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花吐症+花纹症设定



RPS AU OOC HE G

 

SP←这个作者脑洞非常怪,不寻常,请一定做好心理准备。

 

Jackson Wang/ Wowkie Zhang


Summary: 花吐症是一种常见的恋爱疾病,通常出现在互相暗恋的两个人身上。轻度甜,中度虐,重度死,视两人关系而定(主要跟作者的脑洞有关)。通常只要两人互通心意,亲亲就好了,但是长尾哥为了安全起见,一定要日一日。(←这是作者瞎JB编的世界观)

 



我觉得我得了绝症。

 

他想。

 

他尾巴骨疼。

 

也不是疼,就是酸麻,又酸又麻还有点儿痒痒。

 

他挠了挠,挠一会儿就不痒了。过一会儿就又痒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想去看医生,但是看的地方有些尴尬。

 

看什么科么?皮肤科?骨科?

 

再被传出“大张伟痔疮老毛病又犯了”的新闻就不好了。

 

为什么是又?

 

慢慢四肢开始发麻。

 

从尾骨开始,向全身扩散。

 

然后出现了花纹。

 

刚开始很浅,后来越来越深。

 

像藤蔓,从尾骨出发,包裹了全身。

 

而且最近嗓子总是痒痒的。老想咳嗽。感觉有什么东西卡住。

那天他使劲一咳。

 

是一枚花瓣。非常非常小,非常非常干。

 

是薰衣草的花瓣。

 

开始是花瓣,后来就变成整朵整朵,整支整支的了。

 

嗓子干又痒,喉咙甜又腻。

 

身上也慢慢带着花香。

 

薰衣草的花香。

 

好像信息素的味道。


“嘿,大老师换香水啦?” 周围人都注意到了。

 

不能浪费,把咳出来的薰衣草洗干净后晾干,做成荷包送给亲友。

 

做成小装饰品,放在玻璃瓶里,送给粉丝。


“哟,大老师还喜欢手工啊。”周围人这样说着。

 

还可以熏衣服,泡茶。


自从吐薰衣草开始,

 

感觉自己睡眠质量明显提高。


我是人形吐花机吗?

 

今天吐点这种花,明天吐点那种花。

 

啊,都能开个花店了。

 

真好。

 

今天也一片祥和。

 

不,这一点都不好。

 

“你知道么,有些花甜,有些花苦,还有些花扎。你知道我从我嘴里拿出一朵向日葵是什么心情吗?吐百合的时候,我差点没花粉过敏。”在一次聚会上,他向老友老白抱怨道。


“我觉得你吐什么花跟花语有关。要不你查查?”老白无意中说道。

 

什么都不“靠谱”的老白突然靠谱了一次。


他回忆了一下,开始是薰衣草,渴望爱情; 鳞托菊,永远的爱;文心兰,隐藏的爱……


倒是因为这个病,他学到了不少花语。

 

然后这次是鸢尾花,绝望的爱…


WHAT?!

 

这是什么意思?!


NTM在逗我?

 

我是要死了吗?

 

赶紧上网查一查!

 

百度温馨提示:绝症。您马上就要死了,最多活不过一星期。现在免费为您推送棺材、骨灰盒、墓地的广告。希望您喜欢并五星好评哟!

 

QNMD!

 

大张伟进化----大侦探!

 

首先要知道我暗恋谁。

 

找到他,然后KISS!

 

问题愉快滴解决了。

 

好了,问题来了,我暗恋谁。

 

看向一旁认真看台本的黑发男生。

 

嗯,还是黑发适合他,非常得man~

 

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淡金色,sexy~

 

听说是感冒了,一直戴着口罩。真有社会责任感!

 

戴口罩也帅!


长尾哥在看我耶。


男生用余光偷瞄。

 

被盯得有点脸红,还好有口罩保护,没有露馅。

 

但渐渐升高的温度口罩也遮不住,有点冒汗,


回头看向火辣视线的主人。

 

距离目光接触还有3 2 1~

 

目光被挡住。

 

“Jackson怎么都出汗了?是不是要发烧?”助理姐姐担心地问道。

 

一个姐姐拿来了退热贴,

 

一个姐姐拿来了感冒药,

 

一个姐姐拿来了保温杯,


还有更多的小姐姐围过来表示关心。


360°无死角挡住长尾哥射来的热视线。

 

咻~体温骤降到正常值。


还是很在意长尾哥的目光。


非常有深意的样子。

 

那是什么意思呢?

 

得了花吐症的自己,已经到了重度晚期的地步了。

 

他几乎克制不住,一说话就会吐花。

 

他只能尽量含在嘴里。

 

导演喊“cut”的时候,装作去洗手间,赶紧吐出去。

 

花纹已经蔓延至脖颈。

 

我想我可能快瞒不住了。


他这样想。

 

长尾哥也这样吗?

 

不过哥哥看上去很健康啊。

 

贸然告白不仅会失去这段友情,还可能会伤害到他。

 

宁愿死也不想伤害到他啊。

 

他悲观地想着。


低下了头,注意力又回到了台本上。

 

谁暗恋我?

 

“理论上来说,如果是双暗恋,你吐,对方也会吐。但是如果一先一后的话,就比较难办。我听说有一个先吐,吐到去世,另一个才吐的案例。单恋的话……”老白这样说道。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你的嘴堵住,用大馒头。”

 

 “你试探一下?”

 

“怎么试探?”

 

“我不可能上来就直接问:嘿哥们儿,你花吐吗?正巧我也是。要不咱俩亲亲试试?”

 

“如果他不吐呢?”

 

“如果他就是你那个倒霉案例呢?”

 

“我去世了他才吐?”

 

“或者他是为了别的人而吐?”

 

“现在我们家花儿多得都能开花店了。”

 

事不宜迟,得赶紧解决。

 

“Jackson,我看你感冒很严重啊。不休息真的没关系吗?”

 

他看着他眼前捂得很严实的男生。

 

这种天气还穿高领衫,真的是...真的勇士啊...

 

男生只是摆摆手,笑了笑。指指嗓子,然后开始在手机上打字。

 

哦,原来是感冒嗓子不舒服啊。

 

但是我听着录制的时候没问题啊。

 

有没有可能他的衣服下都是花纹?

 

突然一个想法在脑内炸开。

 

“嘿!谁把好好的玫瑰花扔厕所啦!”

 

大侦探再次上线!

 

之前是Jackson在用洗手间。

 

Jackson一结束一小段录制就跑洗手间。

 

他好像懂了。

 

这次他偷偷跟在他身后。

 

长尾哥好像发现了!

 

但是并不想隐藏,

 

就借此机会让他发现吧。

 

不想再忍耐,不想再等待!

 

在下一个休息间歇,长尾悄悄跟踪Jackson到盥洗室。

 

一阵咳嗽声后,引起连锁反应。

 

代表热恋的红玫瑰出现在Jackson手上。

 

代表“我只钟情你一个”的绿玫瑰出现在长尾哥的手上。

 

后来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你只吐一种吗?我都吐了一个花卉市场了。”长尾哥打趣地问。

 

“看来我们现在可以表演双人口吐莲花啦。”

 

只有长尾哥现在还有心情讲笑话。

 

当天晚上长尾哥就邀请Jackson去他家做客。


长尾哥拿了一把用红丝绸束好的槲寄生,悬挂在屋顶上,自己站在下面。

 

“Jackson!来!”

 

“干什么?”一朵玫瑰。

 

“这还不明显吗?我,你,槲寄生?”

 

“哪儿来的寄槲生?”又一朵玫瑰。

 

“我吐的。”

 

“但是它都不是个花儿!”一朵玫瑰,嗝儿。

 

“今天还不是圣诞节呢。”

 

“所以?”嗝儿,玫瑰,嗝儿。

 

“现在闭嘴马上吻我。”

 

没有什么事儿是一个亲亲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滚一次床单。

 

他俩亲上的时候,长尾感觉腰不酸了,背不痛了,嗓子不干了,喉咙不痒了,连呼吸都通畅了。

 

比感冒瞬间好了的感觉还要好!

 

比打了一个通畅无比的喷嚏还要好!


在结束了一个快要窒息的,绵长而甜蜜的吻之后,长尾哥说:“好了Jackson,我想你已经亲够了,看在我嘴唇红肿的份上,如果你想我明天能见人的话,最好停下。为了确保不会像减肥一样反弹,我想我要带你上床了。”


“现在去床上马上,小男孩儿。”

 

今天不是圣诞节,今天是春节!


治疗效果好像不太好,因为长尾哥的腰又开始酸了,叫了一晚上床的嗓子哑得说不出话。

 

“长尾哥!我觉得我已经彻底好啦!没有花纹也不再吐花。全身充满了活力!比之前还要好!”

 

Jackson就像光明之子一样,眼睛里亮亮的,闪着光。

 

你是好了,我废了。

 

长尾哥被Jackson公主抱走向浴室的时候这样想。

 

相对于被折腾得下不了床,其实花吐也没那么不好。

 

为了怕反弹,又鼓励他多做了几次,这事儿长尾哥才不会说。


当然是因为爱啦!

 

才不是为了治病。

 

这件事长尾哥也不会说。

 

在他吐出第一朵也是最后一朵白铃兰的时候,他知道他俩真的痊愈了。

 

因为白铃兰的花语是:幸福即将到来。


 



Jackson,要适度啊!长尾哥要被你耕坏啦!打桩不是这样打的!

 

Jackson·打桩机·Wang今天也努力耕耘着。

 

 

 

 

 

感谢阅读!

  

这种风格持续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哈哈。感觉自己打通了任督二脉,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可能这个才是真我,哈哈哈哈哈(神经病)



 
评论(11)
热度(54)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