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杀死比尔》AU中死亡篇



黑帮大佬Bill嘎*卧底警探the bride伟


RPS AU OOC HE R Mature


一直都想写“Kill Bill”《杀死比尔》AU,希望能抛砖引玉吧,诶嘿~  


脑洞奇大,我越写越乐。从一个小片段开始,慢慢扩展成一个小故事。充分得到了乐趣,尤其是某些章节,希望在阅读的您也同样得到乐趣。


Warning请您注意:

*Kill Bill的主线剧情

*非常OOC,人物形象完全跑偏,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主要人物都没有死亡,非主要炮灰死亡;

*全员黑化,可能就没人黑化;(狡辩)

*文风可能矫情,幼稚,没意思;

*有些意识流,可能给您带来“这是什么玩意儿”之感,乱七八糟的感觉;

*有一些粗口,一些暴力,没有详细的血腥描写;

*可能有一点强行HE的感觉,BE是不可能的,没有虐(至少作者是这么认为的)


欢迎吐槽,那我们开始啦~


带着批判的眼光看,会得到很多乐趣。----SP


【嘎尾】《杀死比尔》AU上入狱篇


“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他的靶子。怎么你要心甘情愿做他的猎物、他的战利品吗?你就是他的升迁机会。”William说。


“不,他不会的。他爱我。”


“你确定?”


“我十分确定。”


长尾把消息传送到警局,迟迟得不到收网的消息。自己的handler老汪说:“你要是想回来随时都可以。上面说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要再等等。”


“再等下去我就要跟他结婚了。你知道么,他都向我求婚了!”

“这有什么不好,至少说明他现在还信任你,不会杀你。”


“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我要是不答应,他恼羞成怒把我扔海里喂鱼,扔沙漠里喂蜥蜴怎么办?我可是知道他有多少折磨人的法子。跟科幻恐怖小说似的,把书里的情节变成现实是真恐怖。哪个我都不想亲身尝试感受。”


“那你怎么回答他的?”


“我说再等等,我再考虑考虑。黑帮小王子向我求婚,我不仅没有马上答应点头说’好好好’,跪下谢恩,感激涕零,还说要多几天时间考虑考虑,我是嫌命长不想活了吗?我都怀疑我是怎么活到现在还在跟你通信的,我都不知道我那天是怎么走回房间的。”


老汪叹了口气,“要么你现在回来,要么趁你还没有暴露,继续搜集他们兄弟俩其他犯罪证据。我不想你死,但是上面说不让轻举妄动。”


“不让轻举妄动的意思就是像死鱼一样一动不动吗?这是守株待兔的意思吗?别忘了你们还有一个卧底在里面!undercover就应该保持under!cover!我天天提心吊胆,担心自己身份暴露,担心自己的屁股。如果身份暴露就赏我一颗子弹吃,我真是十分感谢他八辈儿祖宗。但是我刚进去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背叛的下场了,非常直白,除非我能现场怀孕,怀了他的骨肉…不,我想多了,这也不可能轻易放过我的。就算我想,我也没这功能。他是个面善心狠的人。他对自己都狠,冬练三九冬泳,夏练三伏长跑。我如坐针毡,他热辣的眼神盯得我毛骨悚然,腰部以上冒汗,腰部以下冒火。他一看我,我就胃疼、心脏疼、腿软、腰酸、屁股疼,字面意思,冷汗直流,老想尿尿,这辈子没这么怂过。我每天我都紧张得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比在牢里的时候还紧张。他超热情,一点都不冷淡,都TM是装的。我觉得就算我不暴露,再这样下去长此以往,身体也吃不消,也要壮烈牺牲了。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我现在非常地不知所措。”


“你拒绝他啊。”


“这真的很难拒绝。”拒绝黑帮小王子?疯了吧!他TM超辣的,我可拒绝不了。那脸、那腰、那屁股,让我在床上躺三天我都愿意。他舔舔嘴唇我都能射出来。更甭提他的吻技一级棒的。这话他可不敢跟自己的handler讲。信息量太大。


“你们俩睡在一起吗?”


”有的时候。我有自己的房间,大部分时候分房睡。但是不代表他不会过来。每次我要传消息的时候,他都会回避,让我独处独自一个人。好像他都知道的样子,我心里很害怕他其实知道。


Jackson给长尾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好像是如果不是他的话,他会认为Jackson是个无性恋。不是说他没有性欲或是不能硬,而是没那个兴趣硬,没有人能激起他的兴致,而自己有幸成为那个能勾起他兴趣的人。


在结束一轮亲密的性爱后,Jackson亲吻着长尾的耳垂,在他耳边温柔细语,“我们使彼此完整。”


然后长尾把这些全TM搞砸了。


他收集到足够定罪的证据之后,就从Jackson身边消失了。


“我只跟他谈,如果你想我供认不讳的话。没有监控,没有录音,没有律师,只有他和我两个人。你们也别在镜子后面看。你们可以殴打我,折磨我,但是除此之外你们什么都得不到。”被请去喝茶的Jackson是这么跟审讯他的人说的。


“你不必须答应,这可能是个陷阱。他肯定是要进去的。另外一间监狱,一个没有他势力的监狱,他在里面不会过得很舒坦的。”老汪说。


“然后我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再派一个卧底去他身边送死吗?我不认为他对下一个卧底会像对我那么友善,虽然我也不觉得他有多友善,如果你把那称作是友善的话。”他想说挨艹,单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我得去。”他最后说。


四十八小时连续不停的审问让他憔悴许多。帅气依旧的脸,眼睛满是血丝,下巴上冒出青色的胡茬,显得他更有男人味了。他看上去疲惫不堪,已经到极限了。双手被锁链拷在桌子上,一段穿过桌子上的金属环,长长的锁链垂到桌子下。


长尾进去的时候,Jackson上下打量着他,从胸前的警章,到腰间的手铐、配枪。露出一抹玩味的笑,瞬间又恢复淡漠与疲倦。


互相试探性地凝视对方,谁都没有率先打破这份平静,都等待对方先开口。最后还是Jackson先开了口:“又见面了,斑斑,或者说张伟警探。你不向我正式做一次自我介绍吗?”


“难道不自我介绍,你就不认识我?你不会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不信。即使之前不知道,现在也应该知道。”他把之前他说给他听的话还给他。“你叫我来,我来了,你说吧。”


他看向长尾身后的镜子,没有理长尾的话。“他们还在盯着看吗?”


“没有。你说你只会跟我说,让他们回避。他们回避了,没有录像也没有录音。”


“嗯,真安心啊。怎么这么乖,一点都不像他们。”他对镜子招招手,当然没人回应他。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扶着脸,懒洋洋地好像要打瞌睡。“我可以要一杯咖啡吗?我困死了。他们审问了我好久好久都不让我休息。”他可怜兮兮地说,希望博得他的同情。


他知道他在演戏。“没有咖啡。”


“是你们说要请我喝咖啡的。到现在连水都没有。”


“不老实交代就没有水。”


“我嗓子干,说不出。”


“那就别说。”


“我正在这样做。”


斑斑气鼓鼓地出去了。再进来的时候拿来一杯咖啡和和一些小饼干。“就只这些。小饼干我是管同事要的。别挑,我知道肯定连监狱里的都不如。”


“谢谢你,还是你对我好。”喝着速溶咖啡,就着小饼干,他觉得自己的胃舒服多了。


“你怎么知道?”


“知道什么?你是警察?一开始就知道。”他把喝完的咖啡杯和空了的纸盘放到一边。


“那你怎么…?”他很惊诧。


“没弄死你?你进来前一周,我就拿到你所有的资料了。Wow!我得说相当漂亮的简历!真的很厉害!令人刮目相看,眼前一亮!尤其是传销案的那个,要我说真的精彩极了。但是,我还是想听你说,亲口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他直视他的眼睛,想要看穿他的灵魂。


他得到的只有沉默。“亲口告诉我说你是警察就这么难吗?”


长尾率先在Jackson真诚的目光下败下阵来。“…我是警察。好了吗?你满意了吗?”


“可我还是喜欢你。我知道你是警察,可我还是喜欢你,你偷偷给警方传递消息,我还是喜欢你,你为了任务答应我的求婚,背叛我,我还是爱你。”


长尾听不下去了,他开始感到愧疚。他知道他不能也不应该感到愧疚。他为什么要感到愧疚?!他居然感到愧疚?“我们能绕过这些,打开天窗说亮话吗?”


“你有听过‘bad blood’这首歌吗?”


“没听过。”他冷淡地打断。


“…you know it used to be mad love…so take a look what you’ve done…”他轻声哼着,“我觉得在唱现在的我们。感觉跟我们现在的状况很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等长尾提问,“我原谅你…所以你也会原谅我吗?”


“什么意思?”


“我可能开始比较生你的气,后来就知道到底应该气谁了。我不后悔我信任过你。即使我们经历了这些,也许将来还会经历更多,我还是喜欢着你。哎呀,这么说显得我真的太可怜了。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不想留有遗憾。”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含着泪水。长尾一方面被他感动,一方面又告诫着自己这可能是他的谎言。谁都知道他演戏能有多好。“这段时间我还是很开心的,感谢你的陪伴。可能要离开你一阵子,我也会想你的。我希望你能想我,但是不要太想我。”


他们都知道离开代表着什么。


死亡。


“你在筹划什么?”


“你想要提示吗?你知道《参孙和大利拉》的故事吗?提示就在这个故事里面,自己想。”


“你是在说你自己是英雄还是你马上就要瞎了?”他看向他充满血丝的眼睛,尽量让自己冷酷无情,毫无怜悯。“别骗你自己了。你就是个狡猾的小骗子,躲在你哥哥身后的胆小鬼。没有你哥哥你什么都不是。”他说着过激的话,想激怒他,想逼他开口。


Jackson自顾自地说,“参孙爱上敌方的女孩大利拉,告诉了她自己的秘密。他因为这个秘密失去了神力,成为敌人的阶下囚。但我完全不是参孙,因为我有个好哥哥。而他总是对的,甚至是关于你的事。”


“什么关于我的事?不过我觉得这次你哥哥错了,你觉得呢?”


Jackson不置可否,“我曾经给过你一把武器,一把可以伤害我的,最完美的武器。我曾经把我最柔弱的部分暴露给你,我以为我们使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使对方完整。我曾认为你不会伤害我。我以我的生命为赌注,堵上一切,然后我输得一败涂地。我愿赌服输。我不后悔我们曾在一起,我不后悔我选择过你。”


他注意到他用的都是过去式。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什么都不干。你看,”他甩甩手腕上的铁链,“我被拷着呢。不过我可以问一下现在几点了吗,如果你不介意告诉我的话?”


“你为什么要知道时间?”他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他们把我的手表收走了。”他无辜地说。给他看自己雪白、细嫩的手腕,能令二百斤的壮汉窒息的手腕。他看长尾不为所动,“拜托行行好,告诉我时间。”他可怜兮兮地乞求到。


他还是告诉了他时间。


他了然于心,“我哥哥说我不会被请喝咖啡超过四十八小时,看来我们还有点时间。”


“你想什么鬼点子呢?”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没爱过。”他用他最冰冷的语气说。


“哦,好吧,但是并不是这个问题。”Jackson尴尬地笑笑,“我想问,如果这是世界末日,你愿意与我远走高飞吗?”


“可惜这不是。”


“不过好像你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他自问自答,“我自作多情了。”


“如果你什么都不想说我就走了。”


“我还会再见到你吗?你想再见到我吗?”


不会了。


“在证人席,也许。”


他突然站了起来,长尾马上警觉起来,盯着他。“我能再亲亲你吗?作为践行之吻?”长尾知道这可能是他能见的他活着的最后几面了。他没忍住,贴着他的嘴唇,给了Jackson一个苦涩的告别吻。在Jackson亲吻他的时候,他感受到他苦咖啡味道的嘴唇,他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他。


Jackson走近他,走到金属链允许他走得最远的距离。“给我们最后一个拥抱吧。拜托了,帮我解开手铐吧,拜托了。”他在他耳边轻声细语。


他好像被蛊惑了一般,明知理智告诉他不要,还是解开了他的手铐。


他搂着他,“你有没有听说过不要带枪见你的敌人,与不要硬着和跟你有性张力的人见面同样重要这种说法吗?而我想我们两条都占了。遗憾你在念警校的时候,你的老师没有告诉过你。带枪是你第一个错误。而第二个错误…”他色气地对他的耳朵呵气,“我待会儿告诉你。”


等长尾反应过来,想要挣脱Jackson的拥抱,已经来不及了。


在停电的一刹那,是他人生里最糟糕,最难捱,最漫长的十分钟,或者五分钟。他觉得一切都是慢镜头,却又快得可怕。室内的灯突然熄灭,几盏应急灯微弱地闪着。


艹他的!关键时刻掉链子!


停电的同时,Jackson快速拔出了长尾的手枪,狠狠地砸在他的太阳穴上,他觉得头骨都要碎了,或者至少脑震荡,疼得要死。Jackson又摸走了他的手铐和钥匙,将手铐扣在了长尾和自己的手腕上,把长尾的那一只“咔咔”扣到最紧。他打开枪的保险,抵着他的额头。“抱歉宝贝儿,我也不想的。可能要辛苦你一下了。”


他能看他到他脸上疯狂嚣张的大笑,闪烁的红光夹杂着安全出口指示灯的绿色。应该出现的报警器的尖叫声,吵得人要失聪的警笛声,却一个都没有,他什么都听不见。他身后的人像是演练了无数遍一般灵巧,推着他往出口跑去。一路上还有闪光弹和催泪瓦斯。


他到底是怎么在闪光弹和催泪瓦斯的双重作用下,还能找到方向的呢?嘿,他什么时候戴上的防毒面具!我都要被呛死、闪死了!哦!他计划好的,这个混蛋!TM都是在玩儿我!这个欠艹玩意儿!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走廊上空无一人。 一个人都没有。


被枪托敲破了头,自己的手和他的手被拷在一起,脑袋上抵着一把上膛的枪,他不知道他是怎么被挟持着上了天台的。他看见一台已经启动的直升机在等着他们,没等反应过来就又被带上直升机。这TM是在拍电影吗?这是只能在电影里出现的情节。已经被关押的嫌疑人还能跑了?还这么戏剧化?


Jackson解开了手铐,把手枪扔在一边。


“你逃不出去的!这里都是警察!”


耳朵里都是直升机启动的桨片发出的噪音,他只能凭借他嘴唇的动作,判断他说了什么。


“我没想逃出去!”他对他喊。


“如果这是世界末日,你愿意与我勇闯天涯吗?”他这样问。“抛弃一切,跟我走吧!” 他向他伸出了手,在已经启动的直升机里,他这样请求他。


“不。”长尾拒绝了。跟他一起回答的还有一声枪响和一个破碎的肩膀。他冲过去捡起Jackson扔到地上的手枪,毫不犹豫地对他开了枪。子弹击穿了Jackson的肩膀,他向后倒去。


长尾纵身跳下直升机,跌落在楼顶上,在地面上翻滚着,他向后看去,是滚滚浓烟。可能那颗子弹穿过Jackson的肩膀打中了直升机的引擎。直升机在他身后瞬间爆炸,火光四射,什么都看不见。他眼怔怔地看着直升机冒烟、着火、爆炸,却什么都没有做。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一片血雾、浓烟和直升机的碎片。


他曾经的爱与直升机一起燃尽在这火焰里。


他杀了他。


之后,长尾选择加入证人保护计划,被很好地保护了起来,隐姓埋名,去了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了新生活。


失去了犯罪嫌疑人,案子也似乎不了了之,自然被封存起来。



感谢阅读!



 
评论(8)
热度(20)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