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杀死比尔》AU下复仇篇



黑帮大佬Bill嘎*卧底警探the bride伟


RPS AU OOC HE R Mature


一直都想写“Kill Bill”《杀死比尔》AU,希望能抛砖引玉吧,诶嘿~  


脑洞奇大,我越写越乐。从一个小片段开始,慢慢扩展成一个小故事。充分得到了乐趣,尤其是某些章节,希望在阅读的您也同样得到乐趣。


Warning请您注意:

*Kill Bill的主线剧情;

*非常OOC,人物形象完全跑偏,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主要人物都没有死亡,非主要炮灰死亡;

*全员黑化,可能就没人黑化;(狡辩)

*文风可能矫情,幼稚,没意思;

*有些意识流,可能给您带来“这是什么玩意儿”之感,乱七八糟的感觉;

*有一些粗口,一些暴力,没有详细的血腥描写;

*可能有一点强行HE的感觉,BE是不可能的,没有虐(至少作者是这么认为的)


欢迎吐槽,那我们开始啦~


带着批判的眼光看,会得到很多乐趣。----SP



【嘎尾】《杀死比尔》AU上入狱篇


【嘎尾】《杀死比尔》AU中死亡篇




长尾为警方传递消息的时候,他装作不知道;长尾暴露的时候,他选择替他隐瞒;他背叛他的时候,他仍把他护在自己的羽翼下。直到他在他肩膀上开一个洞,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死亡。


“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他的靶子。怎么你要心甘情愿做他的猎物、他的战利品吗?你就是他的升迁机会。”


“不,他不会的。他爱我。”


“你确定?”


“我十分确定。”


“作为一个弹无虚发的神枪手,他没有直接在我脑袋上开个洞,我很感谢他。”


“但是他让你烧了一个星期,因为你的肩伤。”


“他会付出代价的。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我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礼物,他会喜欢的。一定会的。”



“你会成为你以前最痛恨、最鄙视、最看不起的人。这就是我对你的复仇。最后,你会成为我,阳光的阴暗面。”Jackson对着一张照片自言自语,饱含深情地亲在了照片上的人的唇上。那是一张长尾穿警服的证件照。


“……说爱你,多少次都不过分。只有在你面前,一切人之丰富的情感都变得矫情。想对你说出“我喜欢你”的这种心情,膨胀到无以复加,充满了我的心,我的身体。仅仅是想到你就会开心一整天…眷恋着你的想法侵蚀着我…是时候放手了,我想解放我自己,也许这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


JM向您致以最真挚的问候,并祝您新婚快乐。


爱你的…”


他把写好的信折好,放入精美的信封里。用花体字写下了收件人的姓名,以红色蜡油封好,用自己名字缩写的邮戳封缄。


他站在礼堂的外面,听到幸福的钟声敲响第十三下。


“现在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牧师高声宣布。


看着这对幸福的新人,听着周围亲朋好友的祝福,他喉咙酸痛,眼眶酸涩,没有勇气哪怕发出一个音节。他跌跌撞撞地走出礼堂,绕道后面,扶着墙干呕。


再见我的爱人,让过去的随风而逝吧。不过那是以前的Jackson。现在的Jackson眦睚必报。他尽快镇定下来,走向花园门口的助手们。


“你还好吗,先生? ”他们关心地问着。


“清场。”他用冰冷的声音对他们下达命令。


持续十五分钟的扫射之后是大爆炸,教堂直接夷为平地。


他走近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跪在他的面前,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膝上,轻柔地爱抚他的面庞,拿手帕轻轻拭去他脸上尚未干涸的血。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双指抚在他的眼皮上,“睡吧。我就是来还你人情的。现在我们扯平了。希望你喜欢这份新婚礼物,它叫死亡。”他在已经昏迷的他的耳边轻轻说。“如果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你还会原谅我吗?”说完后,他把信塞进他的西服内袋。


新郎一夜之间失去一切,朋友、亲人、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从昏迷中醒来后,他的内心只剩下复仇。


“他知道只有你们知道我的秘密。如果你们选择保密,最好把它一直带到坟墓,因为他必会找到你们,哪怕掘地三尺,把你们折磨致死,也要得到他想要的。如果你们无法保守我的秘密,我会杀了你们。我的狙击手会喂你们最亲爱的人子弹吃,直到把他们喂成筛子。别紧张,只是死亡而已,是人就会死。坏孩子淘气就要受到惩罚。虽然剧透了一点,失去自己探寻的趣味…不过就这样吧,好好享受。你们现在可以跑了,祝你们好运,先生们。”jackson冷笑着,对面前跪着的,被五花大绑的叛徒说。


游戏开始了,亲爱的。


做坏事,就要付出代价。而他们的生命就是Jackson索要的代价。这是Jackson的报复,也是长尾的复仇。就如Jackson计划的那样,长尾找到每一个背叛者,把他们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告诉我他在哪儿?!”男人大声说着。空荡的废弃工厂回荡着男人愤怒的咆哮声和另一个男人的求饶声。


“我真的不知道!求你放了我吧!”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我发誓!”


之后是持续的尖叫和鞭笞的声音。


“对你挥鞭子我能干一天。不如给我们彼此节省下时间,告诉我他在哪儿。”


“我死也不会说的。”


“好吧,这是你选的。”


第二个人全身被泼了汽油,伴随着尖叫声,葬身火海。


“你会下地狱的!”


“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相信上帝吗?”


“信信信…信吗?”


被一枪打烂了性器。他接着问下一个人:“你相信上帝吗?”


“不不不…不信吗?”男人结巴着,浑身打着哆嗦。


“那你信玉皇大帝吗?”


“我我我…”男人彻底吓尿了。


“你还是这么没出息,”看着他湿了的裤子,和从椅子上淌到地上的液体。“不过算了。至少你能见到阎王爷,替我向他问好。”枪口伸进他的嘴里,之后是溅在身后雪白墙上的红色。


敲碎了第二个膝盖骨的时候,被绑住的男人终于不再沉默,破口大骂起来:“你也是叛徒,你也背叛了他!你以为你就多纯洁无辜?!谁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他的信任的,怎么跟他搞上的?!你跟我们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我们不卖屁股而已。你为了你的任务还有什么不能卖的?!你只是他一条玩腻的发春的母狗而已。曾经当过卧底的人,归队后你以为还会像以前一样跟你的警察同僚亲密无间吗?他们再不会百分百相信你,永远都对你有所保留。没被他的人追杀只是因为他下令留你一条狗命,就像我们一样,你个蠢货。你以为他真爱你?等着被你杀?!他在下一盘大棋,而你我都是他的棋子罢了。他还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他在玩儿你,报复你。你别以为你有多聪明!你也只不过按照他的计划,当他的刽子手,当他的玩物,一步一步走进他的陷阱,他的局。而你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永远在他的计划中。警察也不会帮你。走到这一步你还有什么退路吗?他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早就赢了。而你一无所知。”另一个男人也跟着叫嚣,想着摧毁他的意志。


长尾脑子乱乱的,懵懵的,“什么惊喜?”


“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们。你等着看吧,真相会撕碎你的心。”


“我之前还以为你是哑巴。但是很遗憾,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回答错误。”他拿起准备好的扳手,而面前的人只能继续歇斯底里地哭嚎,直到他给出正确答案。


他敲碎每一个知情人的膝盖骨,拔出他们的牙齿,踩碎他们的眼球,在他们的气管里滴入水银,用他从Jackson身上学来的非人的招数虐待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拼上性命,以套取Jackson的藏身之所。最后用汽油桶送他们见阎王。


“他很近了。他就快找到你了,找到你们了。”William说。


“嗯,我知道。幸运的话,再有一个月他就会出现在这里。他应该真没少杀人才能效率这么高。这太不像他的作风啦。我简直等不及了!我都能想象他看到我的表情!…不,我想象不到…这太精彩、太难想象了。”


“他可能都杀红眼了。保证别让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好吗?我相信他不会刻意控制自己给你脑袋上开个洞。”


“哦,不会的,这一天我等太久了。我迫不及待想见到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给我们准备了一个完美的计划。等他找到我,他也是我们的人了。”他欢快地说。“我想他已经受够这些把戏了,该给他点奖励了。”


“哈,好吧。如果你需要我就给我打电话。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当然,谢谢你哥哥。我知道我总能依靠你。”


“别跟上次似的把自己玩儿死好吗?别再让我操心了,都是当爸爸的人了。”


“当然不,都是当爸爸的人了。”

 


他紧张地站在门外,听着门内的欢声笑语,想到里面就是无数个夜晚令自己心心念念,又爱又恨,想要置之死地的人,他的复仇对象。欢闹声渐渐安静下去,他把手小心翼翼地放在门把手上。门居然没锁,他轻轻推开门。


“砰!”一枪正中脑门儿。玩具镖正正黏在长尾自己的额头上。

“Gotcha!”


“正中靶心!”年轻人兴奋地说。他单膝跪在地上,手里握着玩具手枪,手把着手教怀里的小女孩射击。


“斑斑!好久不见,想死我啦。你想我了吗?叫daddy!”指着面前举着枪的人对怀里的小女孩说。


“是dada!”小女孩也十分兴奋,想跑过去抱住门外的男人。


“就说daddy没死,一定会找到我们哒!”


“真的是好久不见。想,想TMD立马干死你。”长尾揪下自己脑门儿上的玩具镖。


“Shshsh…”他立起食指在依然秀色可餐的唇边,“有小朋友在呢。别在你女儿面前那么做。”他温柔地小声说。


“我的女儿?”他看着自己怀里的小女孩,疑惑着…除了自己在那场灾难中侥幸活了下来,他的亲友全部丧生。他为此自责着,愧疚着,发誓要报仇。


“Daddy你可以把你的枪收起来一下下嘛。”


“看daddy还自己带了玩具来。”指了指长尾手里的枪,对自己的小女儿说。


Jackson抬手看了眼手表,“啊现在很晚啦,要去休息啦。Daddy也会跟我们一起,来吧宝贝儿。”对自己的小女儿伸出手,小女孩又回到了Jackson的怀里。


长尾在困惑中不发一语。无数问题扎成一堆,好像乘坐高峰时间的地铁,互相挤来挤去,挤满他的脑袋,又像蜜蜂围着蜂巢转一样嗡嗡嗡,嗡嗡嗡地吵闹着,扰乱他的内心。他的胸腔又热又胀,好像要爆炸。


他们陪着自己的女儿喝了热的甜牛奶,又认真刷了牙。在床上念完一个睡前故事,唱完一首摇篮曲。年轻人又让男人多陪了小女儿一会儿。男人把小姑娘怜爱地抱在怀里,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


“我明天还能看到dada吗?”小女儿打着哈欠,揉着眼睛问。


“会的,只要你早点睡。”


“dada你还会离开我们吗?你都去哪儿了?”


“不会,我哪儿都不去了。”亲了亲女儿的额头,帮女儿掖好被子,才关了床头灯,安静地退了出去,关上门。


Jackson看得出他有疑问,“我们出去说。”他起身领他去了厨房。那是一个非常大的,连着餐厅的开放式厨房。他第一次踩点,就是从那里翻进来的。


Jackson先开了口,“我猜你有问题,但是这次我要先问。你随便坐。”指了指餐厅里的椅子。“你喝什么?我这次没有忘记先问你。”他冲他笑笑。


他的话让长尾回忆起他们第一次在图书馆的交谈,他也是这么说的。“我什么都不喝。”


他没理他,“我不会下毒的,这太简单了,无趣又没有挑战性。起泡酒,红葡萄酒,白葡萄酒?还是绿茶?这么多年口味依然没变吗?抱歉,我这里只有酒。”他转身,熟练地开着酒,从柜门里拿出一只香槟杯,一只胖胖的勃艮第红酒杯,给身后的人倒了一杯起泡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长尾趁他背过身,把刀架里的一只水果刀塞入怀里。


“别偷拿我的刀好吗?”他突然说,“这是一整套,丢一只很难配的。”把香槟杯递过去,看对方迟迟不接,就放到离他最近的吧台上。自己也坐上一把高脚凳,看着香槟杯里的气泡出神。摇了摇手里的勃艮第红酒杯,喝了一口,“呃,真酸。你不喝么?”


长尾紧绷着身体,举着枪指着Jackson,站在桌子的另一边,“不要接受陌生人倒的酒。你小时候你妈妈没跟你说过吗?”


“妈妈还说过不要跟陌生人上床,你不是也干了?你还好吗?你看起来…瘦了。”


“托你的福,我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了。”


“跟我讲讲你的近况如何?老举着枪你不累吗?如果你一定要杀了我,而我注定死于你的枪下,你难道不想满足一下我这个将死之人的遗愿吗?跟我聊一下?我非常想你。做梦都在想你。”


“哼,在想怎么杀了我吧。”


“要是想杀你,婚礼的时候就直接动手了,还用等到今天你用枪指着我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那个时候动手?留我一命找你复仇?这是你的恶趣味还是什么邪恶计划?”


“什么都没有,实际上我非常开心你能来看我们,未婚夫。你的婚礼怎么样?喜欢我给你准备的新婚礼物吗?为什么不坐下来,喝点东西,随便聊聊?就当打发时间?像过去一样。”


“好得不能再好了。多谢你关心。我今天就是来上门回礼的。我为什么要跟你聊天打发时间?你难道在指望我跟你旧情复燃吗?”


“为什么不?我能看出你还喜欢着我。只要你还喜欢着我,我就有资本有恃无恐。”他对他调皮地眨眨眼睛。“证据就是——你到现在都没崩了我。”


“别转移话题!”他大声说。“你拖延时间是在等谁吗?等你的救兵?”


“我没有救兵。好人才叫救兵。我们一般都叫救命。”


他俨然没有被这个笑话逗笑。


“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你都知道些什么?”


“反派死于话多。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那为什么你还没有一枪打穿我的颅骨呢,鉴于你已经打穿过我肩膀一次了?你该不会下不去手了吧。心慈手软了?这很不像你。”Jackson沿着桌子走过去,摸在长尾的手腕上,他的瞳孔放大,脉搏狂跳,“告诉我,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


Jackson看他神情有一丝松动,“你难道不想了解一下你的小女儿的生活吗?女儿也很想你,我们总是谈到你。你肯定有很多想问的,尽管向我开炮吧。”他看得出他眼中的渴望,“不过在这之前,要先满足我的愿望。让我开心开心,在跟我那久别重逢的未婚夫续完旧,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之后,”他停顿了一下,“就做你想做的。”


“不过我想到时候你就会改变主意了。”他小声补充到。


“好吧,那么我要热可可,这大冬天太TM冻人。”一屁股坐上高脚凳,把手枪“啪”地拍在桌上。“别想玩儿什么把戏,动什么歪脑筋。”把面前的起泡酒一口闷。


“这就来。不敢不敢。随便一说,你妈妈说的是对的,别喝陌生人给你的酒。”


长尾的脸瞬间绿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Jackson。


“我开玩笑的。吓到你了吧!”



“你花了多少时间调查才找到我们?我猜至少有两年。”


“三年零十个月。”长尾握着盛着满满热巧的马克杯,喝了一大口。他做的热巧还是那么甜腻,上面浮着好几颗棉花糖。


“居然已经这么久了!什么耽误了你?技术退步了?如果你对他们像对我一样上心,应该很快就找到答案才是…告诉我张警探,你杀人了吗,为了我?”他笑眯眯地说。


长尾阴森森瞪了他一眼。


他吐吐舌头,“别那么看着我,你的手段真的很残忍。到底从谁那儿学的?但是我喜欢,不愧是我爱上的人。”他注意到他用的不是过去式。他还喜欢着自己吗?“然后我就在想,这么优秀的一位警探,努力、坚韧、执着、不择手段,如果被坏人引诱了会怎样,如果跟坏人有了小孩会怎样。那他还会是一个优秀的警探吗?”


长尾瞬间紧张了起来,“那你得到答案了吗?”


“优秀的警探是不会被诱惑的。他会追你到天涯海角,想方设法干死你。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优秀的警探,他会回赠你一个被打穿的肩膀和破碎的内心。但是我想你当时是想要我的命。我还要感谢你只是打碎了我的肩膀。”


他有些不忍,闷闷地说,“…我希望你已经得到了教训。”


“没错,这件事告诉我,如果一个警察对你打开大腿,别艹他。但是谁会拒绝这个诱惑呢?那可是人民公仆,正义的化身,反正我不会。”他摊开手,无所谓地耸耸肩,“现在该你问了。”


“女儿是…?”


“她是你的女儿。是你跟…”


“闭嘴!你TMD闭嘴!你怎么敢…怎么敢说出她的名字!”


“…你跟我的女儿。她是代孕妈妈,对我来说也是抢我未婚夫的bitch。那时候我联系不到你。我猜是证人保护计划?你远走高飞、逍遥快活去了,把决定权交给我,就不要怪我的决定残忍、不合你心意。她拿我们女儿的生命和你的生命要挟我,我能怎么办呢?别忘了当时我经历了一场直升机大爆炸,肩膀上还带着洞呢。说到这件事,之后我还发了一星期烧,真要托你的福,谢谢您了。”


听到这里,长尾内心不能不说是十分担心与后悔的,“我…我很抱歉…”


“省省吧,你才不抱歉。”


“我的孩子早就死了,跟她一起!被你杀死了!”他压低着声音,声音里充满了悲伤、愤怒与凄苦。


“她是不是你的女儿,你不再好好查查,确认一下?我以为你早就弄清楚了一切,看来还差得远。也许是你自己搞错了。你可以慢慢查,等你弄明白了,可以明天再来呀。我们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等你。如果你想,我可以给你看亲子鉴定报告,就在楼上,我的卧室。”


“不用了,死无对证,随你怎么说…你的伤…还好吗?”听了Jackson的话,长尾的心竟有些动摇。


“早好了,但是我的心一直在滴血。我曾那么孤独,那么思念你,而你又在哪里呢?在谁的怀抱里,谁的被窝里呢?谁陪你喝着绿茶,谁喂你吃着炸鸡?我非常嫉妒。没有人能让我如此嫉妒,除了关于你的事。”他瞥了一眼,冲他翘了翘嘴角,挤出一个冷酷的笑容。“好了,现在让我们聊聊你吧。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怎么处理那些人的?”



“…姓梁的嘴真TM严,骨头真TM硬。”


“我猜你打碎了他的牙他才会说。”


“我拔了他所有的牙,没打麻药,还敲碎了他身上每一块骨头作为感谢。”


“哈哈哈哈,是你会干出来的事儿,哈哈哈哈。”他笑得非常开心。


“姓宋的你是怎么处理的?”



Jackson煮的一锅热可可都已见底,加了一点奶油威士忌的热可可让人晕乎乎的,还有一种暖暖的幸福感,从胃慢慢流向全身。


“我看你已经喝好了,我们出去吧,办你该办的事。”


他俩像是要决斗的牛仔,面对面站在漆黑的后院里。只有天上的星月和篱笆丛下的地灯还有点点光亮。


“你装了消音器,非常好的选择,不用怕搞砸了把警察招来,哦,你就是警察,张伟警探。”


“你以为你是谁?就那么令人难忘?”他一步步地缓慢走向他,握住他的手枪,将手枪顶在自己的心脏。“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还爱着你吧?直接开枪吧,我没穿防弹衣。但是事后清理好吗,我不想吓到她。”


他们在博弈。


“嗨宝贝儿!快去睡觉啦。”他冲二层的宝宝打着招呼。小女儿偷偷起来趴在窗边上看着他们,也向两个爸爸招手。


“别当着女儿的面,会留下心理阴影的。”他轻声细语,对他微笑。


“她的眼睛很漂亮,像你,鼻子像我。”


尽管长尾的枪管依旧顶着他的胸膛,但是他能感觉到他的手因为他刚才的那番话远没有之前那么稳了。


“你不会开枪,如果开枪的话,就真的忘不掉我了。”


“你怎么下来啦?不是说要睡觉吗?”他有些微怒,对他身后说。


长尾转身向自己身后看去。


大意了!


“但是我会。”年轻人趁他一个不注意夺下枪,冲他开了一枪又一枪。“这一枪是因为你背叛我,跟那个bitch跑了!这一枪是因为你竟然还要跟她结婚!这一枪是因为是你居然现在才来看我们!你让我这么想你!这枪居然真的有子弹,还上了膛,你真的想杀我!而这一枪…你做了这么多,而我还是爱你。”子弹擦着他的脸颊,他的肩膀,他的胳膊,他的大腿打入他身后的矮树丛。打完最后一枪,他把打空的手枪枪扔到一边,大步走过去深吻着他,深吻着这个他几年没见的人,爱恋随着他的嘴唇、他身上的温度,传递到长尾的心房。


长尾任由他吻着,在他快喘不过来气的时候Jackson放开他,长尾喘息着,“没人教过你,跟别人拥抱之前要搜身的吗?”说着掏出藏在怀里的匕首狠狠刺向他的心脏。


“你总是这么凶,像一只炸毛的猫咪,服一次软不行吗?一点都不可爱。”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


Jackson快速跳开他的攻击范围,掏出藏在身上的甩棍。他知道他的弱点,他专门攻击他的弱点。三百招内,Jackson倒在了他的身下。“有这时间我倒是想花在床上跟你过招。”他喘着,额上晶莹的汗水反着光。


“你放水了。”


“我没有。”


“你放了。”


“我不想打到明天。”


“夜宵?”Jackson向长尾伸出手,让长尾拉他起来。


“我早饿了。”


“我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芝士汉堡。”


“那是你最爱吃的。”


“我并没有原谅你。”


“那我就再道一次歉。”


“也许在你眼里,我不是个理想的伴侣,但是如果有可能,我愿意为你,为我们的小女儿奉献一切。”


“包括你的生命?”


“包括我的生命。你和她就是我的生命。”


“我也是一样。”


他狠狠按住他的腿,锁住他的手腕,下半身粗暴地进入他,顶弄他,带他一次次达到高潮。长尾被他艹得汁水四溢,双腿主动夹紧他的腰,下面饥渴地咬着他,随他颠鸾倒凤。与下半身的粗暴完全不同的是,许许多多温柔的轻吻密密麻麻落在长尾的脸上、唇上、锁骨上、胸口上,以这种方式诉说着他的爱意。他的汗滴在他的身上,就像他的泪滴在他的身上一样多。高潮过后,他倒在他身上,他的胸挨着他的胸,心贴着他的心,那是他们心与心最近的距离。


我会用一生的时间陪伴你,守护我们的女儿。


第二天清晨,长尾穿着Jackson最喜欢的那件丝绸睡袍,起来去厨房喝水的时候,一点儿不奇怪看到William坐在餐桌边上。


“你好小刺猬。”William拿枪指着他。


“你也早上好William,Jackson还在睡。”长尾腰带松松垮垮地系在腰上。头上未擦干的水滴滴在搭在肩膀上的白色纯棉毛巾上。


“你看上去很冷静。”


“也许是因为你看上去不吓人。我应该被吓坏吗?”


“你应该。”他上了膛。


“那我真是好怕怕呀。”


“你觉得一个人踏入同一个陷阱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看着他,没说话。


“我会永远盯着你的。如果你不乖,再背叛他,我就把你做成肉饼。”William恶狠狠地说。


第二天早上William陪小侄女一起吃了早饭,大家其乐融融,都很开心。


多么美好的一个早晨,但是他们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祝大家节日快乐呀!(SP有自己独家作弊技巧。)


可能还有bug,先这样吧,感觉还能再改改?不能再拖了,再拖到明年了。


十分感谢您看完这个故事!!故事本身质量也就还行吧,但是字数多啊!!就看这字数,夸我,大力夸我!哈哈哈哈。


我是一个拖拉机,拖拉本领强~拖拉我的小故事~拖拖更健康~理应更早与大家见面的小故事,我现在终于写完了,但是校对真的很辛苦。写文一时爽,校对火葬场说的就是我。


好想跟小伙伴们探讨一下剧情。


跟小伙伴聊天,这种两位主人公处于敌对立场并相爱的故事应该如何结束?因为立场不同就直接BE吗?如果这样安排,我会觉得这个作者非常不努力啊,你难道不想创造HE的机会吗?多动脑勤思考啦!不要懒惰走套路啦。不让这两个人这样那样甜蜜蜜黏糊糊恋爱写它干嘛呢?(不是)


以警察与黑帮为例。放弃原有立场加入敌对阵营吗?如何不洗白不老土不套路呢?后来,小伙伴说到一个厉害的走向,完全可以去蹲监狱啊,另一个当狱警给送牢饭啊!监禁密室play PWP啊。美味~(我想哪儿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一篇倒是想写一点感想了。


还是想走AU OOC的路线啊,这样发挥空间大嘛(真的不是正剧现实向写不出来吗?是的…🤣🤣)。之后可能也有一些脑洞想写。发现写完一个脑洞蹦出俩,这可咋整🤣🤣?我最近偏爱强强,弱强,更成熟的人物设定,以后可能会往这方向跑偏🤣。


希望能创作出剧情更流畅自然,文笔干净简洁,更成熟,格局更大的故事吧。H会成为故事的一部分,烘托情感或者是推动剧情发展,最重要的是不能干巴巴的🤣。可能未来想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吧。希望能多读读书,故事也显得更吸引人,更耐看嘛。


特别想写的:

1.ABO哇ABO!一定要给嘎尾写个ABO!

2.令人脸红心跳,非常性感热辣的。比方说angry sex/rough sex + dirty talk

3.dominator!尾设定长尾是禁欲冷淡系成人精神按摩抚慰圆梦师/性(?)工作者。还是无直接接触的那种,用过都说好(啊?)。但是嘎不是sub。嘎想了解长尾的工作内容,然后他了解到了。“又淘气了吗,你个小混蛋。”“是的,请惩罚我,主人。”


有老师想走一个的吗,诶嘿,随时欢迎~



再次非常感谢所有产粮的老师的付出!


想跟亲爱的老师们说的是:


不要停下创作的笔,一定会越来越好的。万事开头难,熟能生巧嘛。以我为例,以前就写写脑洞,车都不好意思写,现在居然写3P了。(不要偷摸宣传自己的3P啦。想看的朋友在这里嘎尾的二人3P。)


不要因为不同的声音而放弃自己喜欢的。没皮没脸,就没危险。我以前以为只有我的车反响冷淡,直到我写了甜饼,哈哈哈哈哈。这是我的甜饼。


自己开心最重要。只要创作就有价值。


非常感谢所有小伙伴的阅读。自己的故事被阅读还是十分开心哒。有时候觉得自己的故事OOC出天际也超级不好意思的。但是又不想被束缚。我怎么这么矛盾…🤣



 
评论(4)
热度(25)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