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8

玉米棒子杂色赞:

“还不是郭阳他,”张伟拿筷子轻磕餐盘,试图舒缓心中的郁气,“交女朋友了之后还能有多少精力花在乐队上啊?”他还怕人嘉总觉得他小心眼儿见不得人好,把人姑娘说得跟东施毁了容还刚摔了一跟头似的。“哎呦,那女的我见过啊,小三角眼蜡黄的皮肤,喊一嗓子比邻居家的公鸡还折腾,也不知道郭阳看上她哪儿了就!”
王嘉尔嗯嗯啊啊地点头,不做评论。其实那女孩他也见过,学传媒的,走幕后,当然没有明星们漂亮,但也没张伟说的这么磕碜。她和郭阳能不能走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然而很明显,张伟已经开始感到无所适从了。
一直弄不明白情爱的张伟唠唠叨叨讲了一大堆,电影也有动画也有名著也有,简直从各方面论证郭阳的爱情的失败。王嘉尔认真地听着他的高谈阔论,无味地嚼着最后一口肉,突然抛出一个问题:
“张伟你很在乎外表吗?”
“啊?也不是说在乎吧,可是漂亮的看上去开心呀。”张伟瞄了眼嘉总的空盘子,再看看自己的小鸡腿,咬了咬牙,挑了个最小的夹过去。“嘉总您得吃饱了,时间还早。”开玩笑,嘉总要走了,谁还听自个儿唠叨啊!
王嘉尔意外地笑了,即使噎到了嗓子口,他还是夹起了鸡腿往嘴里送去。
“好吃吧嘉总?”张伟凑头过去,得到对方肯定的点头。他舔了舔唇,捏起自己盘里的鸡腿开吃。张伟不像王嘉尔还顾忌着公共场合什么的,抿着油光水滑的小嘴咀嚼,时不时地被掉落下来的脆皮弄得手忙脚乱。
“这世界上有三种事物最不可辜负:”张伟用牙撕下一条肉来,“美食,音乐和漂亮姑娘!”
“只有脸蛋漂亮的你要吗?我记得你偏爱大胸啊。”王嘉尔用纸巾擦干净手,也不知有意还无意地叩着餐桌。
但张伟吃得正high,接过话头就说:“您这吃饭自带餐巾纸的高雅人士说话怎么这么没遮拦呢?那叫那什么嘛?那是有女人的韵味。侧面一站跟过了水的瓦楞纸似的女的谁爱背家去就去吧。”他嘬着指头上的肉汁儿,舌头在唇齿间转动。“嘉总您看过那么多女星,难道还喜欢……”
吃饱喝足,智商回炉。
张伟举着食指,砸吧嘴没敢再舔。嘉总的眼神跟他看见炸鸡腿是一个模样。他怎么过了一段舒坦日子就忘了疼呢?
王嘉尔挑了眉毛,故意幼稚地眨巴着眼睛。“我喜欢平胸的。”他露出偶像标准的笑容,仿佛没有意识到张伟的窘迫。嘉总抽出一张纸塞进他手里,拿起自己的空盘子站起来:“下回别舔指头了,容易生病。”说完就走,也没有之前黏糊糊的厚脸皮了。
张伟还挂着尴尬的脸,好一会儿才想起扭头看看,嘉总早已经潇洒地离开餐厅了。他攥着纸巾,低头打量着菜色沉思。最好吃的炸鸡腿已经吃完,其余套餐标配的素菜都让人提不起一点胃口。他满大厅地要找郭阳和王文博,却发现之前聊得过久,餐厅里早已只剩寥寥数人,压根没一个熟识的。
刚好不容易遣散的郁气又有恢复的征兆。美食吃完了,漂亮姑娘还没找着,只剩音乐了。张伟果断决定冲回录音室。一路上他都在想,要是王文博和郭阳发现他们丢下自己了,好好道个歉,也还是可以原谅的。唔——郭阳的女朋友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至少还是很尊重他的。啧,自个儿才不是王嘉尔说的那种肤浅的人呢。
张伟越想越开怀,风风火火地穿过走廊,正打算接受郭阳他们的道歉,却看到抱着他的吉他靠在墙边的俩人。
“怎么了?”
“小修他们团说我们的时间到了。”郭阳掏出手机瞄了眼,“张伟你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还有些事儿就先走了哈。”王文博探过身子偷看,在郭阳身后对着张伟挤眉弄眼,一副别有深意的表情。
“走走走!趁早走!别让人等急了找我要人!”张伟夺过吉他,往外头轰郭阳,顺带着王文博一块儿推,“你也给我走!”
“嘿我招谁惹谁了我?”王文博乐颠颠地赶家去补觉了。
录音室被厚重的绒布挡住了玻璃窗,张伟只能从门缝里听出点猫腻来。他终于亲自见证了小修他们团的进步,不止打扮,还有作品。张伟意识到,或许前阵子王文博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走一条路的两支乐队,没有道理会存在于同一个公司。先前花儿的风格火,如今小修的乐团也打算吃这碗饭,还拿着这么好的资源——他们的通告少了,其实不是偶然的吧?
张伟贴在门上啃着指甲,跟一大堆烦心事儿较劲。指甲短得贴着指头,张伟不可避免地舔到了皮肤,刹那蹦出一张月白标致的脸来。
呸呸呸。
嘿我呸什么,我就要舔怎么着了!
……哎呦是想这事儿的时候吗?幼稚!
张伟恋恋不舍地摸了摸隔音门,抱着吉他在走廊兜兜转转。这一切的破事儿都绕不开一个人,张伟知道。如果可以,他真宁愿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张伟,你像个爷们儿似的担着点!不就是再找第二回吗?!”
……
“王总说您来了直接进去就可以了。”秘书面带职业微笑,恭敬地为张伟指路,“小冰箱里的饮料您随便喝。”
“……这是早知道我要来?”

 
评论
热度(68)
  1. severine-patrice玉米棒子杂色赞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