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超蝙】超人娃娃(短篇完结)

MOMO被DC圈粉:

【SuperBat】【超蝙】

超人娃娃(短篇完结)


敬以此篇献给亲爱的 @sechs  以及她笔下可爱的超蝙娃娃。


1、

布鲁斯从战机里出来,没有走两步,就看到了与蝙蝠洞格格不入的东西。

“这是什么?”布鲁斯解下披风和面罩递给阿尔弗莱德,皱着眉头看着放在操作台上的家伙,“迪克来过?”

“不,我想应该是肯特少爷带来的。”老管家笑着也看了一眼,“哦,还有一束花,很漂亮的紫色风信子,我把它们放在了……”

“扔掉。”布鲁斯直接把那团软绵绵的家伙塞进阿尔弗莱德的怀里,“花也是。”

氪星人以为蝙蝠洞是什么地方?把一只笑得傻乎乎的三色布偶——它看起来像一只40厘米的Q版超人,放在工作用的电脑台面上,在黑暗的蝙蝠洞里尤为刺眼。如果他想以这种方式来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寻求和解,不如本人留下来,好好的谈一谈如何在下一次的作战中更有效的执行计划,而不是无视一切危险的往前冲。

他们今天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超人和蝙蝠侠,在瞭望塔的联盟会议上。其他几位成员都在,连神奇女侠的劝解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正义联盟刚刚经历了一场艰难的任务,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各有负伤。甚至有那么一小段时间,连超级英雄们都觉得不会活着回到地球。在最后关头,超人无视蝙蝠侠的警告,陪着他一起冲进了有类似红太阳物质的深渊,在把敌人砸进黑色的山体后,渐渐被昏红色的沸腾液体淹没。蝙蝠侠忍着被灼伤的痛苦,在绿灯侠的帮助下勉强把他拖回联盟。

超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到在瞭望塔黄太阳收集房躺了三个小时才清醒,这足够成为压垮蝙蝠侠底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们吵得不可开交,互相指责对方根本看不清现场的危险情况,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说服对方,直到蝙蝠侠抽袖而去。

现在,布鲁斯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克拉克是从哪里弄来那么一只傻乎乎的东西,也不想知道最后阿尔弗莱德会怎么处理,还有更加紧急而重要的事情等着他——阿克汉姆疯人院又发生了暴动。

 

**

时间快的像被拧紧的发条,当布鲁斯终于可从繁琐的晚宴与股东会,以及夜晚无休止的罪恶追逐中喘一口气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通讯里超人的线路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响过了。在这期间,他和闪电侠一起处理了一场森林火灾,向神奇女侠了解了亚马逊的重建进度,和火星猎人讨论了了瞭望塔新一轮的安全升级……唯独没有超人的讯息。他心存疑惑,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也没有理由去询问联盟的成员——他们也曾经遇到过更久无法联络的状态。

他翻了翻报纸,又查询了一周的新闻,没有,半点超人的消息都没有,大都会平静的像无法吹出波澜的海面。布鲁斯把报纸丢到一边,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只傻乎乎的玩偶。他轻轻笑了笑,琢磨着作为人类的超人也许正趁着难得平静的生活,焦头烂额的赶着佩里的新闻稿。他能想象那样的情景,克拉克的蓝眼睛隔着平光眼镜片,盯着屏幕上的光标,愁眉苦脸的看着闪烁的小竖条艰难的往后挪。

实际上,他清楚自己并没有任何理由和立场去责怪超人。那个时候已经到了快无法挽回的地步,他和克拉克都是抱着有去无回的心态跳下去的,但是——布鲁斯用手指轻敲着桌面,弯起的嘴角又慢慢变成了一条线——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超人是必须的,他不能,也不应该让这种事情发生。

布鲁斯能为自己想到的最好结局,就是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默默的死去。黑暗骑士在罪恶中诞生,更应该在寂静中消失,留给世界的应是能带来光和希望的超人。他没法和其他人说,当看到超人也跳下深渊,看到他的眼睛似乎再也睁不开的时候,他的心脏跳的有多快,胸口有多痛。那平淡无奇的三个小时,每一分钟都成为了难以忍受的煎熬和折磨。

布鲁斯闭了闭眼,又慢慢睁开,驱散萦绕在身边的沉闷感。电脑的提示音打破了他的思绪,上一次任务的最终报告已经出来了,其中有了一些新的发现,荣恩通知联盟成员三天后来瞭望塔开会。

布鲁斯在回复确定参加的信息后,决定无论如何要和克拉克好好的谈一次。

 

然而他没有等到这个机会。

超人根本没有出现在联盟会议上。这是绝无仅有的事件,除非特殊原因,超人不会缺席任何一次会议,所有人在圆桌前面面相觑。

“也许有了紧急事件?”巴里不太确定的看着荣恩,“失火或者抢劫银行什么的。”

“没有,”荣恩又看了一眼屏幕,那里在过滤地球的所有信息,“至少没有发生让他迟到的事情。”

“我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蓝大个了。”巴里耸耸肩,满脸疑惑。

“我也是,”戴安娜点点头,“最后一次联系还是上一次任务的时候。”

“你们也没有吗?”哈尔看了他们一圈,最后目光落到蝙蝠侠的身上,“我以为只有我一个被冷落了。”

布鲁斯站了起来。

“我现在就去大都会。巴里,去一趟莫斯维尔。戴安娜,你去孤独城堡。”

 

**

星球日报社的每一天都忙碌不堪,即使是总裁的临时访问也无法让员工们分出太多的精力来关注。布鲁斯以韦恩集团负责人的身份温和的与佩里寒暄了几句,就找了个借口开始自行参观。他很快找到了标有克拉克*肯特名字的座位。

桌子上已经有一层肉眼可见的浮灰,几份文件打开着摆在桌面上,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文件上落款的日期还是一周以前,而电脑前的茶水杯早已干透。

“韦恩先生。”

布鲁斯抬起头,看见一位美丽干练的女性向他走来,又巧妙的借着身体的错位把他和克拉克的桌子隔开。

“我一直想找个机会采访您,我是露易丝*莱恩,”露易丝拿出笔和速记本,“只占用您几分钟。”

如果是平时,布鲁斯一定会满足露易丝的要求,但是现在,他已经意识到问题比想象的还要严重了。

“这是谁的座位?看起来很久没有使用过?”

“哦……这是,克拉克*肯特的,”露易丝显然没有想到布鲁斯会问起克拉克,她有些挫败,看来这一回小镇男孩的工作真的要保不住了,“确实有一些原因……”

布鲁斯盯着她。

“事实上,我也有一个多星期没有看到他,没有请假也没有说明。”露易丝放弃一般的叹了口气,“我们用了所有的联系方式。佩里非常生气,他拖欠了不少工作。”

耳麦里先后响起了巴里和戴安娜的声音,口气听起来很沮丧。

布鲁斯觉得心脏沉入了湖底。他不得不正视这个事实。

 

超人失踪了。

 

2、

克拉克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状况,或者说他形容不了,因为他不能移动也不能说话。确切的说他现在只是一只布偶。质地柔软,棉花饱满又蓬松,适合6至12岁孩子抱着的那种。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变了成一个玩具。克拉克记得他和布鲁斯发生了争吵,他感到抱歉,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布鲁斯一个人赴险。在布鲁斯离开瞭望塔后的第一秒,他就后悔了,布鲁斯的愤怒更多的只是源自于对他的关心。

克拉克在网上搜索了应该如何道歉,希望能做的好一点,给自己加点分,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够留在韦恩庄园吃晚饭,他有点想念阿尔弗莱德的小甜饼。他挑了一株表达歉意的紫色风信子和一个可爱的猫咪小花盆,在交给阿尔弗莱德之后还信心满满,直到他来到蝙蝠洞。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突如其来的眩晕袭击了他,整个世界都在晃动,身体变得很轻很软,大脑一片空白。他意识到自己摔在了操作台面上,居然没有砸坏电脑。

“这是什么?迪克来过?”

他听到了布鲁斯的声音,看到他皱着眉头走过来。克拉克想说话,却发现怎么也张不开嘴。

“不,我想应该是肯特少爷带来的。哦,还有一束花,很漂亮的紫色风信子,我把它们放在了……”

紧接着克拉克惊恐的看到布鲁斯居然轻松把他拎了起来——抓着一条短短的腿。

“扔掉。花也是。”

 

现在,克拉克和那盆可怜的风信子一起被老管家安置在了自己的房间。他感激的看着阿尔弗莱德,尽管他现在只有一个笑得傻乎乎的表情。

在度过了一阵慌乱之后,克拉克开始冷静的思考目前的状况。他已经从路过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像线条一样的眼睛和嘴巴,脸颊有粉色的红圈,比胳膊还要短小的双腿,以及,感谢拉奥,他的制服还在。在接受了成为一只玩具的事实后,他做了几个尝试,发现自己可以思考,视觉和听力也没有问题,但是不能够说话和移动,所有超能力也消失了。除此以外,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换句话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恢复。

只能眼巴巴的等着蝙蝠侠发现他的存在。


这大概是克拉克度过的最为平静的一个星期,没有被劫持的人质等着他去拯救,没有需要击退的外星入侵者,没有佩里永远气急败坏的催稿,也没有蝙蝠侠和布鲁斯。陪伴他的只有生活极为规律和严谨的阿尔弗莱德。

在空闲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关于行动关于布鲁斯。然而对于这件事情他除了道歉,无法做出更多额外的承诺。因为如果再一次遇到类似的事情,他依然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同样的举动。克拉克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当布鲁斯跳下深渊的时候,他看起来根本没有做好还能够活着回来的打算。

这种认知让克拉克感到无奈与难以描述的疼痛。他甚至觉得,如果离别之日必将来临的时候,布鲁斯一定会选择一种无声无息的方式死去。

他的思绪被开门声打断。阿尔弗莱德走了进来,他的脸色很差,充满了焦虑。克拉克有些紧张,这位冷静智慧的老人向来从容不迫,只有涉及到布鲁斯的事情才会让他不安。老管家显得有些匆忙,居然直接冲过来,抱上身为玩具的克拉克就出了门。

 

晚上的哥谭暴雨如注。克拉克疑惑的坐在车内,看着外面阴暗的景色,从压抑变得荒芜,他们似乎来到了哥谭的外城,一个巨大的标志显示最终的目的地是垃圾堆放场。

克拉克依然很疑惑,只能任由阿尔弗莱德撑着伞、抱着他,一步一步走进堆场。

“韦恩少爷。”

然后克拉克看见了,在成山的垃圾之前,一个人跪在那,正在执着的翻找。高级定制的西服布料,就那么无所谓的浸泡在一片肮脏的泥泞之中,他一定找了很久,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渗透成了深色。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转过身,大雨流过他的眼角,顺着脸颊流下来。这是克拉克从来没有见过的布鲁斯*韦恩,更不是记忆中永远坚定不移的蝙蝠侠,他惊恐万分,又心疼不已,感觉有人在一片一片撕扯胸口的棉花。

他第一次开始痛恨为什么自己变成了一个软绵绵的玩具。如果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哪怕可以动也好,他就可以给布鲁斯一个温柔的拥抱。

“韦恩少爷,它没有被丢掉,”阿尔弗莱德走到布鲁斯的面前,为他撑伞,又把超人玩偶塞进他的怀里,“还有风信子,我都收起来了。”

“我很抱歉……阿尔弗,”布鲁斯紧紧抱住超人玩偶,“我很抱歉。”

 

那一个晚上两个人一个布偶过的都不好。

回到庄园,阿尔弗莱德就赶着布鲁斯去洗了澡,又把超人布偶泡进肥皂水,垃圾堆场的味道可不是开玩笑。

等克拉克顽强的从烘干机里出来,被老管家带回卧室的时候,布鲁斯已经睡下了,而那盆猫咪风信子就安静的摆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几分钟以后,房间里随着阿尔弗莱德的叹息和关门声回归寂静。感谢阿尔弗雷德,克拉克坐在床头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布鲁斯的后背。他看见那些新旧不一的伤痕越过肩膀,一直延伸到被子里面。克拉克突然觉得特别的无助,他就在这儿,就在布鲁斯的身边,然而除了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什么也做不了。

 

3、

哐!

克拉克听到了器皿被扔到地上的声音,没一会就看到迪克扶着布鲁斯进了房间。他看起来很不好,从宽松的睡衣领口能看到胸口缠着绷带,他甚至无法直起身子。

“你不该惹阿尔弗生气,”迪克把布鲁斯扶到床上,“他担心的快发疯了。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撑过高血压。”

“城市遭到了袭击,迪克。”

“是超人的城市!”迪克的语气有点恼火,“而且超级女孩在那。”

布鲁斯沉默不语。

“……够了,你不用这样苛责自己,”迪克咬着牙,“超人的离开不是你的责任。更何况,也许他只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来不及通知联盟。”

“如果是这样,他不会丢下通讯器。”

“这不能说明什么……”迪克扶着头,一周前布鲁斯从蝙蝠洞的狭缝中找到了一枚联盟通讯器,后来证实是超人的。事情开始向着最糟糕的方向奔去,布鲁斯调出了监控录像,然而除了不断频闪后消失的红蓝光影,和紧接着被扔在操作台面上的布偶,没有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尽管现在钢骨和火星猎人还在仔细解析视频的内容,但是联盟的大多数人,包括布鲁斯自己,都认为是超人主动选择了离开。

布鲁斯并没有发表更多的看法,但是他进入了一种挑战人类极限的工作状态。尽管超级女孩接管了大都会,但是蝙蝠侠依然把它划入了自己夜巡的范围。布鲁斯在尽可能的挤压自己的睡眠时间,身体极度疲倦,但是精神却持续的亢奋。阿尔弗莱德只能忍无可忍的把迪克叫回韦恩庄园,至少希望让他在关键时刻可以保护布鲁斯。

布鲁斯在逃避现实,这是迪克看到的唯一结果,他在用折磨自己的方式来暂时遗忘超人离开的事实,把自己困入一个恶性的循环。迪克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能说的都已经说过了。

“早点休息。”迪克叹了口气,“我们都需要你。阿尔弗的高血压可撑不过第二次。”


在确认迪克走了以后,布鲁斯摇摇晃晃的爬起来,看得克拉克心惊肉跳,他甚至觉得全身的布料都被揉成了一团。他看着布鲁斯从床底下的暗格里掏出一瓶酒和酒杯,开始靠在床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克拉克向拉奥发誓,等到他恢复了,第一件事就是去告诉阿尔弗莱德,布鲁斯在床底下藏酒。而现在,他只能看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家伙把自己埋进酒精里。

布鲁斯的身体慢慢滑向更柔软的床,酒杯握得歪歪斜斜,甚至好几次酒液都顺着杯子的边缘滴在床单上。他的眼睛蒙上了雾色,脸色开始泛红,他歪着头看向超人布偶,碎发凌乱的散在额头。

“为了大都会。”

他向着布偶举杯。克拉克一瞬间以为他发现了端倪,之后意识到布鲁斯只是在和一个布偶自言自语。

“我曾经想过……有这么一天,”布鲁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伸手将布偶拉倒面前,“地球不再是你唯一的归宿,你去了另一个更加宽阔而美好的地方。”

“那里的生命体更加强大、更加文明,你可以毫无掩饰的帮助任何人,也可以简单的融入正常的生活,不用那些粗劣的伪装。没有惧怕、没有崇拜,没有哥谭,更没有蝙蝠侠。”

布鲁斯短促的笑了一下。克拉克安静的看着他,觉得他的眼睛就像雨后的湖水。

“……那不是我的本意,”布鲁斯的头低的更低了,碎发掩盖了他的表情,“我只是希望你活着,这个世界需要你,不仅仅是超人,还有克拉克。”他的声音开始有点发抖,他用手抵住自己的眼睛,努力的克制,“你教会了我很多,尽管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正义也可以从光明中诞生。你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我最渴望的一面。”

“我……很抱歉,克拉克。”

有液体顺着布鲁斯的指缝流了下来,克拉克觉得自己的胸口已经碎成一片。他从来没有见过布鲁斯或者蝙蝠侠流泪,而现在,他却无意看到了布鲁斯最脆弱的一面,而这种痛苦与他有关。

泪水滴在布偶圆圆的拳头上,渗入柔软的布料。克拉克应该没有感觉,却觉得湿润的地方烫的吓人。他想为他抹去眼泪,他想把他搂在怀里,亲吻湿润的眉角,抚平所有的伤痛。

 

“布鲁斯……”

床面突然增加了重量,一双手抚摸上了布鲁斯的脸。布鲁斯恍惚的抬起头,看到一个将近半个月未见的熟悉身影。他苦笑了一下,摇摇晃晃的倒在克拉克的怀里,嘴里嘟囔着让我暂时别醒。

 

4、

“所以说上次任务的沸腾液体会有奇怪的副作用?”巴里嚼着汉堡,说的含糊不清。

“是的,只不过当时我并不清楚会有什么影响,不过我们现在知道了,”荣恩看了一眼缺席了2个星期的超人,“它会让氪星人变成布偶。”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变回来的?”戴安娜很好奇,“总要有个念咒语的人。”

“哦……我想……只是时间到了?”克拉克把视线从布鲁斯的身上挪开,含糊其词,这是他和蝙蝠侠的秘密,布鲁斯坚决不同意说出他的眼泪是解咒的原因。

“还好我没有泡过,”巴里有点紧张的拍拍胸脯,“想想吧,两个星期不能移动。”

哈尔的戒指里立刻蹦出了一只绿色的布偶巴里,所有人哈哈大笑。

“我们谈谈。”布鲁斯低声和克拉克说了一句,起身从围观蹦跶的布偶闪电的成员身边离开。

他们走到安静的瞭望塔走廊,一起站在落地玻璃前,遥望美丽的蓝色星球。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也想了很多,”布鲁斯没有看向克拉克,“我希望以后我们可以制定一些准则。”

“你我之间的准则吗?”克拉克笑着问他。

“……你我之间。”

“那一定不短。”

“我可以挑重点的说。”

克拉克笑的更开了,他走近了几步,手伸进了蝙蝠披风,搂住了布鲁斯的腰,吻了上去。布鲁斯没有躲开。

“我会回来的。”克拉克望着他,眼睛透过白色的护目镜,望进湖蓝色的眼底。

 

“我向拉奥发誓,无论遇到多么危险的事情,我都会为了你活着回来。”


==================END==============


 
评论
热度(1185)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