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 找人01

垂钓尼特捕:

一见钟情的帅气大学生嘎×替兄弟报仇的颜控外校伟 
友情出演 
为了女朋友的一切的小宇(划掉)

我想是ooc了

01
夏天最好还是不要出门。
张伟从来怕外头的太阳,也不知近几天是怎么了,竟能热得如此邪性,活活摧毁人求生的意志。
他把裤子口袋里的零钱塞进贩售柜,一会儿滚出一瓶绿茶。还有点冰,多少解点渴。仰着脖子几口下去,感觉心情好些了,他蹲在贩售机的侧面。艳阳高照,这块不大的影子也成了最后的庇护。
这蹲地的人眉目清秀,面上画着烟熏妆,倒也不令人觉得违和。可惜他表情不够惬意,也就失了烟熏妆的冷酷劲,缩在角落抱着一瓶冰水敷着晒得发红的脸颊。下垂眼半眯着,看上去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眼里却很亮,还透着点这个年纪独有的张扬。但看那宽松挂着银链的裤头,抓得四处冒尖的海胆头,也知道不是一般的学生。
他也不愿来,可,他又不能走。

原因还要说起他的兄弟,石醒宇。这位仁兄可谓是条浪子。为了爱情,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情种。然而,他点背,三番五次总谈到那种没安好心的女人,若不是石醒宇胆大命大,每回为情所困欲轻生总有他们哥几个帮忙围着,可能早就没有这个人了。
这回照旧,前周郭阳和王文博夜里在街边吃烧烤,正费力用牙撕着肉,明晃晃过去一帮人,打正中有个眼熟人影,气质优雅,神情妩媚。定睛一看就是石醒宇女朋友,再看,他口中的知性美女右手勾着一男孩,小脑袋痴痴地往人肩上靠,媚眼如丝地和人说着话便只留了背影。
完了,石醒宇又栽了。
这种情况也是一回生二回熟,两人先寻了张伟,就赶着夜一齐堵截到石醒宇家,哐哐哐砸着门。门一打开,张伟率先进了门,知道石醒宇父母出差,家里就剩他一个,也不客气照沙发上一瘫,寻了个较舒服的姿势,小猫一样地伸手够茶几上的橘子,自顾自吃了起来。
三人没一人说话,一人一角瘫着沙发椅,像摆阵一样把小宇半包围起来,脚也毫不客气的敞着,石醒宇坐回中间,揽了揽心爱的抱枕。对面电视里还放着无聊的深夜节目,画面里是人在做菜,翻炒时带出来噼里啪啦振奋食欲的声响。
“嘿,你说你怎么想的,大半夜竟放这种馋人的东西?”
终于,郭阳开口了,估摸想用迂回战术,先问了句不着调的。
石醒宇眉毛一抬,直觉这么迟了三个人说好了似的一起投奔他家,准没有好事,也便没理这茬,直接问道:“出什么事了。”
“你女朋友……”
接下去都不用他们说完,石醒宇已经变脸了,摔了抱枕就骂道:“滚滚滚,都给我出去!”
石醒宇气急攻心,骂骂咧咧,倒也是对得起他的姓氏,典型石头脾气木头脑袋,那么多历史经验摆在那他就是不看。任凭三人舌头都劝木了,他照样不见棺材不掉泪。
张伟本来就是被捉来镇场子的,他又没有去吃烧烤,也没法和石醒宇具体还原当时原貌,关于他女朋友究竟怎么个浪荡法,怎么个一看就准是红杏出墙,他没有亲眼目睹,自然口说无凭。只能吃着桌上的小橘子听他们争得起劲,插不进一句话,觉得无聊不说,脑袋里还嗡嗡都是声,没隔多久,竟闷头睡去。
隔天醒来脖子酸疼,一瞧客厅里一片狼藉,三个人齐哗哗倒在客厅地毯上,睡姿还挺依偎,不时传来高低起伏的鼾声,估计昨晚又是一场大仗。
等都醒了,折腾了那么久也都没了力气,于是谁也没跟谁争。石醒宇一声不吭从地上爬起就朝自己房间走,啪啷很大力地扣上了门,听声就知道他余怒未消。只剩下客厅里三人纷纷望着那闭上的门板摇头。
“石醒宇,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你以为我们闲着没事爱往你这跑啊,家里就你一留守儿童,人来了也不招待没个饭吃没个水喝的,只知道耍横。”张伟较有精气神,仗着有门挡着不会挨揍,跑过去提声喊,“我们来是关怀你,为你好。可告诉你了你也不听,怎么样你才肯信哪?”
石醒宇又不是没瞅见满茶几的橘子皮,听着他抱怨心里更是搓火,“你给我滚。”
“得,下回照片视频摆你眼前你看成不成?”
张伟边说边看门哗啦扯开一道缝,石醒宇的手从缝中窜出来揪起张伟的衣领,拎起他就往墙上一挂,“你再说一句试试?”
“你你你你……”吓得张伟瞪着人直喘气,嘴都动不利索,郭阳和王文博冲到他身边赶紧把人给兜住了。石醒宇把人放下,来回扫了一眼,像只负伤的野兽一样出来挠了一爪子又满腹怨气的逃走,重新把门合上。
张伟连退了三步,找回镇定道:“还是要找证据。”


但这事也不好查,人女友认得他们的脸,查那男的吧又没看清。想着这回多半是要石沉大海的时候,王文博风风火火带着不知准不准的情报来了。
“那男的,据说姓王,很帅,跟她一学校,好像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张伟满心期待的听了听,摸着下巴磕愣没琢磨出有哪里有用的,问道:“就这?”
“这还不够?一个学校能有几个风云人物,多好找?”王文博还挺得意,细想了下补充道,“好像这周末他们学校有艺术节,我估计他会在,要不就去一趟?”
“去是可以去,可找着了干什么啊?”
“废话!当然是去告诉那男的,我们小宇可不是好欺负的,撬墙角也得看人,叫他知难而退。他要是再不老实,就折了他的腿!”王文博激动的把桌子拍的咚咚响。
大张伟两眼发懵,“也可以,可你打得过人吗?你撸串的时候仔细看过那人的体格没有?”
“不不不。”王文博摇着头道,“是你去。”
“啊?”

总之,王文博学校周末有课,郭阳有事,也不知怎么这事最后就落到他头上了。可大张伟,面上看上去还凑合,了解的都知道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主,别说折别人腿,没被折已经是积了德。张伟明摆着觉得这事不靠谱,又实在替石醒宇那副死了心又没死透的模样可怜,想了想,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糊弄了点比较艺术的装扮就跨进了正举办着艺术节的陌生校门。
为了小宇的幸福!
他在心里给自己摇旗呐喊。
可,他上哪儿找啊?
大学城里满地是人,尤其搞着活动,校内校外的鱼龙混杂。他虽说有这个思想准备,也没准备到如此充分。适逢暑热,张伟平时不是上学就是在家里捣鼓音乐的事,不常出门,没兜两圈便觉头晕。夹在人群中也还是不知道怎么打听,难不成逮着人问,你们这有没有个姓王的风云人物,配上他今天这个率性的装扮,十足十像个疯子。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找个避静点的地呆着,想清个计划再说,指不定还能碰上个单独行动的揪来问问。
在这角落柜蹲了好一会,远见着校园里人人拉帮结对好不热闹。张伟心头正可怜自己这孤零零的还被太阳晒得头晕,改明一定要让王文博请自己吃顿好饭,柜子边就有响了,好像是钱被退的声。
他回头一看,站着一男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阳光太大刺眼加上头晕,倒也不能一下看清楚。只知道非常挺拔,身就一件黑色背心,从露出的肩臂来看,线条匀称有力。
那人脖子仰着,喉结挂着汗。被光折射的透着荧光,晃瞎了张伟的眼。张伟看人家穿得清凉,自己却挂链化妆的,更觉得热。
滴滴,好不容易塞进去的纸钞又被退了出来。
“啊……”男孩叹了口气,早渴得不行,这机子还三番五次退他的钞票,已有些不耐烦。
“你得把钱摊平了。”大张伟忍不住搭腔。
“我有啊。”他声音带点烟味,挺低沉,随便过耳都觉得好听。
张伟玩音乐的,对嗓音很敏锐,加上也乘了一会凉怪无聊的,稍微对这人有点好奇心,便起了身看看他的钞票,接过了,帮他捋平,又递了进去。
王嘉尔看着他的头发抓得炸开一般,侧面却是很沉静的好看,说话带着浓重的京腔,拖沓慵懒,声音干净且甜,像是软糯的裹了蜜的糖。
这个打扮,多半是傍晚有表演的人,但又独他一个,也不像在等人的样子。王嘉尔心下更觉好奇,忍不住偷偷观察起来,大张伟垂着眼,对一切毫无察觉,只耐心等着。滴滴声再响,第三次,钱被退了回来。
“您这是假钞吧。”他打趣道。
“不会吧。”王嘉尔有些窘迫,接过钱翻来覆去看了一看,其实又看不懂怎么分辨,又道,“我也不知道。”他刚打完球,出了很多汗,这会干站着,口干舌燥,实在是渴急,便犹豫了一会问,“哥哥,你有没有零钱可以借我买杯水,刚打球了实在很想喝水,钱我可以手机还你。”
他这么礼貌,语调柔和,都快让大张伟有种不答应不是中国人的错觉了。于是爽快掏掏口袋,给了他五元,调侃道:“你试试,我这应该是真的。”
他耳朵有点红,解释道:“我的应该不是假的,我觉得,它就可能只是因为不平了而已。”
张伟听他口条不太利落,又问:“听你说话,不是本地人?”
“嗯,我香港的。”
“嚯,大老远来,不容易。”
“我是这的交换生。”
学校的,这意味着他或许能捞点情报,虽说他已经不太指望了,但来都来了,试一试也未尝不可。
大张伟打量着他,男孩终于买到了冰水,立即拧开灌了一大口,心情倍感舒畅。他有一双大且迷人的眼睛,喝到水更加溢满光彩。红润的嘴唇,光滑白皙的皮肤,五官精致的不输少女,剑眉又令他多了英气,薄汗覆着让他看上去像是刚拎进超市挂着水珠的蔬菜。大张伟对蔬菜并不喜欢,却觉得眼前人长得实在很对胃口。
他倒是好看。
那人把找回的硬币还给他,边要如所说的拿手机还买水钱,其实拢共也就两块。张伟嫌麻烦,便摆摆手拒绝了。
王嘉尔还是坚持。
“得了吧,你们学校有没有阴凉点的地方?你带我去,就当是还我钱了。”他说着抬头看着白灿灿的天,“今儿太热了。”
“好。”


一路大张伟还盘算着问问那风云人物的是。王嘉尔则努力扒拉着他的手往校舍走,大张伟一心觉得他有些热情过头,但这种盼去室内吹空调的心多少能够理解,也就没有说什么。
在王嘉尔的指引下,张伟在展区找到了个角落位置坐了下来。王嘉尔就坐在他边上。
“对了,我有一事问你。”张伟道,“你们学校,呃,你们……”
话到嘴边他又结巴了。没办法,王文博给他的情报实在是瞎得够呛,可他现下这幅花枝招展的模样实在惹眼不敢直接问小宇女朋友的名字,被记住了影响不好。那么,他只能问你们学校有没有姓王的帅哥,或者有没有姓王的风云人物。
蠢毙了。
大张伟生平很少如此窘迫,偏偏这小港仔脾气特好,也可能因为刚没还的两元钱,反正他现在大眼睛望着张伟一片温柔无悔,好像老母亲的手无微不至地抚摸着他。这让张伟尴尬得快滴汗了。
“哥,你要问什么呢?”
“呃,就是,就是你们这有没有男的姓王,然后长得挺好看的?”他磕磕巴巴扯完一通,心里确是把王文博祖坟刨尽了,“唉,得了,要不您就当我没说过。”
“嗯?”王嘉尔国语不太好,本来就听得不太懂,他语速还飞快,时不时打着嘟噜,非常艰难的摘取了些关键词。虽一头雾水不懂为什么要问这些,但还是努力回答道,“姓王的是有的,男生好看的也有。但是我不懂你的标准,哥你的标准是什么,什么样才叫好看?”
张伟于是回神认真想了想,过眼却都是刚才阳光下王嘉尔喝水的样子。
他道:“我觉得你就挺好看的。”
王嘉尔耳朵红了。






随着王嘉尔默无声息的检索着脑子里有谁符合大张伟所提的要求,张伟是越来越绝望了。这偌大校园里找个姓王的帅哥,无异于大海捞针。他一边心想算了,一边又不忍心打扰这港仔的认真劲,再添了一个线索,“我听说,他挺出名的,是个风云人物。”
“出名吗?很出名的也许我就不认识了。”这么一下似乎否定了王嘉尔之前的所有答案,“抱歉,我还是不知道。可能因为我认识的人也不是很多。我也不会整个学校的都认识的。”
“整个学校都认识你不是教务处就是神了,这道什么歉。”张伟真是要被这人的实诚劲打动的热泪盈眶,伸手搭上他的肩,“行,你今天已经帮我很多了,谢谢您。”
王嘉尔回头看他,张伟完全放松地斜靠在位置上,还是一副不疼不痒的表情。却能感觉到肩头传来的热,他只碰了一下就松手了,又收回搁在自己的小肚皮上,手指是放松状态,有气无力的拢在一起,像动物的爪子。
怎么会有人连手都显得这么没精神气,王嘉尔忍不住多瞧了一眼,“没有,是哥哥帮了我的忙。”
“就一瓶水,您当煲鸡汤呢,这么惦记。”张伟道,“你是不是常被人欺负啊?心肠好成这样。”
王嘉尔被他的刻薄逗笑了,张伟瞅见他回头的盈盈笑脸,白牙跟订做的一样,非常灿烂,非常好看,心就突然抽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有些局促地抬手揉了揉眼睛,“咳,干嘛,你笑什么?我说你伤心事了?”
“没有,我没有被人欺负。”
“噢。”张伟揉完了眼,发觉王嘉尔还盯着自己看,更不自然了,扭着脖子朝别处望去,心想着这事八成打水漂,干脆撤了回家舒舒服服呆着,转了话茬,“你买水之前是打球还是干嘛,不回去接着打可以吗?你队友呢?”
“他们?我不知道,反正也有人替的。”
他说着,大张伟正望着别处,忽然感觉有一双手搭上了自己的下巴,轻轻地指使他的脑袋调了个角度。
这么偏了个角度,正好瞅见王嘉尔完美无瑕的一张脸。虽然的确好看,但怎么着也解释不了这种突然上手的行为,他赶紧缩着脑袋,但也实在避不到哪去。王嘉尔笑着,手指就抹上了他的眼窝外沿,轻轻一蹭,抬起来的指腹上沾染了些深色眼影,一边非常自然地道:“哥哥,你刚才把妆蹭花了。”
大张伟着实吓了一跳,推开王嘉尔的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又情不自禁的在王嘉尔擦过的位置胡乱蹭了两蹭,结巴道:“那您跟我说一声不就成了,可别这么生来,怪吓人的。”
“你这样又更花了。”王嘉尔并不理采他的责备,看他现在像只花猫,防备人的样子更像,不知为何今天心情很好,“我带你去厕所看一看吧。”
“啊,好。”大张伟倒是在乎外表的,尽管这烟熏妆是用来虚张声势的,但妆花了总归是不好看,就乖乖被王嘉尔牵着走了。
进了厕所,对着镜子,才发现可能晒得老出汗,烟熏妆化得厉害。大张伟的妆是找郭阳女友帮忙弄的,也不太懂怎么再弄,干脆想都洗了,手在脸上搓了又搓,看还是不干净,去边上挤了点洗手液糊里糊涂的就想当洗面奶使了。
王嘉尔被他的不拘小节吓得不轻,见他紧接着要往脸上糊的动作,赶紧道:“哥,这是洗手的,不能这么用。你等我一下,我去帮你问问有没有办法擦干净。”
“你赶哪儿问?哪个男的有这种东西,算了吧,多麻烦。”
“别这样。”王嘉尔看他的脸上一片不规则的黑漆麻乌跟被人打了似的,不由分说抓着他两个爪子先搁水龙头下把洗手液冲干净了,“我很快的,你等我。”
等他出去了,大张伟才不管他,继续埋头清洗着自己的脸。一边想着这个香港仔,倒真是热心肠,也不过第一回见面,就这么关切他。这让大张伟觉得奇怪,头一回见有人为了两块钱热心到这种程度,不至于。可若不是为了这个矿泉水之恩,就更闹不明白他在跟自己热络个什么劲了。
他闭眼搓着脸,突然水声就停了,张伟还没意识过来,接着被人拍了拍肩膀。
张伟迷迷糊糊瞪开眼睛。
王嘉尔见他满脸的泡沫,闻起来也是公共洗手液的水果味,知道他没听话,脸都委屈皱了。怎么能有人随意到这种程度,偏偏,他这幅毛毛糙糙的样硬是逼出了别人的强迫症来,王嘉尔把手上的湿纸巾交给他,解释道:“哥,我问过了,说可以用这个擦,里面是卸妆的,会干净的。”
“哇,你真神了嘿,哪儿来的。”张伟看他像变戏法似的仅用了那么一会就带来个新鲜玩意,“不错,挺厉害的。”
他接过又一次跟擦碗一样很不走心的把脸擦了,王嘉尔看得心急,忍不住伸手把面巾抢了过来。
“你干嘛啊?”张伟问。
王嘉尔没有解释,把手上的面巾叠了个干净的面,扳正了他的脸,就帮他认真擦拭了起来。
张伟不明所以的望着他,王嘉尔一看也没什么经验,劲大擦得脸疼,但是细心,一阵忙活以后,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审核过了关,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道:“好了,干净了。”
大张伟被他整得是既感动又莫名其妙,很不自然,赶忙道了两声谢,拿水再划拉了一遍,再拿袖子抹抹,就当可以了。
王嘉尔看着他,洗完的脸变得特白,还水嘟嘟的。妆卸了,感觉整个人气质也变得随和得多,王嘉尔不由觉得他更可爱了,完全忘了在几个小时前,他们还是素不相识的。
“你接下去去哪玩呢?”他还跟着他。
“玩什么?”张伟边走边道,“我没要玩啊。”
“你不是傍晚还要表演的吗?不逛了?”王嘉尔问。
这下张伟知道误会了,敢情是把自己当外面请来的表演嘉宾,他解释道:“我要是表演的你卸我的妆可还行?我不是,我就来找一人,既然找不到就打算回去了。”
“回去?”听他要走,王嘉尔心里失落极了,不太开心的望着他,“怎么这么早就要走?”
“反正也找不到人,在这耗多没意思。”大张伟无所谓的道。
“你怎么知道找不到?”
“这么大学校我搁哪儿找啊,差不多行了,能跑来一上午我已经觉得很伟大了。”他嘟嘟囔囔的,“唉,都怪王文博,什么鬼情报,怎么可能找得到……”
“你为什么要找那个人?很重要吗?”
张伟本来不想说,回头见王嘉尔还一路跟着自己,他眼睛又大又无辜,像两颗暖灯泡,把大张伟生生给看心软了。瞧见斜对面出去那栋楼好像是吃饭的,寻思这么折腾也累,干脆去吃点。人家也不认识你,但对你那么好,搞得他老过意不去,不如请个套餐把人情还了。至于找人这事,还能当点吃饭时的小谈资,反正谁也不认识谁,既然长得顺眼,跟这小港仔说说也无妨。
得,想通了的张伟点了两份套餐,找了个喜欢的位置,便唠叨起石醒宇女朋友的那点破事。
“所以,如果找到了以后打算怎么办?”王嘉尔问。
“能怎么办?我另一朋友出主意叫我威胁他,这可是人家学校人家主场,我是多缺啊单枪匹马过来威胁人,能听我的吗?
“我想就是大家见一面,开诚布公谈一谈,反正风云人物嘛,不差这一女的,何况还是脚踏两只船的。但我朋友不成,女朋友基本就算他的命。如果那姓王的心善,让一下,这事就这么算了。”
王嘉尔听后,不解的问:“那为什么不干脆分手,既然都劈腿了?”
“人喜欢呗,爱情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张伟由衷感叹道。
闻言,王嘉尔抬头,望了他一眼。
他嚼着炸鸡翅,眼神闪着光,吃完了还多打包了一份。见他要走,王嘉尔依依不舍地问:“既然没找到,那你还会来吗?”
“鬼知道呢。”张伟回头朝他笑,结了账怀里抱着杯冰可乐和一袋烤翅,就这么背过身走出了餐厅门。
王嘉尔望着他离开,他满足地捧着垃圾食品利落地消失在拐角岔路,似乎往公交车站走,突然想到自己竟连个名字都忘了留下。


大张伟回去没忘跟王文博抱怨,顺便吹嘘这次经历。他虽没找到目标,也没套出什么情报,却找着了个人美心善的大男孩,姓名不知,但大张伟记得还挺牢。
那港仔,确实是眉清目秀。大张伟在北京也算阅人无数,还从没见过那样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连淌着汗都焕发着清爽感,大热天的却不见一丝油腻,把身边人全部照成了莽汉。到底是名牌大学交换生呢,看他长相,也知道不是这雾霾天底下能生养出来的。
他惦记着王嘉尔,王嘉尔也惦记着他。说来也怪,作为这学校的风云人物,他虽有善,也很少真正和别的同学交上心。毕竟初来乍到,普通话也不太利索,真正走得近的,也都是一些其他的交换生。想来,那天他抛下球友却屁颠颠地带着来路不明的人游园,应该也是被太阳热昏了脑袋。
可,没有原因,他确实对大张伟的印象非常之好。好到这不该产生任何后期效应的萍水相逢,也让他牵肠挂肚了。
他的心不在焉,可损了舍友的面子。王嘉尔唱歌好听,本就是叫他这镇场子长点脸,可他从头至尾都低着脑袋闷头听歌,硬是把搭讪的姑娘们晾到了底。KTV嘛,气氛弄这么沉闷,酒都变了味,朋友手肘私下里快撞肿了,王嘉尔这才漫不经心地把头抬起来。
他抬头,女孩兴致高涨多了。其实其中一些人也认得,好像上回还一起吃过夜宵。
“待会去宵夜,Jackson饿不饿,一起去吗?”
他摇摇头,感到有点累,先拒绝了。


花儿乐队结束了酒吧里的演出,照例出来吃串,石醒宇最近刚失恋,心情不好,其他三个也理解,就放了他回家。
北京夜晚,大排档生意兴隆。他们几个一贯喜欢扎堆在店外街口左侧位,有电风扇吹,冰柜也近,随时方便拿啤酒饮料。时间长了,老板娘倒也认得人,尤其是大张伟,一贯穿着打扮松松垮垮,头发抓得另类,但开胃只喝绿茶。
“那个高个子呢,怎么没一起?”老板娘问。
“他心情差。”
“心情差更该来吃点嘛。”老板娘乐呵呵的打趣完,放下菜就走了。
大张伟吃了一口肉,一提起石醒宇那档事,又想起了那天闯学校的事,“他女朋友学校真大。”
“可不是,好学校呢。”郭阳道,“是前女友了。”
“唉,他也确实该放弃,学校好,人均素质高。普普通通一小孩长得都跟陶瓷似的,如果还是风云人物,石醒宇拿什么和人争?一拍两散挺好的,反正人也留不住,明天会更好。”
“女的也漂亮?”
“应该吧,我看都还行。”
王文博吃得痛快,突然没正经地玩笑道:“真这么好,哪天我们几个一起去看看?再帮小宇物色一个?”
一般这种话也没人搭理,文化节那天太热,吃炸鸡都没胃口,张伟回来差点没把王文博皮给扒了,大家都觉得他对那个学校印象不好。可经过这么几天的沉淀,张伟早已不记得当天的苦,吃着烤肉就着甜水正美得冒泡,回忆起那港仔怎么琢磨怎么有意思,竟然道:“也成。”
“你不是说打死也不再去了吗?”
“还不是为了小宇嘛。”张伟假装委屈地说完,啃下口肉串朝天上望了眼,“也没说要真去。”
本就只是王文博的又一句玩笑话,大张伟不是没见过帅哥美女,也不指望能再遇见那小子。前头说过,人家学校大,那么大的校园里,是遇见抢人女友的王姓风云人物还是遇见花假钞的港仔,都是件天注定的事。

隔天,三人晚饭后出来练团,石醒宇来迟了,推开门一张比绿巨人还绿的脸,凄凄惨惨戚戚,原本乒乓响的房间瞬间都安静了。
石醒宇道:“我又遇到她了。”
“……”
没人敢说话,他接着也不往下说了,到角落里寻了个位置往地上一坐,打横够来一瓶雪花啤就灌起来。
“还练团不?”张伟小声问。
“先算了吧。”郭阳第一个走到石醒宇旁边问,“小宇,那她说什么了?”
“没说话。”
“那怎么了?”
“我也看到她身边有人了。”石醒宇一瓶叮当下肚,眼神怨极,似要骂什么,他素来厚道的,尽管伤心仍不想道那女人的是非,最终叹口气道,“你们没看错。”
兄弟几个是又心疼又怕,情不自禁的围上了小宇,除了安慰却也无话可说,来回都是用烂的那套,好在石醒宇悲伤的人都快瘫了,并不在乎他们说什么,隔会张伟唤了声,“小宇,练不练歌?”
石醒宇像雏鸡似的被三只鸡妈妈跟着啰嗦老半天,正好给了个机会让他发泄发泄,心想这大张伟平时狗屁不通,偶尔还真是心思细腻,便放下啤酒瓶把吉他捡了起来。
其实没练自己的歌,弹得曲子都是瞎玩,哄着人用的。当晚石醒宇琴弹得乱,很燥,但谁也没说。弹到累了便绷着脸也没说话自己先走了。那四方脸上眼珠黯淡无光,背影看上去活像根抽芯的蜡烛,怎么看怎么令人心疼。
郭阳随即脾气上来了,“赶紧把那女的给找来。搞什么,还治不死对狗男女?”
“找什么?都分了,也和不了好。”张伟道。
“没说要和好,抓来打一顿出口气啊,好歹不那么添堵。”
“成,女的不能打,打男的吧。”张伟欣然同意了,他也不忍心平时气拔山河的石英雄委屈成了孩子样,气上了头,也把不可能的事做了可能,“我再去找找那小白脸就是。”

大张伟学校离目标人物的据点近,两站的路,其实是方便的,之前只是觉得就那只言片语的情报找人不靠谱。但昨晚被刺激了一下,早上又奋发了,下了课便往那跑。
这回倒没遇见港仔,也随便找了几个同学问了问,但人也没答出来。渐渐到了中午,大张伟也熟悉了点地形,拐去快餐店随意吃了点,看天气热了,也就没出去,坐在靠窗的位置寻寻路上有没有什么较可疑的人物。
这头王嘉尔刚结束了上午课程,便想和同学食午餐。大张伟离开后,他常留意这家店,毕竟芝士焗饭也是好吃,加之空调开的慷慨,所以经常来。
大张伟啃着薯条,玩手机抽空往外瞟了眼,没想到好心港仔又一次出现了。王嘉尔穿着一件印花T恤,白色,阳光下作用不亚于反光板,衬得本来就白皙的皮肤跟发光似的。夏天这么穿的人其实好多,可大张伟就是一眼认出了他,这下确定了两个人的确有缘分,无聊徘徊了一上午徒劳无功的沮丧感也有了缓解。这么看来人也是不难找的,主要是看老天安不安排。

王嘉尔推门而入,点着餐,突然被人从背后唤了声:“诶,你……”但大张伟不知如何称呼,只觉再见面很奇妙,一时灵活的嘴也忘了该说些什么。
王嘉尔认得他的声音,这懒洋洋拖着腔的声一响,他便不可置信地回头了,笑道:“哥,你又来了。”
“嗨,什么哥不哥的,多亲切。”主要初见面时打扮的成熟大胆,现在一看,其实两个人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既然他叫得顺口,张伟也乐得占人便宜,跟着道,“没想到还能碰见。”
王嘉尔却是想过,知道人没找到他说不定会再来,一直盘算着。他满面喜滋滋的,捧着餐盘看上去很乖巧,“哥,要不要一起吃?”
“刚刚那边吃着呢,过来打声招呼。”张伟指了指自己的座位,手插回兜,打算回位继续吃自己的。
王嘉尔见他要走,又着急了。这哥哥行事作风怪潇洒的,来去从都没预兆,仿佛土地公从平地冒出来,他深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便招呼了同学跟上前去:“那一起坐吧?”
“行啊。”
王嘉尔同学见他哥哥叫得亲热,只当是外校很熟的人,也不拘束,丝毫不知近期Jackson的状态低迷和眼前这个没精打采的男生有关。
“哥,你还来找人的吗?”
“是啊,不然干嘛?”大张伟把薯条朝王嘉尔方向摆了摆,完全忽略了他的同学,不自觉有些分生熟的意思。王嘉尔看出来了,稍把薯条再往中间一放,顾了同学的面子,张伟也没管,边吃着薯条边听到王嘉尔道,“哥,你少吃点油炸,两回碰见你都吃这些,对身体不好。”
按说这种话平时都听厌了,可大张伟觉得从一个只见了两回面的人那听到这些还是很可乐,接腔道:“你怎么还管起我来了?要不你别吃。”
“不是的,我是关心哥。”他感到委屈,“吃这些不好的,还是夏天。”
“知道了,谢谢您。”空调风把张伟脾气吹散了,也就应了下来,嘬着饮料满脸惬意,“你下午有课吗,没有就一起?我一人也怪无聊的。”
“课?”见他发出邀约,王嘉尔不假思索地道,“没有没有。”
这边同学大惑不解,不找边际地拽了拽他的袖,下午的课虽然少,有还是有的。可王嘉尔不为所动,只悄悄挪开了同学的手,示意他知道了。
“你啊,有课就回去上,找人又没什么可玩,何必呢?”张伟道。
王嘉尔于是知道暴露了,埋怨的看了一眼无辜的朋友,回头仍然很不甘心,“没有啊,不是为了玩,我就是本来就不想去了,太热了。”
“找人不也热?”
“不热。”
“你当不用出门?”
“……”
见他被噎到说不出话,大张伟却是笑了,妥协道:“你自个儿决定吧,被记了旷课别赖我就成。”
饭吃差不多,同学赶着下午上课便离开了。大张伟嫌弃外面天热,不愿出去,就和王嘉尔一人点了杯水就在店里继续耗着。
没了第三人,王嘉尔的眼神便肆无忌惮地落在他身上,大张伟小孩般地拿吸管戳着沙冰,玩了一会自己偷偷低下脑袋呢喃道:“嗨,旷课陪我喝水,你也是厉害的。”
“没事。”王嘉尔特喜欢听他说话,手帖着冰饮料杯。暑汽让玻璃杯面覆上一层雾,又在他接触下化为水珠,粘得指尖冰冰凉。在夏天,不上课和喝凉水,已经算是人生至福,加上和惦记的人再会面,王嘉尔深知自己运气很好。
他也不知怎样解释自己心里堆积的粉红泡泡,只能顺着自己心意行事,奈何眼睛大,他其实也就是随心思看看,也把大张伟看得有些不自在了。
“哥。”
“嗯?”
“留个手机号吧,我可以帮你找人。”王嘉尔想起上次的遗憾,抓紧机会道。
大张伟这才想起这茬,心想自己沉迷休闲都忘了正事,配合地给了号报了姓名,把自己手机也拿了出来,也记了对方的号码,“你叫什么?”
“王嘉尔。”
姓王,张伟敏锐的抬眼又确认了一番他的美貌,心下有了主意,边找准了字打了进去。又舀了一勺冰,甜冰渣子过了嘴,冻的牙疼。
搞音乐的多少有些不切实际,以至于大张伟在北京大爷的粗枝大叶下藏着点对罗曼蒂克的小追求。这回连两次撞见王嘉尔,人还长得顺眼性格好,本来觉得是老天又一次情真意切的安排,非常珍惜,现在却也不知老天是捧他还是损他。
“唉。”咽下冰,大张伟终是没忍住叹了一口气,预告道,“王嘉尔啊,人我找着了。”
王嘉尔依然冲着他笑:“那很好啊,恭喜哥。”
张伟道:“是你。”
“嗯。”王嘉尔没有意外,甚至继续自在的喝着水,又怕人跑了,沾了水汽冰凉凉的指尖不客气地搭上了大张伟的细手腕,提起来握在手里,“石醒宇是吧?我听人提过。”



评论
热度(189)
  1. severine-patrice垂钓尼特捕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