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n -:

【嘎尾】[升旗不如炒饭]❺
设定:酒吧歌手/混混


你闭什么眼啊!你以为是在接吻吗!
王嘉尔皱了下眉,回过头捏着那女生的下巴就开始吃,一直到他觉得应该可以通过又不会太冒犯的时候停下了。
比完了,剩下最长的竟然是大张伟和那个男生。王嘉尔那组是倒数第二。因为有的干脆接起吻来,一点儿渣都没剩。
原来这个游戏是要这样玩啊。
王嘉尔表示大开了眼界。

“现在,换人。”
听到这句话,大张伟仿佛看到了希望。他打算主动去找一个合自己胃口的姑娘。
刚走出一步就被拉了回来,一个转身差点儿撞到人家身上。
他抬头一看。
希望。是什么。能吃么。

“第二轮,开始!”
王嘉尔紧紧地握着大张伟的胳膊,因为他知道大张伟也就敢跟他别扭。

不给你来点狠的你是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是吧。
王嘉尔心一横,一手顺着肩膀划过背脊禁锢住大张伟的腰,一手伸到他脑后抓住他漂染成橄榄绿的头发往后扯,让他的头向后仰,直到面对自己。然后在大张伟唔唔的抗议声和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咬上了他嘴里的巧克力棒。
好像比刚才好吃。

王嘉尔没有因为要挑逗他而放慢速度,他很快的吃到了大张伟的眼前。这时大张伟更剧烈的在他怀里挣扎起来,王嘉尔并不在意,貌似他也不在意剩下多少,只是看着大张伟的眼睛,一点一点地咬下去。

大张伟感受着王嘉尔的体温、力量和呼吸,感受着巧克力棒咯噔、咯噔的被咬断,对面的人靠的越来越近。他的心砰砰直跳,能清楚的听见好像就在耳边。他快要心肌梗死了。

鼻子碰鼻子的时候,王嘉尔忽然侧头,又往前咬了一口,大张伟一下子卸了劲儿似的不再挣扎,只是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抖的王嘉尔都无法忽视。他抬眼注视着大张伟。
看他又死死地闭上了眼,像是在逃避什么让他害怕的东西。

唉。
王嘉尔没有再往前,他咬断了饼干。示意大张伟也咬断。大张伟睁开眼睛时,王嘉尔看到他眼圈红红的,眼角还有些湿润。

…怎么觉得自己像个罪人一样。

这次王嘉尔和大张伟是剩下最短的一组,当然通过。
“现在要惩罚这两轮输了的人,要说出自己童年时的一件糗事!”

前面几个讲完了,轮到大张伟,他的情绪也恢复到了之前。
“我小时候上学身体协调性就特别不好,我打别人,然后人家都乐也不疼,跟人打急了吧,跑也跑不动,人家都能追上我,我追别人追也追不上,所以说弄得特可悲。然后我打不过别人,他老祖宗坐那儿也动不了,我就拿内个石头子儿拽他老祖宗,就干这种特别龌龊的事儿你知道吧。然后就为了自己练这种躲别人拳的速度,自己就拿一堆石头子儿往空中一扔,然后就看石头子儿砸自个儿,我说我怎么不躲呢。就是运动的机能特别差哈哈!”

所有人听的过程中就笑的喘不上气,大张伟也边讲边乐。
只有王嘉尔,默默的看着他听他的故事。
然后心里酸酸的发疼。
真希望自己能很长时间的好好看着他。


“接下来第二个游戏很简单,估计都玩过,旋转酒瓶。”

这个游戏说白了就是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机会的游戏,转酒瓶的人会在游戏时接收到各种明示和暗示,因为被转到的人会和下一轮瓶口指向的人共同完成一件事情,难易程度不同,所以转的人很重要。

谁想和不喜欢的人做亲密的事呢?
一般来说,转的人都会实现大众的需求。

“第一次会转到谁呢?”
“噢!噢!噢!”
随着酒瓶的高速旋转,起哄的声音越来越急。
有的人表面上很迫切,有的人表面平静其实心里很迫切。
酒瓶停在了一个略显成熟的女人身上,胸部极为可观。
看得出有人已经跃跃欲试了。
“第二次!是谁呢——噢!
 就是我们的香港小弟弟!王嘉尔!”

瓶口不偏不倚的停在了王嘉尔面前。
“kiss!kiss!”
在大家的哄闹和口哨声里,那女人主动走过来,抬起两条长腿跨在王嘉尔并拢的膝盖上,慢慢坐下去,一手捏起王嘉尔下巴,一手顺着后颈抚摸到胸前,挺翘的臀部划着圈摩擦着紧密贴合的部位,手指伸到王嘉尔嘴里,又抚过他鲜艳的唇瓣才吻了上去。
过程中王嘉尔只是深深看着那个女人,吻的时候慢慢夺回了主权,双手托着她头部两边,吻到那女人明显瘫软下去才停止。

尖叫声从开始就没断过,谁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会玩。
大张伟刚开始是看不惯的,凭什么自己喜欢的款都被他得着了。后来发现不对,怎么这么激烈阿…哎呀最讨厌这种大庭广众的调情了,真的是他不可触碰的底线,怎么办呐,一开始就上升到这个级别,那后面的怎么办…
…都tm怪王嘉尔!!

千万、千万不要转到我了,即使失去和美女的接触,也别再作妖了。

没想到接下来几次还真没他什么事。
要么说人就不能这么想,想啥来啥。

第一个转到大张伟。
那第二个呢。
可别再是王嘉尔…

“王嘉尔!哟、你小子今儿点击率挺高啊,还是和我们大老师!”

刚说什么来着。

 
评论
热度(62)
  1. severine-patriceCain - 转载了此图片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