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 找人03

垂钓尼特捕:

03
大张伟火急火燎寻到王嘉尔的房,按门铃没等几秒心里直急,哐哐砸着门板。


何炅差点儿以为是有人催债。


门一开看一满脸汗的男孩,中隔着一道门,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你,直接就问一句,“王嘉尔呢?”


也确实像追债的话,不过这语调透着股奶气,加上小胳膊小腿喘着气的,还挺委屈。何炅不知为何总还感到丝眼熟,思忖后给了个稳妥的答案:“他出去了,一会儿回来。”


“他跟我说他在家……妈的!”张伟着急的捶门怒骂,回身就要继续找人去。


话未说完电梯门叮的一声停了,大张伟正要往里奔,就见王嘉尔生龙活虎的从电梯里跨出来,还牵着一只狗,另手提着带零食,见到他还笑:“哥怎么来这么快?”


张伟傻了。


一帮子里最先清醒的是狗,提溜着小脚在地毯上蹭了蹭跑了进去,在何炅裤管围着跳窜。


何炅低下身慈爱地摸着狗头,一边问道:“今天有没有乖啊?”


“它很乖的。”王嘉尔答道,往门内走,还拽着石化了的张伟,“哥,进来吧,不用不好意思。”


他不是因为不好意思。


张伟没说话,大脑被跟外星人吸走了一样的糊涂。王嘉尔进门脱了鸭舌帽挂好,状态于是乎放松下来,露出一个好宝宝表情,“哥说要来,我就去给你买零食了。”


“……噢,好,谢谢您。”


他两块钱的脑袋瓜飞速地旋转着,明白这一切多半是误会了。态度于是大转弯,之前不要命的样全缩了回去,看着房间内快乐逗狗的何炅感觉尴尬无比,心虚的直拿手抹脸。


王嘉尔只当他是认生,拉过何炅的手介绍道:“这是何哥哥,去年招租认识的,我的舍友,很照顾我。”


“这是抱抱。”他介绍了那只狗。

抱抱开心地蹦了蹦。

“何哥哥,这是张伟哥哥,我跟你提过的。”


“噢,我知道。”何炅友善的道,“你好。”


“您好您好。”

张伟这头还有点心虚,王嘉尔跟着他身后,两手攀上肩头安抚地拍了拍他,朝何炅解释道:“哥,他有事找我,你继续忙你的,我们进房间了。”

何炅看着张伟笑:“行,你们聊。”

他倒是真觉得挺眼熟。

啪嗒房门带上了。张伟心头爬满委屈,又庆幸王嘉尔还人模狗样的站在面前,找了个位坐下蹭着鼻梁自个儿暗自笑了两声。

房间挺宽敞,也称得上整洁,但整洁得挺假,连被子都叠了,平整的被单几乎能看出掸平的手印,估计是来电后急匆匆收拾过。

王嘉尔还站门口,心里想什么也不知道,抿着嘴唇低头盯着他。

张伟也不怎么好意思,便岔了个话题,“我看你舍友好像挺大的,不像是你同学。”

“何哥哥么?嗯,但是也有在读书的。他在读博士,也在当老师。”

“哇塞,你居然敢跟老师住在一起。”

“不是一个学校的。”王嘉尔解释道,“我是留学交换过来的,开始国语不太懂,他用英语能够和我交流,所以住一起就刚好。”

“这样。”

“嗯。”

气氛又尴尬了。

就这么急匆匆的来,根本没想过出差错的可能。静下心一想其实漏洞百出,王嘉尔电话里声音听上去挺精神的,不像是挨揍了。

算了,他没事就好。

本该是乐队练习的时间,除了确认王嘉尔是否受伤也没其他想法,虽然是乌龙但总归皆大欢喜。他什么都没准备好,也不好意思解释,说什么?说自己一点风吹草动就被吓得赶来了,这太傻了,他心里清楚他该回去的。

“我就经过这里正好来看看,刚才王文博说有事,我要走了。”

“哥要走?”王嘉尔没反应过来。

“嗯。”

“为什么走?”

“这不是王文博说有事嘛。”他还有点紧张,“急事。”

谁都知道电话里反映出的情况不是这样。

王嘉尔突然笑了,哗啦一声把零食袋扔在张伟脚边。他一惊,抬起眼见王嘉尔懒洋洋地背贴在门板上,舒展手臂孩子气地挡住了去路。

他问:“那哥为什么来?”

“……正好。”

“正好什么?”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啊问个没完?”张伟心虚地埋怨,“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就是路过而已。”他起身走到门前,低头嘟囔道,“你让让,我出不去了。”

“哥你啊。”王嘉尔无奈地轻轻摇了摇脑袋,“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

“说你误会了,以为下午挨打的人是我,因为担心我,所以害怕了,所以赶紧跑来找我。”

大张伟愣住了。

“等一下,不是,你为什么知道?”

王嘉尔没回答,把张伟拽到自己跟前,张伟避讳着他的眼神,心砰砰直跳。

他可比表面上看起来的厉害多了。

“我猜对了吗?”

“什么啊…”

遮掩的回答令他听到王嘉尔鼻腔里的轻笑,这让他无比慌张,从耳根窜出滚烫和不安,像是被人拿着烧红的烙铁一寸寸熨出来的。

“哥。”

“啊?”

“喜欢我就直说啊。”他的手按上了张伟的脖子,沿着线条攀升到下颚,食指走过他的面颊。

张伟红着脸偏过的脑袋被这么着纠正回来。

“没,没有。”

王嘉尔贴过来的鼻尖吐出的气息让他觉得更热,他感到恍惚。

王嘉尔明亮的大眼睛和柔软的粉色的唇。

王嘉尔热腾腾的呼吸。

王嘉尔的吻。

大张伟被挤在角落里失措地感受的,王嘉尔的手大而有力,绕后把控着他的后脑勺,拉扯着他的发,是他漂浮的思绪里唯一的稻草。

王嘉尔的舌头舔过他的牙龈,吞咽着本该属于他的空气。

他忘了反抗了。

或许他也有,几秒钟象征性的推搡,和无力的逐渐放松的手指。被反过身他牵着王嘉尔的脖子,下巴磨到男孩光滑皮肤里冒出的刮过的胡青。陌生的触感挠着他的心思,挠出了心痒和心惊。

“你干什么?”

“哥。”王嘉尔望着他通红的脸,和吻到发肿的嘴唇委屈似的瘪起来,便跟着舔了舔自己湿润的嘴角,“接吻了。”

这王八蛋。

张伟觉得头晕,心里炸了花的倒腾叫嚣着,一手不忘求救拍着门板。

王嘉尔不想放人,连忙扒拉开他的手,扣在自己手心窝里。这头大张伟还犯着懵劲,王嘉尔还沉浸在上一个吻,门就被从外打开。

何炅闻声一来发现热闹,直面着两人缠着的手。门里大张伟面红耳赤拼命扯着,王嘉尔见有人来这才松开,眼神直勾勾剐着来人,像是要把他皮给剥了。

“……”

书没白读,高材生瞬间领悟,领悟完更麻烦。何炅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嘉尔幽幽叹了一声气,“什么事哥?”

“呃,我听有声…”何炅忍不住好奇往里瞄,直到观察到张伟那发肿的嘴,噎住了。

这得是多大劲啊。

“我以为你们打架,来看看要不要紧。”

“不要紧不要紧。”大张伟抓紧一切机会,低着脑袋接了茬就从那条门缝出溜出去,为了掩饰,嘴里还在不停念叨,“哎呦劳您费心,小打小闹而已。”

“没有没有,不用客气。”何炅也想开溜。

但大张伟溜得更快,一句话功夫人都到玄关笨手笨脚穿起鞋来了。

“嗨,没客气,客气什么。我这有急事,我先走了。您和嘉尔好好呆着,不用送真不用送,您好好的好好的。”

王嘉尔在后头,眼睁睁煮熟的鸭子就飞了,无可奈何的咬着后槽牙,好半天才露出个怪里怪气的笑来。

“哥哥。”

他一声哥,张伟就一个激灵。

不理他不理他。他低头套鞋,匆忙蹭进去,扶着门板,估计是真的吓坏了,没个正样趿拉着就要往外窜。

“下次见。”王嘉尔咬牙切齿。

气是气,也没追出去,追出去干嘛,人早就没影了。

这头何老师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明白自己是坏了好事,不忍王嘉尔一个人闷气。抱起狗狗上前讨好,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温柔慈祥,“嘉尔啊,你看我们抱抱多可爱,嗯,你有事你说说?”

“没什么。”王嘉尔抿着嘴唇。

哎呦,何炅盯着他的嘴唇望,王嘉尔下嘴唇晕着不自然的被啃出来的红,他还老抿一抿舔一舔的,想不注意都难。

“我……”王嘉尔才注意到,瞬时觉得嘴唇更烫,话说一半就不好意思,躲在门板后面自己先偷乐起来,“啊!别看!”

门哐当一声合上,扫出来的风刮得何炅刘海都荡了荡,只剩下听到王嘉尔在房间里兴奋地跑来跑去的步子声。何炅抱着狗,无助的像个孩子。





大张伟回去跟被电疗了一样麻,被扫射了一样钝,八成是心跳太快超频人跟着傻。

随手抓了颗油桃放在嘴边冰冰,肿起的嘴告诉他这一切是真的。真的,他被一大老爷们吻了。

虽然长得漂亮。

那也是男的。

他本来不烦这茬,也知道自己对王嘉尔挺邪乎。要是真凑一对了,他也相信节奏是把控在自己手里的,只要是柏拉图,男的女的这事也没什么区别。

好不容易玉面小生肯为港仔柏拉图了,多伟大。结果稀里糊涂被强吻了,算什么事啊?

他还烦着,郭阳意气风发地回来了,这边还得面子给足,猛力地拍掌迎接。人凑齐,石醒宇缓过气来就开骂,骂完他们多管闲事,还得把郭阳请客的钱给摊清。

“都是为你好,可长脸了吧?”

“下次别干了,真没意思,不需要这样。”石醒宇道,“分手就是分了,你们再怎么折腾也没用。”

教育到一半,空气中传来嘤嘤嘤的哭泣声。

几个人齐刷刷回头看张伟。张伟窝在角落捧着手机翻聊天记录嚼着桃子,眼眶泛眼泪。他是越看越想不明白,越想不明白越委屈,怎么被吻的是自己呀。根本没闲心关心他们这边的事。

“又怎么了啊?”

张伟抽着,闷在沙发里,“别理我。”又低头看手机,特别不理解小白兔养着养着变流氓兔这事。朝着天花板望了好一会儿才喃喃自语地开腔:“我,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喜欢男的怎么办,挺熟的一人,但好像也没有,就是……”

话还没完,就见郭阳望着石醒宇,石醒宇望着王文博,王文博望着郭阳。

张伟哭到一半嘴角气抽了,抄起桃子往跟前一砸:“不关你们三的事!”

还继续看。

只不过王文博经过思考,也不看郭阳了,看石醒宇。

张伟眼泪都被几个没心眼的玩卡弹了。郭阳怕是火山爆发的前奏,赶紧拍拍王文博叫他别瞎看,“你可先别哭了。是哪个人?我是不是见过?”

“你…嗯,见过。”

“上次那叫Jackson的?是他吧?他长得特好看。”郭阳猜测道,“挺好的,我感觉他是热心的,这次还是他帮了大忙,人找着立刻给我来短信了。”

张伟跟见鬼似的,“他找的人?”

“对啊。”郭阳道,“你不知道?那他哪来的我号码?”

“什么时候?”

“就今早,怎么了?”

他总算知道下午是怎么一回事了。

了不得,这王嘉尔。两回了,每次找人必被他下绊子。

“啊,麻烦死了,比女的还麻烦,我不要喜欢他了。”他又倒头哭起来。

谁也不知道大张伟神经质一样的眼泪何解,三兄弟愣着大眼瞪小眼,今天一整天都是烂摊子,偏偏碰上张伟的都是最难收拾的。只有他自己收。

“喂,张伟,我去买饭,你吃什么?”石醒宇问。

“我不吃。”

“汉堡吃吗?”

“吃。”

石醒宇出去了。

郭阳王文博让他静了一会,往后又是哄又是骗,弹琴唱歌讲相声。其实张伟主要是被吓的,自己哭到后面也不懂在哭什么,只觉得心里堵,眯着眼睛赖在沙发上吃爱心汉堡。石醒宇算贴心的,还买了烤翅,还给带了玩具。

本来都挺稳定的状况,直到张伟翻开王嘉尔的微信。

“哥,我想你了。”

大张伟见着满屏幕坠下来的黄色星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脑袋犯昏。点进他的朋友圈,小朋友得寸进尺一条新动态。

“终于。”附加一个烈焰红唇表情。

张伟看得满面发热,不要脸不要脸,接个吻还要发动态,给点阳光至于这么灿烂吗?再说,是他想给的阳光吗?流氓。

“哥,怎么不回我?”

张伟回复:“没空。”

“没空也没关系,我喜欢你。”

“……”

这一回大张伟闷在枕头里,哭都哭不出来。好半天把烤翅吃完了,正色宣布道:“说一事昂,那个,那杰克森啊,八成我什么时候会带来见见。嗯,就这样。”

“嚯,男的,你来真的?”

“他长得挺像女孩的。”张伟自我安慰道,“您瞅瞅这眼睛多透亮。”结果顺着朋友圈翻翻,越看越是MAN,就是这肌肉手今天揪着自己脑袋亲的,他记得。

“要不还是算了……”他嘀咕。

“你怎么回事?一阵一阵的?”

“操,我怎么知道。就是正好遇上了,我有什么办法?”

他没办法。





麻烦的事交给老天安排化解。大张伟深谙此理,决定处理不了的统统冷处理。最近可是真乖,还特意交了些班级同学做朋友,上学练团回家从不落单。

王嘉尔也不含糊,常来。反正他哥的心意已经明了,管他答不答应,混熟了才是硬道理,也就混进了大张伟的饭友圈。每次看大张伟被包围着热热闹闹,都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看得他心里直揪。

这也不是最大的问题,他可怜自个儿不看不就不心疼了吗?可王嘉尔皮相好,人还热情开朗懂礼貌,又是名牌大学交换生,每天捯饬的光鲜亮丽,特别招人。他来吃饭的次数多了,迷了一帮子不三不四的女人,搞得大张伟特别烦闷。

他烦,王嘉尔更烦。如火的热情被他凉水泡着不说,张伟每天花蝴蝶似的嘻嘻哈哈,没注意身边跟着的全是妙龄少女,还有一帮专门找他开解感情问题。

大张伟其实自己深陷感情漩涡,又架不住一张伶俐的嘴,不愿聊都能侃上几句,逗得人哈哈直乐还觉得有几分道理。王嘉尔较真,有时候听着听着,饭碗都想当下砸了,但他从来也没真这么做,就是气不过自己结个账走了。

张伟望着他的背影,知道他委屈。

“你表弟怎么了?”

“没事,你们吃你们的。”

但还是放心不下跟了出去。不得了,大张伟哄人了,太阳能从西边出来,香港同胞待遇就是好。



王嘉尔就在路口树荫下等着他追。

大张伟知道自己又露陷了,想回去,被拽着堵在树底下。搞什么,像是打劫的。

“你干嘛啊,饭也不吃了。”

“哥这么能说,怎么不解决一下自己的感情问题?”

“哈哈,这不是……我的问题比较复杂,不好解决。”

王嘉尔随之翻了个很犀利的白眼,气鼓鼓地把他肩膀架住,手卡上下巴颏往上扯,瞄着嘴唇。

他一上手,大张伟心有余悸,抵死不从,“你别想耍无赖,我是男的,这招不顶用,唔…”

又被亲了一口。

王嘉尔心里有气,这次比上次使劲。亲得张伟呼吸不畅,舌头缠着就直往里怼。亲完了还垂着头啃他耳朵,跟饿了三天似的。这光天化日下,大张伟太害羞了,又有种特别没法控制的快乐,天旋地转,排山倒海。

“你,你你你。”他直结巴,“搞什么…”

“帮哥解决问题。”

“你这么着如果就能解决问题,那电视上的情感专家还活着干嘛?”

王嘉尔用一副在我的世界里情感专家就是个屁的表情朝着他看。

“再说,人儿同学都当你是我表弟,你这么着不奇怪?”

他就知道张伟本来独来独往,现在抓一堆人吃饭,肯定没安好心。王嘉尔领悟了,用表兄弟这招委婉拒绝也是真够损的,他气急攻心地瞪着张伟的脸。

张伟的预感很不好。

王嘉尔的手改提着张伟的裤头,膝盖顶着把人怼树上贴好了,影子笼着他。张伟躲躲闪闪,瞧这浓眉大眼竟还露出点古惑仔的样了。

“表弟?”王嘉尔嘴角噙笑反问,实在是无奈又喜欢。

他迷人的像是故意的。

笑着就把他裤头往外一扯,没遮没拦地往里瞧,他哥一招摇的卡通花内裤,活该要被自己欺负。

刮进的风吓得大张伟全身毛都竖了。这可是名副其实的耍流氓,大惊失色看着王嘉尔照样顶着一张小白兔脸笑盈盈的特别可爱,一点犯罪意识都没有。

他到底是招来了个什么东西。

“哥,再不答应就硬来了。”

“你放手!”大张伟终于绝望的妥协了,“答应了答应了我答应了!”





END

很谢谢大家读完这个没正经的小故事。

评论
热度(147)
  1. severine-patrice垂钓尼特捕 转载了此文字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