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7

玉米棒子杂色赞:

录音室是借到了,可一向准时的郭阳却迟到了。
张伟抱着吉他坐在台阶上,下巴搁在臂弯里,小眼睛颤巍巍地撑着眼皮儿,将睡不睡的样子难得乖巧。架子鼓后头的王文博也被这昏昏欲睡的气氛感染,拿着鼓槌的手跟敲木鱼似的,一下一下击打着鼓面和擦子。
“你吵死了!”张伟突然发作,捡起地上的绿茶瓶子就朝王文博扔去。瓶子在空中划过一段抛物线,准确地掉落在两人中间,然后咕噜咕噜地滚到了架子鼓前。
虽然没打到他,可王文博也不干了。“你骂我干嘛,迟到的又不是我!”说着还是咚地把鼓槌扔在鼓上,起身捡起绿茶灌了一大口。
张伟知道他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会惹人讨厌,但是他得找个由头发泄他心里的憋屈。也不知道是谁那天在电话里说的这么好听,还high到死呢,别真的死在哪儿才赶不过来了。
呸呸呸呸,张伟赌气完了又觉得咒自个儿发小不仗义,连忙在心里头叨念不作数不作数,折腾来折腾去,小半钟头又过去了。
幸好郭阳总算是在吃午饭前赶到了,不然别说张伟,王文博都能把他剁吧剁吧就着米饭咽下去。
“蝈蝈你今天不对劲啊,怎么就迟到这么久了?”练习间隙里,王文博边拿块布擦拭鼓槌,边替张伟内拧巴孩子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郭阳正调贝斯呢,听见问话,居然罕见地嘿嘿了两声低头傻笑。这小媳妇儿模样把张伟他们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这心里头的疑问也是越积越大。
“嘶——你到底干嘛去了,笑得跟偷了腥的狐狸似的……”王文博手里还攥着东西,脚下就并作两步蹿到了郭阳身边。而张伟一直假装漫不经心,实则偷偷竖着耳朵打听消息。
郭阳羞涩地放下贝斯,双手合十凑到唇边,犹犹豫豫地说了第一句话:“其实我也不想这么早说……”这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王文博作势要揍他,郭阳忙抬手抓住王文博的胳膊,跟倒玻璃珠似的吐出剩下的话:“就是我可能不久就要有女朋友了。”
“嘿,”王文博挣脱了郭阳的手,转而勒住他的脖子,“行啊你,这么快留给我们找了个嫂子,我说早上见天儿不见你,敢情你躺温柔乡里醉生梦死去了!”
郭阳拉不开背后的王文博,只能背手去挠他痒痒,嘴里嗔骂几句不正经的。张伟瞅着他俩闹腾,心里愈发膈应,扯下脖子上擦汗的毛巾就往俩人身上甩。“练习了练习了练习了,这录音室我好不容易借来的,别白白浪费时间了!”
王文博讪讪地坐回位置,还不忘记对郭阳挤眉弄眼的,看得张伟没意思得紧。
于是上午的录音就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搅和了,张伟觉得浑身的不得劲,只想要找个人把心里头的话给吐了。可是以往他有什么烦心事都是跟郭阳郭玛利亚谈的,现在他总不能蹦到人家面前说“你找女朋友这事儿让我难受了,你跟她分了吧!”这得有多贱?都快赶上王文博内小子了。
思来想去也没个合适的人选,张伟这是烦上加忧,叽叽歪歪地又开始抱怨起身边没个知心人。郭阳呢正处于热恋中的蜜月期,满脑子都是小女朋友的音容笑貌,压根儿没注意到自家乐队主唱浑身的低气压。至于王文博,注意是注意了,可他最不会哄张伟开心了,一哄准是一顿揍,那倒不如多跟蝈蝈套些未来嫂子的消息来的开心。
所以张伟跟在俩人后头打了饭之后,一转身,就发现他们勾肩搭背地径自朝餐厅空位走去,好似完全忘记了后头还有一人的存在。这下把张伟气得呀,你们不理我了,我也懒得跟你们坐!他拉着寡妇脸,端着餐盘满餐厅地找位置。正午时分公司餐厅里最热闹不过,职员以及一些和张伟他们一样回公司办事的艺人已经把位置占了个七七八八。张伟皱着眉头找了半天,终于在立式空调旁边看见了自带结界的王嘉尔。
王嘉尔鲜少在公司餐厅里用饭,但他知道今天是张伟他们借用录音室的日子。本想着远远地看一眼也是好的,便耐心地吃了快一个小时的饭,终于在入口处看见了张伟他们。看来今天心情不佳啊。王嘉尔夹起一块已经冷掉的带汁儿肉块,低头送了一口同样冰凉的米饭。
啪,张伟把餐盘放在王嘉尔对面,一边抬腿跨进座位一边象征性地询问:“嘉总,我坐这儿没事儿吧?”
王嘉尔轻咳了几声,咽下差点冲进气管里的食物,狼狈地点头摆手表示无所谓。他要是真的拒绝了,估计张伟能把他瞪出俩窟窿来。
“怎么不跟队员坐一起啊?”王嘉尔明知故问,拿起水杯润了一口,就等着张伟自投罗网。果然,张伟拿筷子戳了几回米饭,接过嘉总给出的话头就开始抱怨。

 
评论
热度(73)
  1. severine-patrice玉米棒子杂色赞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