瓶里溅出了些许,那件精心熨帖过的白衬衫就这样沾上污渍。这点小脏张伟还没看在眼里,只是经王嘉尔一提醒他才发现房间里似乎也没有那么凉快,甚至隐约有些热,他打得结结实实的领结顿时就显得分外累赘。
啊难怪嘉总穿得这么清凉,起先还以为他要耍流氓。
于是张伟借着话头松开了领结,脱了马甲。“是啊,不会空调坏了吧?我去看看。”不管怎样,先拉开点距离,俩大男人凑一块儿不热也热了。
刚迈开步,他就被王嘉尔一把拉了回来顺势按在沙发上。“没事,我一会让助理去看看。”趁着张伟发蒙,王嘉尔呼噜了一把头毛解解心里的痒,然后在对方回过神之前抛出正题,“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我看吗?是什么?”
“哦,对了。”张伟低头在挎包里翻找,正躲过了头顶王嘉尔赤裸裸的目光。他从内层掏出小样递给王嘉尔:“嘉总,您有空可以听听,我们不是随便就要和人抢录音室的。”谈到音乐的时候,张伟总是露出一副骄傲的神情,就像是幼儿园里向老师讨小红花的豆丁奶娃。
王嘉尔动了动喉结,不着痕迹地蹭过张伟的手指,对到手的小样只是瞧了几眼就放在了办公桌上,要知道重点并不是这个。他打量着已经衣衫不整的张伟,心里打了个对勾。
“嗯,先跟我说说你打算怎么用,用多久吧。”
“哦,这个,”张伟伸出根指头就要开说,霎时意识到什么,指头落在唇上好似自顾自地嘟囔,“唉?小修没到没关系吗?”
“我没空等迟到的人,你说吧。”嘉总拿起张伟浅尝了几口的绿茶,舔了舔,嗯,还是草莓味儿的润唇膏。抬头瞟一眼,张伟正往外稀里哗啦地倒字儿,没注意他,再喝一口。
练习了好几遍的说辞流畅无比地被表达出来,张伟原本还担心中途会被打断,哪想到后来说到酣处,先把左腿盘上了沙发,又把领口的扣子解开了几粒,就连他俩喝的是同一瓶绿茶都没发现,还以为自己是真渴得厉害了。
王嘉尔一直面带笑容,拿出捧哏的态度和张伟一唱一和。看这场景,俩人不像是上下属关系,倒像是大排档里对瓶吹的兄弟。谈得高兴,这事儿就像是板上钉钉了,哪怕第三方的代表自始至终都没出现在办公室里。
同样的,张伟对王嘉尔的慷慨极为感动,自发为他先前的冒犯做了辩解,总之此刻他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嘉总和外头那些老总有着云泥之别。别的不说,单冲他这一份儿不畏市场利润低迷的胆量和一双鉴别音乐的慧眼,怎么着也得一笑泯恩仇呐!
绿茶你一口我一口的,见底时张伟瞥了一眼挂钟,俩小钟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其实借用录音室的事情早就敲定,之后漫天胡地瞎侃的都是各种知道的那些个八卦。张伟还是小孩子心性,年岁都长在了阅历里,一听见新鲜玩意儿就走不动道。不过这一眼还是让他记起了嘉总的身份,他摸了把脖子上的汗,嘴里说些要告辞的客套话:“嘉总,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您嘞。”
王嘉尔心知强留只会弄巧成拙,于是大方地起身送客。待走到门口,他盯着张伟因热度而晕红的耳廓,脖子上聚集的汗珠顺着脖颈流进领子底下。嘴里残留的草莓味儿绿茶又把王嘉尔心底的那点儿痒给勾了出来。
张伟正要开门,突然感觉到身后那人的手顺着自个儿的腰线就要探入裤子里,再往下点儿就能握住他的屁股蛋子了!他吓得赶紧转过身来要把人给推开。什么玩意儿啊,怎么这就发情了,刚才不还谈的好好的吗?!
“你这样走出去,让外面的人怎么看啊?”王嘉尔将张伟的衣角塞进裤子里就收回了手,又趁机呼噜了一把头毛,宠溺地就像是看不懂事的孩子一般。
“你看看,领带就这样挂着也敢走出去。”张伟抗拒的手静止在空中,乖乖低头看着嘉总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领带,灵活地为他打了一个妥帖的结。“这么大了还是这样。”这语气仿佛暗示着他们之间不可告人的过往。张伟心中警铃大作,但他悲哀地发现此刻他被王嘉尔牢牢地圈在臂弯里,就算想躲也没处逃。
许是老天怜悯,助理敲响了门口:“王总,您的诊断书送来了。”
抓住这个机会,张伟哧溜一下从王嘉尔的腋下躲到他背后,提着裤子赶紧整理整理。至此,王嘉尔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撑在门板上的手也只好顺势开了门口。到底是素质过硬,助理一瞧王总亲自来开门也只是愣了片刻便递上了诊断书,随后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第二行黑体加大加粗的“脑震荡”三字让张伟蓦然回想起当初他那力气不小的一推,再加上刚才一番误会的闹剧,张伟可真是没脸再在王嘉尔面前待下去了。匆匆地告别,几乎是逃一般地蹿进了电梯,张伟靠在金属墙壁上,凉爽的只有他一人的空间让他的脑子也清醒了许多。抬头看着不断下降的层数,张伟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办公室里,王嘉尔把诊断书连同小样塞进抽屉,拨了内线:“把办公室的空调温度调回去吧,另外感谢一下刘医生发过来的诊断报告,下午被耽误的文件都打包发我邮件里。”
唉,为了陪张伟一下午,看样子今天是得熬夜了。不过,王嘉尔走到落地窗旁拉开帘子,看着张伟离去的身影——他甘之如饴啊。

 
评论
热度(87)
  1. severine-patrice玉米棒子杂色赞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