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 金主包养设定



Pre-Slash AU OOC HE PG13 最清最纯的包养 非常有个性的金主 强烈的友情 非常诡异的笑点 可能三观不正 可能政治不正确


这是一个自娱自乐的产物 可能非常不好看


您看完可能会有一种这是什么玩意儿的感觉。


看似是金主干爹其实是操心受累的保姆大佬嘎*被黑出翔的明星伟


chapter1


嘎总掌握了长尾的一个宇宙超级大黑料并以此要挟他开掉公司、工作室所有人,一个人加入自己的公司,签个人约,成为自己旗下的艺人。嘎总势在必得。长尾拒绝的话,后果很严重。


嘎总出售阔绰,解雇的前员工每人支付一年的薪水当补偿。除非脑子不灵光的,基本都接受这个条件。


“你这是要挟!”


“没错!我就是要挟你怎么了!你的团队就是大写的shit!  S-H-I-T! Shit!”


“你可以骂我但不可以骂我的团队!”


“我就是要说!你有意见?”


怂了怂了,那你就说呗。


长尾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没办法。他向来从心,follow his heart. 路见不平,绕道而行。


一看合同,其实对自己相当有利的,薪水福利都很好,就签了。就个别几个条款很怪,但是还是硬着头皮生签,不然也没别的招。


“请问王总这几条什么意思?能改改吗?”


“不能。”


“好吧……”


长尾拐弯抹角问:“我还能跟自己之前的同事联系吗?”


“可以。必须建群聊。群里必须有我。我要看。手机我也要查。”


“你疯了?!我没一点隐私吗?现在什么年代了?”


嘎总危险地眯起了眼:“看你表现了。” 


其实嘎总并不能每时每刻都盯住他,只不过保留随时查看他手机的权利。


一签就是二十年,几乎就是卖给嘎总了。


“不能缩短吗?我是怕你吃亏,万一我活不到那个时候呢?”


嘎总:“不必担心,我会保证你一定能活到那个时候。”


怪条约之一:合同生效后,乙方必须马上搬到甲方家住。


长尾:“这就不必了吧。”


嘎总:“不行,我要监督你的饮食起居。”


从每月回家一次一直聊,跟菜市场砍价似的,聊到一周回家一次,还可以住一晚,不过也只是一晚上,第二天还是要回家,回嘎总家。


从此开启嘎总与长尾的同居生活。



chapter2


他俩同进同出,合同写得白纸黑字,要尽可能一起吃饭,长尾以为这是包养的责任,其实嘎总只是监督长尾有没有好好吃饭而已。


天天本人亲自送爱心营养便当,如果自己没空就让助理送。


简直羡煞旁人,不明真相的群众恭喜长尾有个温柔体贴会照顾人的女友。嘎总还要长尾直播吃饭,饭盒拍照,检查有没有挑食。长尾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问旁边的化妆师:“帮我吃个西蓝花呗?”


梁桥老师:“你自己吃。”嘎总特意嘱咐不让我替你吃。



chapter3


嘎总只要有空,每天亲自监督长尾锻炼身体。专门雇了一个私人教练帮长尾瘦身塑型。现在增重成了紧要任务。


一三五长跑加游泳,二四六举铁加游泳,周日瑜伽普拉提加游泳。


“我不会游。”长尾在一旁哼哼表示抗议。


“教练会教你的。我也可以教你。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



chapter4


长尾的时间被各种舞蹈课、表演课、表情管理课,偶像service课,社交礼仪课填得满满的。在被强迫上了一个月的课之后,长尾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我不喜欢,我不要!”


“你不要也得要。合同上这么写的。”


“我不干了!我解约!”


“你解约我就把你的黑料曝光。”


“那好吧,我还是干吧。”


最开始的时候,这个对话每天进行一次。后来变成每周、每月一次。最后只有大吵的时候才拿出来闹。等两人磨合差不多了,都习惯了对方的脾气,就变成开玩笑,增加情趣的日常了。


嘎总的版本:我idol每天都要跟我解约。 


长尾的版本:我老板每天都要威胁把我黑料发网上。



chapter5


嘎总要求长尾每天都要写歌创作,每个月要交一百首满意的作品上来。


“什么?每个月都出单曲?”


“大哥,现在音乐市场这么不景气,您是要疯啊?”


嘎总:“我不管,我有钱,我就要给你出歌,有钱难买我愿意。”


长尾:“那我那些节目……”


“你那什么破节目?我要找人好好给你审查。”



chapter6


长尾上的节目,台本至少提前三个工作日审查,不合格的一律打回。嘉宾不合适的都给换掉,不长眼的,不会说话的,说话不过脑子的。禁止砸挂,禁止提不该提、问不该问的。媒体发布的文章、视频禁止虚假噱头、碰瓷儿,哗众取宠,博人眼球。


长尾:“……”


嘎总:“你给我闭嘴。你以后上节目也少拿自己砸挂。听到没有。”


长尾:“我什么都没说。”


嘎总:“你想想也不成。 ”


嘎总有自己的宣传平台和资源,电视台,视频网站,报纸杂志。没有机会,创造机会。

联系各大媒体大规模洗新闻。能收买收买,不能收买的斩立决。懒得跟那一小撮负隅顽抗的bb,该删删,该封号封号,该禁言禁言,现代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我觉得有点过了。”长尾说。


“我觉得可以。”经纪人说。


“我觉得ok。”化妆师说。


“我觉得老板他早该这么办。”助理A说。


“老板他霸道总裁来的嘛。给自己的人出气这是一个霸道温柔攻应该做的。这是老板给自己的定位。”助理B说。


长尾:“诶?!”


助理A:“现在言论自由嘛,还实名制嘛。没在怕的。他敢骂老板的人,老板就砸他们家玻璃,防弹玻璃也都给他砸了。吃他们家大米,剪他们家网线,拔他们家气门芯儿。”


助理B:“现在没人骑自行车了,都开车。”


助理A:“那就扎他们家车胎。把他手机号、身份证号印小广告上,老中医专治不孕不育,前列腺增生,同城交友,夜会伴游。敢跟我们嘎总作对,看他是不是跟猫似的有九条命,上来就废他十条半命。不把他治劈叉了,他都不知道王老板姓王。看把他牛的。”


助理B:“哇,这么来劲呢?!你好邪恶啊。”


嘎总硬气,鸡猴不分,全用牛刀,不分彼此,都是垃圾。一针见血,方便省事。把硬柿子全砸地上,又把蟾蜍放人脚面上恶心人家。

 

没有人跟钱过不去,他挡人家财路,让人怎么不爽怎么来。大家都知道自己摊上大事儿了。长尾真欺负不得了。想悄咪咪联系长尾从中斡旋一下,再这样自己都被治成顺拐了。


嘎总抢过手机就给按了:“你是我罩的。这种电话不许接。”


长尾本来也没想接。


没几天,世界就清净了,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一片祥和。


长尾:“差不多得了,见好就收。”


嘎总:“你还想他们死灰复燃吗?”


在嘎总的不懈打击下,把他们治到在梦里都坐轮椅,就愉快地收手了。能走法律程序,就不动手。能动手,就不bb。当然了,能走法律程序也能动手的话,就最好动手。这是嘎总的原则。 嘎总完美地坚持了自己的原则。


嘎总:我是和平爱好者也是武斗派。但我本质还是霸道总裁属性的迷弟。



chapter7


嘎总财大气粗又舍得花钱,除了帮长尾做音乐,还出画册、写真集、各种稀奇古怪的周边小玩意儿。


长尾看嘎总这么不计后果、不顾代价地帮助自己,误会嘎总是要泡他。(就是要泡他。)但是迟迟没有看到他的下一步行动。 


到点就睡,也不动手动脚。卧室、洗手间都隔着八丈远,就像一个直男给自己找了一个同样是直男的室友。要不是合同要求同吃同住,同进同出,还以为整栋别墅就自己一个人住呢。嘎总不骚扰自己,长尾倒也乐得自在。


但是实在太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欲拒还迎?欲迎还拒?禁欲系诱惑?又或是根本没意思?出门永远西装三件套,成功人士的感觉。在家的时候也穿得像超模走秀。赤膊是从来没有过。一丝不苟的发型,扣子扣到最高的衬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性感,穿着得体又漂亮。


长尾陷入了沉思。无意识瞥到助理落在休息室的《霸道总裁的三十六计》......


长尾决定先“色诱”试试,看看嘎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半裸着身拿两套衣服敲开他的房门,倚着门,摆出一个妩媚的pose:“嘎总我上节目穿哪套衣服好看呢?”


“什么节目?”


“一个音乐节目一个做饭的节目。”


嘎总思考了五秒钟:“音乐节目我喜欢你穿那件深蓝色云石纹卫衣,宽松舒适。做饭节目就穿姜饼娃娃的精神污染那件吧,衬得你非常可爱。”


然后拿起手机给长尾助理打电话,帮长尾挑衣服。又对长尾说:“拿我的卡再挑几件喜欢的。”他认为一旦不知穿哪件好,就是又该买新衣服了。又想到:是不是可以考虑代言衣服品牌了呢。还是自创一个潮牌先吧。



chapter8


长尾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次长尾打算来个狠的。


随便披了件睡袍,香肩半露,就赶着一个打雷下雨天,说害怕直往嘎总怀里钻。你是坐怀不乱还是坐怀不乱呢?


结果嘎总看着他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想了很多,脑内飞过弹幕无数:“啊?原来你怕打雷?(世界第一迷弟的)我怎么不知道。好吧,今晚一起睡。不过长尾哥,你只披一件睡袍冷不冷?我给你拿件T。你的T呢,怎么不多穿件?”


就去自己柜子给他找T。“要不你先穿我的吧。”长尾更待何时。少年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耳边仿佛响起了背景音乐。根据自己从电视剧里看来的套路,和被助理荼毒,精神洗脑的拿下霸道总裁的套路,从后面搂住嘎总的腰,自己的前胸正好完美贴合对方的后背,让嘎总感受到自己略微低一点的体温。“嘎总我冷。”明目张胆地投怀送抱,你懂不懂啊。


暗示到这个程度,傻子都该懂了吧。


但是嘎总很明显不是个傻子,是个“注孤生”体质的直男。


“你穿这么少,肯定冷啊。”


“我想要你的体温温暖我的身体。”


图谋不轨吧少年!借坡下驴吧少年!暴露吧少年!


嘎总也就僵硬了一秒,就从衣柜里拽出了件大T,把T按在长尾胸上,隔出一段安全距离。“哥你自己穿吧,我觉得应该合身。你要是冷我给你找毛衣、棉服、暖水袋、电热毯吧。不过这个天气你用冬天用的不会热吗?我还是给你准备热水。”就推门出去烧开水了。


出去烧开水了。


去烧开水了。


烧开水了。


一直等到水开了才回来。


结果那天还真就什么都没发生,盖着棉被纯睡觉了。长尾表示嘎总的床是真舒服。


长尾觉得可能嘎总真没这个意思,可能真是个直男,真的是想要帮自己,没有杂念的那种。自己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嘎总好感度大幅度提升。 


后来长尾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嘎总。



chapter9


每次看嘎总,都伏案工作,吃饭得空跟嘎总闲聊,探探口风,婉转地问:“一定好多人想爬您床吧?”


“嗯还行。都被我拒绝了。”


“为什么呀?”


“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


哦?还以为嘎总会说自己是正人君子,但要是正人君子为什么一言不合就合住呢?霸道总裁都跟自己的艺人同进同出吗?这是最近的新趋势吗?


“啊?谁啊?”


嘎总终于抬起埋头猛塞的脸了看了长尾一眼:“不告诉你。”


嘎总好像每天都气呼呼的,就像爱炸毛的小猫咪。皱着眉头,看电脑,看邮件,看报表,视频开会,电话开会,各种开会。长尾顺毛撸一撸就好了,还是蛮可爱友好的。往往一个芝士蛋糕加“家属”探班能解决的问题,最后都会演变成芝士汉堡和炸鸡的探班。



chapter10


嘎总上面有两个哥哥。大哥bosco是个魔王。二哥william是个弟控。俩人没事儿就来骚扰一下弟弟。


每天起床就是兄弟的互怼时间,长尾都习惯了。不过今天的topic是自己。


跟长尾生活多日,嘎总的普通话也是溜得飞起。


“你说你都办成什么了?你说你投资他吧,投资谁不好,非投资这么一个…这么艰难的。你是赚着钱了还是怎么滴?就光洗新闻、搞公关、营销前期投入就多少?你说说看。”


兄弟俩一个在转椅上转,一个懒洋洋窝在沙发上看笔电。


嘎总气到翻白眼儿。“你居然用语言伤害我!你才艰难,你全家都艰难。 ”


“你看,一言不和就带家人。我家人不就是你吗?我看你也是个棒槌。” 


嘎总眼睛都翻到天上去了。“一点都不艰难。关键是我喜欢他!我们定了一个小目标,就是走出亚洲,走向世界…”


“飞出自然界好不好呀。你投资培养一个白纸新人都比他容易,省钱还快。而且他还有他自己的想法。你这些想法跟他说过吗?他同意吗?认可吗?你往这儿使劲儿,人家往那儿使劲儿,劲不往一处使。早晚扑街。你是商人、生意人,不是做慈善。”


“啊不对,我说错了,你其实是在追星对嘛?那就说说你追星之路怎么样了?daddy mummy说支持你磨炼自己,就是打水漂追星对吧?打水漂都能听个响儿,您这连个波纹都没有吧?”


嘎总气得直头疼。


bosco说话跟开机关枪,突突突突突的。“那就说说包养。他是爱上你了,还是跟你睡了?盖棉被纯聊天儿,还是蹭蹭不进去,哪个做到了?还是咋滴?是盖棉被不进去,还是蹭蹭纯聊天?”


嘎差点就脱口而出长尾主动“诱惑”的事,最后还是忍住了。“呵呵,我不生气。我们之间是纯洁的。我不允许你侮辱我们之间纯洁的成人关系。”


“auv还纯洁的成人关系,那你合同上为什么要写同居住一起啊。不就是增加见面机会,争取钻木取火,擦出火花吗?假公济私,假惺惺。 ”


“那怎么啦?我是老板。我就是喜欢他啊!他的蜜都说要睡他,我为什么不行!我也是蜜啊!我也想睡大张伟啊。不能因为我是男的就性别歧视我啊!男蜜也要人权啊!”


“你这个想法跟他分享过吗?他怎么说?他知道你图谋不轨要找机会潜他吗?”


“我没有。我不是。这不一样不一样。不想跟你讲了。”嘎总气到爆炸。


“怎么不一样,你还不是想了。想过和做过有什么区别?”


“如果人家遇见真爱,你还要棒打鸳鸯啊?人家结婚你也管?人家奉子成婚怎么办?”


“What?!奉子成婚?!谁的子?!跟谁婚?!”嘎总气到鼻孔变形。“我就是长尾哥的鸳鸯。呵呵,你瞎操心。你竟敢咒我,呸呸呸。”


“你还鸳鸯?你就算是凤凰人家不喜欢,也是白搭。人家再找口锅给你小鸡儿炖了蘑菇。”


“你们俩说白了就是工作关系。合同到期,一拍两散,各生欢喜,拜拜您呐。你傻不傻啊。”


“强扭的瓜不甜。人家就是个直男,宁折不弯,宁死不屈,你死心吧。”


“就算人家不愿意跟我谈恋爱,我跟我idol相处这段时间我也是开心(∩_∩)的。反正你是癞蛤蟆跳井,不懂;老太太玩儿变形金刚,瞎掰;癞蛤蟆跳悬崖,楞装蝙蝠侠;管丈母娘叫大婶子,没话搭了话。不跟你说了。”


跟长尾哥学的歇后语把bosco说懵了,感觉扳回半局,沾沾自喜五秒钟。


门外的长尾心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知什么时候william站在长尾身后也在偷听。小声对他说:“我弟弟超级喜欢你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对他好一点哟,如果不行的话就让他失恋吧,诶嘿。”


听得长尾一楞一楞的。完全没反应过来。


“你就是自私。只想你自己。你idol都没说要干这些事情,是你一厢情愿要这么做的。你老强迫他干这干那,他根本就不愿意。他就想做他自己。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为什么 你不让他做自己,要改变他呢?”


说到这里,嘎总是真生气了,眼睛都气红了。“好吧,你说的那些…好像也有点道理,我会再考虑一下的。我是我idol的金钟罩铁布衫。我当然要尽我所能保护他。我愿意当他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差。当然了,他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强迫他。”


“这可是你说的。”bosco突然抹了嘎总一脸薄荷膏在他眼睛下面。


bosco唰就把门打开了。 


长尾正趴门上听呢,身后的william顺手把他推了进去。差点就摔了个狗啃屎,一把被bosco扶住了腰。


“嘿长尾哥这么巧。我弟弟的想法您也了解了吧。也说不会为难您。他就是纯傻,没有别的恶意,有力气没处使。老瞎neng,弄巧成拙,画蛇添足,给您带来的不便真是万分抱歉。那份合同任何令您感到不妥的地方,您随时提出来,叫他修改都是可以的。”


嘎总瞪bosco,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Shut up. bosco给他使眼色。


嘎总过去扒拉bosco的手,“别搂了,搂够没有。”


bosco顺手狠狠掐了嘎总大腿一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长尾赶紧过去递纸巾给他老板擦眼泪。第一次看自己老板泪流满面,还真有点心疼。


长尾一想,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让我健身、练舞都是为我好…在嘎总家包吃包住,也不用分摊房租、交通费,所以也还行。就这么被吵架说服了!


“没事儿没事儿,谢谢您了,真没什么需要改的。其实嘎总对我一直挺好的,各方面都挺照顾我的。”


“那好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看来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说完bosco就对william挤眉弄眼,勾肩搭背地出去了,顺手关上了门。


好了,现在真二人世界了。


嘎总清了一下嗓子,“你喝绿茶么?”


“我愿意。”


异口同声。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异口同声。



长尾和嘎总面对面嘬绿茶,一个是茶饮料,一个是有机绿茶。


嘎总小心翼翼:“那我先说咯。”


“您先说您先说。”


“我仔细想了想,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对不起呀。合同你有什么想改的吗?现在说可以改。”(意思是说如果现在不说就不能改了。)


“其实那个合同也还行。就是那个黑料能不能还给我。”那个是签合同的契机。


“其实早已经删掉了啦。也没有任何拷贝。”


长尾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轻松不少。


两人都安静了,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你一开始想说什么?”


“我也喜欢你。”





8000+开始删,我也是疯了,怎么这么啰嗦…


问题就在于吧,我自我感觉自己写得很好笑,但是大家好像不觉得好笑。我就开始怀疑我对好笑定义的认知。


我希望大家跟我一样,从这个故事里得到乐趣,一咪咪也是好哒。


感谢阅读,希望喜欢。٩(๑>◡<๑)۶


 
评论(11)
热度(54)
  1. 朝伟公子.severine-patrice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这个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