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如何通过看牙医找到男朋友







牙医嘎*爱吃甜食、来看牙医的病患尾


RPS AU OOC G fluffy轻松小甜饼(很可能是我写过最甜的了o(*////▽////*)q)


以前老写嘎总主动,这次写一个长尾哥主动撩的吧。哥不主动撩,你都不知道你哥永远是你哥。

 

灵感来源:我看牙医。请大家保护好牙齿。┭┮﹏┭┮


一点剧情参考了微博上的小故事。



说到看牙医,张先生是十分抗拒的。这份抗拒来自小时候的不美好回忆。

 

最近牙疼愈演愈烈,实在是太疼了,有几个晚上都是被疼醒的。

 

“你真的应该去看医生了。”经纪人先生说。“你也不希望一张嘴唱歌没有牙吧?你的粉丝又该说了。”

 

“唱歌不会没有牙的。如果没有牙,根本无法发声好吧。”

 

“别吹毛求疵、咬文嚼字了,就这个星期,去看医生,我跟你一起。”

 

直到一天晚上他做梦,梦见自己牙齿都掉光了,再也不能唱歌给自己的歌迷听,再也啃不了小鸡翅、大鸡腿了,才马上把这件事提上议程。

 

一家高档的私人诊所,地理位置又隐蔽,保密措施又好,服务周到又防狗仔。被演艺圈的朋友强烈推荐。

 

等到了这家坐落于富人区,交通方便,环境优雅舒适,私密安全,有足够的停车位,装修得高级又低调奢华,还有一种简约的北欧性冷淡风格的私人诊所的门口,张先生又不想进去了。一个诊所怎么可能装修得既低调奢华又简约冷感呢?张先生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这家诊所就行。不能说诊所装修得像私人会所,里面的医生技术就好,只能说明收费贵。一踏进室内,仿佛当年医院里雪白的墙马上映入眼帘,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与它一起的还有点滴瓶相互碰撞和各种有病、无病的咳嗽、呻吟的声音。护士叫号的、声嘶力竭的大、小嗓门儿就像昨天一样清晰,在耳边回响,与“电钻”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记忆如涨潮的海水般拍向他。

 

“我改主意了。我觉得我牙不疼了,瞬间好了,牙齿倍儿棒,吃嘛嘛香,我还能再坚持两周。”张先生突然说,扭头就想跑。但实际上他并没有闻到任何消毒水的味道,反而是一种很好闻、很安心、来自大自然草木泥土的淡淡清新。

 

经纪人马上把住他想要转身逃跑的肩膀。“你是说等你的牙神经彻底死了,牙齿直接脱落,来装假牙比较好吗?《著名摇滚歌手综艺大咖大张伟除了脱发,后槽牙也掉了》难道这样的新闻头条你比较更想看到吗?别怂了,就这一次,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牙齿,为了你的粉丝,别怂了。要不下次拍照片还得给你P牙,更贵。顺便一说,预约费很贵,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边说边推着他往里走。

 

王医生是在治疗室门口迎接他们的,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

 

他看出张先生询问的目光,“今天是万圣节,所以…小朋友们也不会那么害怕。我旁边治疗牙神经的医生穿的是绿巨人的衣服,超级热的。”王医生神秘地捂着嘴用大家不费力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笑着说到。

 

张先生环顾一周,诊所里的确里里外外都装饰着万圣节的小玩意儿,充满了万圣节欢乐的气氛。自己也没那么紧张了。(不,这是骗人的,依然很紧张。)

 

隔壁的绿巨人医生:“我能听到你,美国队长。”


简单的介绍寒暄过后,张先生就认命地躺椅子上张嘴“等死”。

“张先生您真的不能再吃甜食了。”王医生对躺在椅子上的张先生温柔地说,“您这两排牙都需要补,尤其是这里和这里。”说着拿工具点点那几个位置,又用工具吹了吹凉气,“龋齿特别严重。如果不马上补的话,会影响您工作进度的。您马上就又要开演唱会不是吗?”

 

“嘶~医生您轻点儿,很酸哒。我知道但是我…演唱会?您知道我演唱会?”

 

“这是个秘密吗?牙医也上网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我知道您特别忙,有很多节目要录,很多歌要写。但是牙痛不等人。我想您已经深有体会了,不是吗?看这情况您也忍痛了很久。那么长痛不如短痛,您看您预约什么时候来补牙呢?”

 

“今天就可以。我要一次性补完。”

 

 “很显然,一次是补不完的。您会疼死的。您的龋齿太严重了,我恐怕我们至少要分两次补。这次您是想先补上面的六颗还是下面的七颗呢?”

 

“神妈?我还要再来一次再受一次罪吗?”

 

“我恐怕是的。也许不止一次哦。一次性补完您会吃不消的。用什么材料呢?我们有进口的和国内的。国内的物美价廉,进口的质量更好当然也会更贵。只要保护得好…”

 

张先生打断他的话,“用最好的吧。这个最好的材料它疼吗?”


“哈哈,这跟医生的技术还有牙坏的程度有关。”

 

“那你技术好吗?”张先生笑得非常开心。

 

看着他的笑容,王医生迟疑了一下,一时判断不出他指的是哪个“技术”。“没有医生会说自己技术不好对吗?(男人也是如此。)”王医生面上闪过一丝红晕,不过被大大的口罩完美地遮住了。不过王医生的耳朵上还是出卖了他。

 

张先生万分痛苦地躺在椅上,手指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这个经历可能比他睡搭在树上的帐篷还令他痛苦。他不敢动也不敢大声叫出来。心脏砰砰直跳,他不承认是王医生身上的清爽的香水的味道,令他神魂颠倒,小腿打颤。“我只是有点晕香水,才不是着了迷呢。”他这样安慰自己。

 

即使是一次性补六颗,张先生也没能坚持下来。

 

“如果您疼,就举食指示意我一下。”王医生说。

 

张先生的手就没放下来过。

 

“好吧,看来原计划我们是完不成了。”王医生在口罩后面笑笑说。张先生是通过王医生的眼睛看出他在笑的。“剩下的我们下次再补吧。今天真是个漫长的一天,对吗?”

 

王医生又嘱咐了几句:“从今以后,您要更认真地刷牙,尤其是里面很难刷到的地方。每次饭后都要刷牙和漱口,还有用牙线。如何更好地清洁牙齿的小册子已经帮您夹在病历里了。给您推荐几款软毛牙刷,还有抗酸、抗过敏的牙膏您可以试试。”边说边在张先生的病历本里记录着什么。

 

之后,王医生陪张先生走到门口,张先生突然转过身说:“如果我做到认真刷牙,有什么奖励吗?”

 

“哦?您想要奖励吗?”

 

“难道没有奖励吗?如果小朋友按时刷牙,保持非常好的刷牙、清洁牙齿的好习惯,不是会有奖励吗?”

 

“您又不是小朋友。”

 

 不,其实我是小朋友,三十多岁的小朋友也是小朋友。他没有说出口,“不是小朋友就不可以有奖励吗?”

 

王医生又笑了。“当然可以。您想要什么?”

 

“我们差不了几岁,互相就以‘你’相称吧。我想看看你的脸。”

 

“哈,什么?只是想看我的脸吗?”

 

“对啊。你摘下口罩的样子。你总是戴着口罩,我都看不到你的脸。走廊上有你的照片,但那是你过去的样子,我想看你现在的样子…”

 

“好啊,当然可以。如果下次检查,您注意保护的话…”

 

王医生亲切地送他出门,上车。一直在挥手,直到看他的保姆车开出很远才转身回去。


张先生一直目送王医生回去,才扭身拉过安全带坐好,对自己的经纪人先生气鼓鼓地说:“那个牙医,王医生,哼~”

 

 “王医生据说是明星医生,艺人都找他,在演艺圈很有名气。人又帅,技术又好,价格当然是非常贵。”经纪人介绍道。

 

张先生马上就想歪了。“哈哈哈哈,你这番话描述特殊职业者也倍儿合适。他知道你这么说他吗?哈哈哈哈哈。”

 

“我本可以去三甲医院的。毕竟又不走医保。”

 

“你是心疼钱了吗?看牙本来就不走医保。现在的你不适合去公立医院,会造成交通堵塞的,你觉得呢。你也不想有人直播你在“手术椅”上“尖叫”吧,就跟刚才似的。而且你的牙,有点糟糕啊。而且我也给你挂不上公立医院的专家号啊。好啦,别抗议了,承认吧,王医生可温柔了,而且技术很好。我不相信你不喜欢他。大多数人都对他一见钟情。”

 

“那么很显然我并不是大多数人。”

 

“反正,我已经给你预约好下一次的时间。早发现早治疗,早治疗早康复。你也知道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活着就是干嘛。话说我也想再见见这么阳光帅气的医生。听说还是单身呢。”

 

“哈哈哈哈,那你还不争取一下,毕竟你长得这么好看。”张先生眼含深意地瞥了他经纪人一眼。

 

“别臭贫了。您也不难看啊,您自己怎么不争取一下啊。周妈妈也很关心你的幸福。”

 

“闭嘴。你怎么知道他喜欢男的?”

 

“我不知道啊。你怎么不问问他?毕竟你是他的病人,有更多相处的机会啊。我只能在外面等。”经纪人抬起几乎埋在手机里的头,回看了他一眼。

 

王医生总是带着口罩接待病人的。但是在走廊里有他的照片。王医生长得很是好看。有漂亮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肤。“啊医生,您长得真好看。您不去做眼镜和化妆品的广告真是可惜啊。”大家都这么说着。康复的病人总是想把跟医生合影作为早日康复的奖励。帅气的王医生也十分愿意满足大家的要求。走廊的墙壁上悬挂着王医生和病人的合影,不乏有很多明星。和明星一起合影,也掩盖不住他的光彩。

 

每当有人这么问“大夫您真的不考虑进入演艺圈吗?毕竟有很多艺人在这里看病,也会有很多经纪人和娱乐老板呀。”,王医生总是说:“我更喜欢我现在的工作。”灿烂地笑着,露出一口健康整齐的白牙。他可以说是自己职业的最佳代言人了。

 

张先生是没人可以欺负的,他这么聪明。第二次看医生,他特意录了尖叫鸡的尖叫做成铃声保存在手机里。只要医生弄痛他了,他就循环播放尖叫鸡的惨叫,余音绕梁,不绝于耳,弥补他暂时不能自己亲自尖叫的遗憾。搞得王医生的诊室比鬼屋还吓人,把其他病人都吓跑了,护士也绕着走。

 

王医生倾下身,而张先生嘴里没有任何工具,可以放心说话的时候,张先生大着胆子说:“你闻上去真好。”

 

“你闻上去也不错。”


“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

 

“不是香水,是须后水。”

 

当张先生再追问是什么牌子的须后水的时候,王医生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起此彼伏的牙钻的声音和尖叫鸡的尖叫。

 

“张先生,您真的有这么痛吗?我还没有开始呢。如果您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没收您的手机了。”

 

“你一开那个小工具,我就牙疼。我一牙疼,就需要尖叫鸡放松。”

 

张先生没在怕的,自然被没收了手机。


在张先生不怎么配合的情况下,第二次补牙还是顺利完成了。当然,这次也没有补完全部的牙齿。


王医生摘了手套,坐在办公桌前,认真给他写病历。


“大夫我牙齿刷得怎么样啊?”


“不错,继续保持。”


“那我奖励呢?”张先生漱完口,特别自豪地问。


“什么奖励啊?”边说边解下自己的口罩,扭头看向张先生,对他微笑。


张先生有点看呆了,他的眼睛可真好看,笑起来可真可爱啊,我想我未来男朋友也就长这样了。


“你喜欢你看到吗?”王医生被盯得不好意思,假咳了一声,唤回他的注意。

 

心里想着真TM好看,话到嘴边却成了:“平平无奇,也就不过如此。”

 

“好吧,不过看你的反应不像啊。”


“我觉得我要这个奖励亏啦。我下次会有什么奖励?”

 

“那你想要什么?糖果怎么样?如果继续好好刷牙的话,就给你好吃的糖果?孩子们都很喜欢吃。”

 

“蛀牙不是不能吃糖吗?下次我要听Nirvana和Greenday,然后我要知道你用的是什么须后水。”

 

“奖励你只能二选一。”王医生笑着回答。

 

结束完这次的补牙,他对经纪人说:“王医生长得真TM好看。下次看牙是什么时候?”


所以第三次张先生去看医生,王医生的诊室听上去像是摇滚音乐节。路过的人纷纷驻足侧目,还有的愿意停在门口多听几分钟。听到高潮部分的时候,跟着一起手舞足蹈、摇头晃脑。护士小姐在大家兴奋地开始pogo之前帮王医生关上了诊室的门。

 

“这次你想要什么奖励?”结束了第三次补牙,王医生主动问。


 “我想要个男朋友,监督我刷牙。”


“我想你的男朋友会非常乐意这么做。”


我想他也得是我男朋友呀。他心想。


在护士帮忙准备工具,两人空闲的时候,就东一句西一句随便聊聊的。聊聊娱乐八卦,再聊聊时事政治。为什么房价还是这么贵;股市什么时候再次暴涨;如何解决横流的物欲和兜里钱不够的矛盾;养生朋克到底算养生还是算朋克…这些无伤大雅的很有可能也没结论的闲天儿,就是不聊重点,王医生到底喜不喜欢男的…


在最后一次补牙,张先生一鼓作气,问了一个离王医生性向最近的问题。

 

“您一个人过啊?”

 

“怎么又用‘您’了呢?用‘你’称呼我就好了。我一个人住,爸爸妈妈在香港。”

 

“听说您还是单身,家里人没催着找对象吗?”

 

“这要看缘分,不是吗,不能着急哦。您不也是单身吗?如果百科上的信息是准确的话,家里没着急吗?”张先生也用相同的话回答了他。

 

“你喜欢什么样的呢?我的意思是对象?男孩,女孩,长得漂亮的,身材好的,温柔的,幽默的…”发现自己声音越说越小。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豁出去了。

 

“张先生怎么突然对我的私生活这么感兴趣?”

 

“啊不是啊,就是我妈(对不起了妈妈)…那帮…比较关心…未婚…适龄…年轻人…牵个红线啥的。有个不错的女孩…所以…就想问问…男孩也可以…也认识不错的男孩…如果你…如果你…”他发现他说不下去了。

 

“哈哈哈,好吧。我喜欢比我大的,可爱的,努力的,风趣幽默的,有才华的,喜欢音乐的,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很会模仿。染绿色头发也很好,是个哭包也没有关系,如果他很会唱歌就更好了。”王医生看着张先生笑着说。

 

“哦,好吧。这种女孩也挺难找的。”

 

“哈哈哈哈,是啊,女孩是挺难找的。但是我没说是女孩啊。”


“哦,”张先生一脸恍然大悟,“所以…你愿意…”

 

这时候经纪人先生走进来了,“车已经到了,就在门口。”打破了这美好的粉色气氛。车不是每次都到,每次都在门口嘛。这件事有那么重要吗?这有什么非说不可,非得现在告诉我的?我差一点儿就…张先生这样想着,他从没有这么讨厌他经纪人的不合时宜、没眼力见儿过。

 

“抱歉,我还要再嘱咐张先生几句,马上就好。”

 

“没问题,当然医嘱最重要,不然就变成’遗嘱’啦,哈哈。”没人理他的谐音冷笑话,“那我出去等你啦。”经纪人先生对张先生说完就出去了。

 

“知道了快去吧。”

 

“王医生要嘱咐我什么呢?”门关上之后,张先生问。


“我怎么觉得是你有话要对我说喔?”


“哦,那个…我…要开演唱会了,”他把一直放在自己口袋里,已经带有自己体温的小信封塞进王医生的口袋里。如果王医生仔细翻看的话,里面还有他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医生要是有时间赏脸来看啊。”超好的内场位置,最好的位置,最好的角度,不算太近,不会被题词板或灯挡住 ,或需要长时间仰头,弄得脖子好酸;也不算太远,只能看大屏幕,不会被灯牌或前排观众挡住。除了能将他自己的精彩表演一览无余以外,演出前还能从后台入口提前入场,演出结束后还可以从秘密通道进入后区和休息室,有双份大礼包的超VIP票。是经过严谨的数学计算出来的最好的角度,还将王医生的身高作为参数,考虑了进去,是为医生量身挑选的最好位置。张先生想,如果王医生真的来找自己,就邀请他一起吃夜宵。他已经拜托经纪人提前打听好王医师最爱吃的食物了。如果他答应跟自己共进夜宵,要是顺利的话,在一点酒精的作用,浪漫的气氛下,或许还能成功告白呢。


“谢谢你送我礼物,我很开心。好的,如果没有预约,我会去的。”王医生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拿出票,看上去很意外,很惊喜。


对话结束了,房间就一瞬间陷入安静,只剩张先生自己的心跳和电子钟的滴答声。


想到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医生了,张先生又不安又失落,想找点话题多跟医生聊聊,打破这份令人紧张的静谧。


“我牙齿都补好了,为什么偶尔还是疼呢?”


听到张先生还说牙疼,王医生马上严肃起来:“哪里痛?”


“可能亲亲就不痛了。”张先生小声说。

 

“什么?”

 

“没什么。”张先生躲避王医生的目光。


“除了认真刷牙,清洁牙齿,如果你能控制下糖的摄入量,不要总吃甜食就更好了。”

 

“可是我会低血糖呀医生。”

 

“试试这个怎么样?”张先生看着他坐着凳子滑过来,摘下口罩亲在自己的唇上。

 

 “啊?!这是什么意思呢?”


“演唱会结束后我告诉你。”说着又亲了一下在张先生的侧脸上。


有了医生的亲亲,张先生再也不缺糖了,还有了一个会监督自己刷牙的牙医男友。

 



 
评论(1)
热度(10)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