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引狼入室

RPS AU OOC PG13 HE 可能雷

朋友之子嘎*隔壁邻居伟


《贤者之爱》设定真是新颖啊,光源氏计划题材真是好啊,都不会在这文儿里出现 ̄ω ̄=


名儿是瞎起的,文超级不对题。没有车没有车,其实好像也能开,再想想,也许以后会有,嘿嘿嘿~。


也许是半AU?(O_O)?可能雷,我也不知道哪儿雷,先标上不后悔(づ。◕‿‿◕。)づ






嘎的爸爸是大老师的伯乐,对他有知遇之恩。


两家经常走动。大老师小时候经常去嘎爸爸家玩儿,看什么都新奇,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去他家学习新鲜玩意儿。自从有了嘎嘎,大老师便很少再去打扰。


嘎嘎小时候,嘎爸爸倒是经常带他去大老师家串门。嘎嘎是个漂亮的小娃娃,大老师说话的时候,忽闪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聚精会神地听他侃侃而谈。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坐在车后座拼命向大老师招手,直到大老师变成小米粒大小看不见了。嘎爸爸没跟嘎嘎说,他家车玻璃是反光的,里面的人能看到外面,但是外面的人是看不到里面的。


嘎爸爸妈妈外出度蜜月,结婚纪念日,出差,不在家的时候,会把嘎嘎暂放在大老师,拜托大老师照顾。


二人世界的时候,长尾哥喜欢逗小朋友玩儿。用他的京腔京调唱粤语歌逗嘎嘎开心,“我爱汉堡,都不及爱我的嘎嘎;我就算喜爱炸鸡,都不及爱你的大白牙。”逗得嘎嘎哈哈大笑。笑到一直打嗝,大老师还说“怎么这么开心呐?哈哈。”


明明在Hong Kong呆了好多年,粤语还是一股子胡同味道,深得嘎心。每次从大老师家串完门回来,嘎嘎总要在自己爸爸面前秀自己新学的北京话。去上学也要在小伙伴面前秀,见谁都“吃了吗您?”“嘛呢?” 嘎嘎不仅喜欢哥哥用奶奶的声音唱歌给他听,还超喜欢听哥哥说不标准的粤语“你好”“唔该”“对不起”“扑街”“痴线”“顶你个肺”“打机”听多少次都不会腻,乐到肚肚痛。


长尾哥:“我跟你说这些可千万不要对你爸爸妈妈说呀。”


嘎嘎:“好哒。”


长尾哥:“拉勾勾谁叛变组织谁是汪汪。”说着握着嘎嘎的小手指认真勾了起来。“哦对,又吃了炸鸡也不要跟爸爸妈妈说呀。”


嘎嘎:“好哒。嗯…如果信守诺言,有什么奖励吗?”


“你还想要奖励?你要什么奖励?”


“亲亲!”


“嚯这孩子,这么小就调戏老艺术家,这样合适吗?哈哈。”


biaji<( ̄3 ̄)> 对着长尾哥的脸蛋儿就是一口。


“吓,这一嘴油,来我给你擦擦。”


回到家还一直重复着从大老师那里学来的俚语,俏皮话,歇后语,然后还自己捂嘴闷头乐。


妈妈问:“怎么了嘎嘎不舒服么?” 


他说 :“Mummy, Uncle Cheung 好funny呀,哈哈。”


那年嘎嘎5岁,长尾16岁。


嘎嘎10岁生日的时候,嘎爸爸问嘎嘎小朋友许的什么愿。“我要快快长大,当Uncle Cheung的新娘!”说得一脸认真。


大家都在笑,觉得嘎嘎好可爱呀。长尾哥正好就在旁边,粤语讲得不好,不代表他听不懂,“哎哟我去,您厉害啦!”


嘎爸爸:“他真的超级喜欢你,对你有感情。”


“对我有感情,(/≧▽≦)/,行我等着您,哈哈。”除了嘎嘎,没有人当真。


那年圣诞节前夕,长尾哥悄悄把嘎嘎拉到一边问:“嘎嘎,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嘎嘎:“我好中意Uncle Cheung。我要Uncle Cheung。”说得一脸认真。


“包养我可还行?又不是养小动物。哈哈。说认真的呢。 (●゚ω゚●)”


“我是认真的。”


“年轻人,这么小就撩,这种思想很危险呐。”


那年圣诞,提前把礼物送到小孩儿眼前。自己亲手做的拼豆Q版的自己的钥匙链。怕送太小,小孩儿不高兴,又一鼓作气,努力好几天,买书学习,搭配自己亲手做的Q版自己的毛毡玩偶。“啊我送了啊。全天下独一份儿,one and only,外面有市无价哈。最漂亮的rock star给你做的。差不多得了哈。不要再一脸渴望地盯着我了哈。我心里发毛。”


把两个像宝物一样抱在怀里,“我喜欢,我真的超喜欢!”嘎嘎眼睛都亮了,“我会好好珍藏的。Uncle Cheung 也merry Christmas!”


“好勒,谢谢您。Merry Christmas!”


那年嘎嘎10岁,长尾21岁。


小学毕业后,嘎嘎就一人去外国念书了。


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没有人照顾饮食起居,叮嘱要吃健康食品,嘎嘎吃炸鸡的机会更多了。但是都没有跟长尾哥吃那次好吃,都没有那次好吃,哼都不正宗。


嘎爸爸怕嘎嘎慢慢淡忘中国传统文化,要求嘎嘎只要放假有空,就要回国看看。相对于经常出差满世界飞的爸妈,嘎嘎跟长尾哥更亲,相处时间更多。寒假暑假几乎全都在长尾哥家度过。


小孩儿慢慢长大,这几年出落得尤为帅气。退去了小时候的婴儿肥,脸越来越尖。失去了揉脸的乐趣。哎呀,早知道小时候就再多揉几把。长尾哥每次看到路上,公车上,地铁里的女孩儿悄悄瞟嘎嘎,都在心里惋惜遗憾。软萌港仔样渐渐淡去,多添了几分香港大佬气。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围着长尾哥转,也不甜甜Uncle Cheung, Uncle Cheung地叫。主动帮忙做家务,也不多话。吃完饭就主动收拾碗筷,然后关门回房间休息。不是在房间听歌看书,就是出门跑步运动。长尾哥刚开始还担心,不是青春叛逆就是恋爱问题。一回忆起自己小时候此情此景,决定:人家小孩儿不说我不问,人家小孩儿问了,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返校的前一个晚上,刚关灯准备休息,气息渐沉,门开了一个缝儿。知道是他,就爬起来,开灯,靠在床头“嘉总怎么了?”


小孩儿套着宽大的睡衣,长长地遮到膝盖,好像下面没有穿,静静走过来,离他哥手还有2cm的位置坐在床边,就静静地坐着,一手握着他哥的手腕儿,一手摆弄着他哥胸前的扣子,解开再系,解开再系…“长尾…”他呢喃着。


“啊?嘉总您说啊?”


嘎嘎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吓了一跳,腾地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不忘把门关上。


这又突然又奇怪。长尾哥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懵。第二天又不好意思问,可能就是想爸爸妈妈又不好意思说,恩,就是这样。


临出门,嘎嘎在门口磨蹭半天,欲说还休,磨磨唧唧。“咦嘉总?有落什么东西吗?”


“恩,对。”


“什么对?”


话没说完,嘎嘎突然转身,握住长尾哥的双肩,“诶?”对着唇,狠狠地印上去。也就1s,嘎嘎拖着箱子就冲出门了。


“怎么茬儿这是?”抚着自己的唇,上面还有暖暖的温度和薄荷的舒缓气息。


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还是这就是个恶作剧愚人游戏?长尾哥陷入无尽的的脑洞和瞎琢磨无法自拔。


那一年嘎嘎15岁,长尾26岁。


之后无论是简讯还是视频,谁都没有提这件事,就像那晚一样,宛如一个梦,该聊什么聊什么,愉快依旧。


这一年嘎嘎20岁,长尾31岁。



You got one new message from Jackson.


他滑开手机。


——哥!下个月我要回来实习啦!又能见到哥超开心!超想哥!哥想好了吗??xxx


长尾哥看着手机里的这条信息,又继续往前翻。


——我喜欢在舞台上欢蹦乱跳的哥;


——也喜欢在舞台下安静发呆的哥。


——喜欢在家边弹吉他边创作的哥;


——也喜欢临摹自己喜欢的动画人物的哥。


——热热闹闹,蹦蹦跳跳,散德行的哥喜欢;


——抱着大汉堡,炸鸡吃得倍儿香的哥也喜欢。


——遇到麻烦事皱眉,陷入沉思的哥喜欢,


——遇到讨厌的人或事,睁着丧眼,掉着脸的哥也喜欢(不过不喜欢惹哥生气的人和事)。


——看哥哭会跟着心痛,看哥笑会跟着开心。


——翻了每一篇哥之前的blog,听了哥分享的每一首歌,推荐的每一部动画 …


——补了哥的每一个节目,大咖秀,土豆周末秀...笑到流泪 。每天睡觉前,都要看一遍,就可以带着微笑,想着哥进入梦乡。


——因为学习和时差的原因,不能及时看到和回复,我感到很抱歉。 


——定闹钟,盼着哥起床的时间,准时问候哥早安。想跟哥无时差聊两句,哥却说“哎呀,何必呢,真是的。一个人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什么的。明明哥才是那个一工作就不好好照顾自己的人。


——听说哥在节目里交到新朋友,我也很开心。


——我能否有一天也能成为哥口中结交的朋友,走进哥的心里呢?


“嚯!您这儿怎么跟告白似的。”


——每一个哥都喜欢。


——哥的每一面都喜欢。


——就是告白!哥!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哥。


——我想永远陪着哥,看着哥 。所以哥是怎么想的?


——哥收到我的心意了吗?!


——哥是怎么想默默喜欢着哥的我?


“你让我再好好想想好吧。我有些乱。(*゚Д゚*) ”


——好的哥。我等你。


——明天?


“下个月?”


——好,下个月就下个月。


——哥!下个月我要回来实习啦!又能见到哥超开心!超想哥!哥想好了吗??xxx



看完一个月前的信息,再看看现在这一条。


又想起几年前的那事儿。之前一直咿咿呀呀,哼哼唧唧地搪塞着,现在人家小孩儿回来实习了,以后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再也没有时差这些理由可以找,不能再继续敷衍下去了。


看开一切的大老师,也有向别人咨询情感问题的一天。


“所以你到底喜欢不喜欢人家呀?给个准信儿啊。别拖着人家啊,浪费人家感情。长痛不如短痛,越是钝刀子割人越疼。”


“你问我喜欢不喜欢他?当然喜欢了,不喜欢,能...能这样儿嘛?!”


“那就跟人家好啊!Just say yes,come on, don’t be shy.”


“好什么好啊!我跟他爸是朋友,这多怪啊!我都快大他一轮了!他爸跟我的年龄差都比我跟他的…诶?他跟我的年龄差都赶上我跟他…哎呀,反正就是感觉特怪。他小时候我还抱过他,照顾过他。他小时候还管我叫过叔叔呢。每年过节还串门儿。他爸妈不在的时候,他放假回来,还住过我家。你能想象你跟你朋友的儿子交往这种事儿吗?”


“我不能想象我的。但是能想象你的。”


“……”


“嘿,现在年龄不是差距,身高不是距离。种族民族都不再是问题,你都不为性别相同这事儿感到不妥,反而担心这有的没的。大老师你这么朋,整容,变性,身体改造都从容接受的人,现在这么犹犹豫豫,思前想后,这不像你啊。因为你认识人家爹啊?怕人家爹揍你,说你带坏小孩子?但是人家爸更喜欢你,对你比对自己亲生儿子还亲,而且你这种提前就认识公婆啊不是岳父岳母这种情况,认识比不认识时间还长,更好办啊。如果你不认识人家爹,是不是心里就更能接受呀?”


“不是,我老感觉不能耽误人家孩子。他还有那么多机会那么多可能性,将来还会遇到各种各样,更好更合适的人…”


“你怎么就知道你不是他能遇见的最好最合适的人呢?你咋这么不自信呢?”


“哎呀跟你说不通。”就把电话挂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可能就是以前是叔侄,兄弟,朋友关系,现在如果又加上情人的身份,就也许可能大概轻微地需要适应一下,而且男朋友比自己小很多,自己跟人家爸又是好友…如果分手再见面就会很尴尬这种事情吧。如果会这样,不如一开始就没有开始过。不过那也是得在交往之后才应该担心吧。



下个月变成这个月,快刀斩乱麻的时候终于到了。


因为通告,嘎嘎回国这一天大老师正好在外地。何哥帮忙接机。嘎嘎也就暂住到何哥家。


“大老师必须来哈!你知道为什么。(*^__^*) 嘻嘻……”看着何老师的信息,想着“今晚要去何老师家聚餐,所以就是今晚了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去何老师家吃火锅,每人都带来自己喜欢的食材。大家都到齐的时候,嘎嘎才慢慢从楼上下来,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向各位前辈打招呼。因为爸爸的原因,嘎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各个业界大咖。松松夸夸穿着件超大的淡粉色套头毛衫,露出一边的漂亮锁骨和一点白色内搭,“抱歉,我才醒。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没有啦,嘎嘎来吃就好了。”大家热情招呼着。


热乎乎的一大桌,清汤锅,四川老火锅,番茄锅,辣的不辣的;还有各种食材,牛肉片,羊肉片,爆肚,午餐肉,血豆腐,冻豆腐,鱼豆腐,鱼丸,芝士丸,青笋,白菜,生菜,金针菇,冬瓜,土豆,海带结,魔芋结,粉丝…


大家围在一起,边吃边喝边聊,好不热闹。嘎嘎正好坐在大老师对面。时不时眼神就对对碰,眉目传情,冲他挤眉弄眼,下面脚也不老实,蹭得他头皮发麻,又不敢发声制止,搞得大老师一会儿脸红,一会儿心跳。


大家吃得正嗨,长尾哥看绿茶喝完了,就提议要出去买。


“太麻烦了吧,家里啤酒还有很多,还有柠檬水和豆浆。”乐姐说。


“老火锅太辣惹,我也想去买牛奶。我可以一起去吗?”嘎嘎征求意见。


“别管了,让他们去吧。”何老师趁别人不注意,对乐姐眨了下眼。


“你要什么我买给你嘎嘎?”长尾哥问。


“太沉了,我跟哥一起去吧。”说着就上楼取钱包。


“不吃辣就吃清汤锅和番茄锅吧。这两锅是不辣的。”小枫枫一人在旁边嘚啵嘚。


两人一先一后走在路上。


长尾哥觉得到他拿出决心的时候了,一鼓起勇气就说:“内个…”


“哥哥。”


“啊嘎嘎你先说。”


“还是哥哥先说。”


“那我先说了哈。内个我觉得吧,咱俩吧,还真是,怎么说呢…就是,你看,我比你大那么多,然后呢,咱俩还从小就认识,如果万一以后交往呢,咱俩还不一定能在一个城市,距离还挺远的,远距离恋爱,但是we only live once,所以挺好的。可以。”


“什么可以?”


“就是你说的那件事,可以。”


“真的吗?!哥你再说一次!”


“就跟我永远在一起好不好,I love you forever and ever.比个哈特。”用拇指和食指捻个桃心儿向嘎嘎递过去。


“哥!我太开心啦!亲亲!”说着就要冲上去,抱起长尾哥转圈圈。


“别别别,这老胳膊老腿儿的。”


不让举高高,在天上轮起来甩,就搂着他脖子,摇晃他撒娇,“哥再说一次,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哟,你愿做我男友吗嘎嘎?” 


“愿意愿意!哥哥再说一次!”


“唉哟,你怎么这么腻味啊,不嫌烦呐。”


“不烦不烦,再一次!”


“不说了不说了。o(* ̄3 ̄)o”


“不要!再说最后一次!”


“怎么年纪轻轻就耳背了呢,听不见那就算了吧。”


“不要!”




“你之前要说什么?”


“我想说我知道哥哥是真性情的实在人,不会耍弄我。如果你不确定你的心意,请你认真告诉我,我的感情和心愿依然如故。不过只要你说一个不,我就将这份爱深埋心底,永不再提。”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憋着不好(o゚▽゚)o...”


嘎嘎听到长尾哥吞吞吐吐,磕磕绊绊,害羞地表达自己的爱意,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幸福,他赶紧抓住这个时机,倾诉衷肠。长尾哥如果不是因为太不好意思,一直对前方的路行注目礼,没有抬眼看嘎嘎,就会看到嘎嘎满脸喜气洋洋,越发帅气。他虽没看到他的神情,但是能听到他的声音,听得他心中一片温暖,就像是被太阳照耀的灿烂葵花地。


俩人不管什么方向,就一直闷头向前走,不知错过多少便利店。他们有太多心迹要表明,哪儿还有心思想别的事儿。长尾哥马上认识到,他俩能进行如此顺利,要多亏自己的那位“知心姐姐”的一番努力,大嘴巴都给自己抖露了。这位好友把长尾哥的纠结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嘎嘎。嘎嘎之前还提前准备好了对策说辞,打算一一打消长尾哥的顾虑,没想到完全没用上,真是最好的安排。


“之前简直不敢想,我还以为...还以为...因为我比哥小好多,还有爸爸跟长尾哥是好朋友…对我不是这种感情,怕哥不知所措,又缩回小乌龟壳里了,没想到这一次倒是有了希望!”


又聊了以前的事儿。“所以那次你为什么突然到我房间,又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我喜欢哥,又不确认哥的心意,就想生米煮熟饭,霸王硬上弓,反正第二天我要回去念书了,但是又怕哥恨我…所以…”


“嚯你这都哪儿学的词儿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会恨你呢…”长尾哥小声哼哼。



他们光顾得聊天儿,溜达了好几站地。突然想到正事儿还没办,赶紧往回走。


“所以你是真打算出来买牛奶,还是只想跟我一起出来?”


“嘿嘿,哥你猜。”


“我不猜。”



“你们怎么才回来?火锅都快吃完啦。”乐姐看他们一起提一大袋子饮料回来说。


“都去哪儿啦?”何老师一看嘎嘎笑容满面,就知道有好消息。“快快把东西放下就坐吧。”



酒足饭饱后,何老师招呼大家搓麻。南方北方的麻将规则略有不同,但大同小异。嘎嘎小时候经常看家里长辈打麻将,是小麻星。大老师不怎么会玩儿,奈何手气壮,新手的运气就是好,也完全没有关系。


大老师永远不知道掷玩骰子该怎么数,怎么跳,“七对桌...七八十五一头堵…差不多得了哈。”


嘎嘎一会儿“哥我帮你倒杯茶吧”,一会儿“哥我给你包瓣儿橘子吧”。偷偷看一圈儿牌,回来给他哥按肩,小声捂嘴在长尾哥耳边讲“涵哥哥胡清一色一条龙,不要打四七万。何哥哥胡小七对儿,不要打一饼和三条。”


长尾哥一脸迷糊,“你说什么?那我没的可打了。”


“哥你这么摆赢的几率大,赢的叫多。”唰唰唰给他哥摆了一个新的摆列组合。“这样你就上听啦哥。”


“这都啥呀?怎么看呀?”


“大老师快点咯,该你抓牌啦。”


“哦好,那...刚才打的是什么呀?”


长尾哥赢了,他弟就呼噜他后背“哥你又赢了!”摸得他脊梁骨一阵发麻,一股电流直往下攒,“哎哟,舒服舒服。”



他哥想打五万,弟非不让打,“不行,容易点炮,打九”给他哥把九万扔出去。


“哎呀,嘎嘎,坐下休息一下吧。”何老师都看不下去了,“盯着你哥别老让他吃碰屁胡就行。”


哥哥被弟弟指挥得晕头转向,“行吧,嘎嘎你替我一下哈,用下洗手间。”


等哥回来,嘎嘎已经赢了一把了。看他弟新抓的牌,“吓,这好手气,俩惠儿,你要是不胡都对不起惠儿。”他哥倚着他弟的肩说。


“哥我给你赢一个超级厉害的好不好?”


“不用不用,能胡就行,哈哈。”



天色渐晚,大家玩儿得很开心。帮何老师收拾好,再道一声节日快乐,就纷纷回去了。嘎嘎看哥哥也有去意,就说“长尾哥我困惹。”


“那就快去洗洗睡睡吧。”


“哥你怎么回去?”


“我打车吧。”


“我送你回去吧,我开车来的。”


“你刚不是说你困了么?你不住何老师家吗?”


“就那一天,后来我就回自己家了。”


“让嘎嘎送你吧,现在放假不好打车。”何老师再次助攻。


长尾哥上来就想拉后车门,嘎嘎已经帮他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了,“哥哥坐这里”顺便指指副驾的座位。


嘎嘎坐进车后,顺手帮长尾哥记好安全带,长尾哥也没说什么,就调整好座椅靠背,瘫在车座里,闭眼眯瞪着。系好后迟迟不见车启动,睁眼,就看嘎嘎与自己的脸只有1公分,在嘴上偷个香,才自己系好安全带,调好GPS,启动车子。“这孩子…(⊙_⊙;)…”哥哥心想。


嘎嘎看长尾哥靠在靠枕上睡得正香,也不知有没有真睡着,不敢打扰。一路无话。看快到了,正想怎么叫醒哥。听引擎熄了他哥自己醒了。“啊这么快就到啦。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就要解安全带,开门下车。


“哥不请我上楼喝茶吗?”


“啊?”


“小时候我都是住哥家的。”


“可是你已经大了啊。”


“小时候我们都是睡一起的。”


“可是你不是已经累了吗?”


“对啊哥,再开回家很辛苦的。我困惹。”说着就把手放在长尾哥膝盖上,沿着大腿向上揉捏着按着。


“别别别,痒痒。”


“我什么都不做,就喝杯茶。真的哥。”


“我怎么这么不信呢。那好吧,那就上来坐一下吧。”


“好的呢哥。(*≧∪≦)”



一杯茶变两杯,两杯变一壶。“我看你也是不想走了。”长尾哥拉开窗帘,看外面已经全黑,不想嘎嘎走夜路。“我给你准备一下客卧吧。”


“我没关系的哥,不用麻烦了哥。我睡觉很老实的。可以跟哥一起。”


“那是小时候,你现在都大了……算了,随你吧。”反正最后被说服的还是自己,就随他去吧。



“哥要不要一起洗?”


“拒绝。”说着把帮嘎嘎找好的睡衣和洗漱用品拿进浴室,关门。


嘎嘎自己就乖乖进去洗澡了。洗了自己的小裤裤才发现长尾哥并没有帮自己准备换的小裤裤。就这么直接套睡裤好羞耻啊,(*^__^*) 嘻嘻……超不好意思的。


明明准备两床被子,嘎嘎一定要和哥钻一个被窝。看向嘎嘎纯情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呢,你又要说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不问了。晚安您呐。”关灯睡觉。


睡着睡着,除了身后的鼻息骚着自己耳朵痒,还有个硬东西顶着自己的老腰。“嘎嘎睡觉不许玩儿电棒。”


“不是电棒。”


“那是什么?”


“哥你猜。”


“你怎么老想让人猜啊。我不猜,收起来。”


“哥帮我收。”


“你这孩子,”刚想起来骂人,“算了,你随便吧。”


过一会儿,身后的电棒靠自己更近更烫了,还一戳一戳。


换小朋友难以忍耐了,“哥我睡不着,帮我。”


“闭眼数羊试试。要不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呀?”


过了一会儿,“哥我试了,没用。能一边唱摇篮曲一边帮我吗?”边说边跟着说话的节奏一戳一戳的。


“哎呀你怎么这么着急啊。要慢慢来,哪儿能一口气吃个胖子呢?人家已经答应你,就净想着上垒可还行?细水长流懂吗?赶紧睡吧。”哩哩啦啦说一大堆又转身过去。


“哦好吧。那哥明天?”


“明什么天啊,我刚才那一大堆白说啦?”


“可是哥,我睡不着。一想到哥在我身边我就热。”


“哥?”


“哥??”


“哥???”


“哥你睡了么?”


“哥你睡着了吗?”


“甭睡,甭睡。走走走,去浴室玩小鸭子去吧。”说着自己翻身起来,也把嘎嘎拽起来。


“一起去?”


“好好好,一起去。”


“哥我抱你去嘿嘿。”


“哥你看我还准备了这个”,说着像献宝似的从他那侧床头柜里拿出了两盒condom和一个润滑剂。“巧克力和草莓口味的,超薄和螺纹的。我有在网上认真学习过,不会痛的。”


“哎哟我的哥,你从哪儿买的这东西啊?我不记得我家有啊。”


“在便利店的时候我趁哥挑饮料的时候先买的。以备不时之需。”


“合着您一开始就有备而来,咱慢慢来好吗,一步一步来?”


然后他俩就一起去玩儿小鸭子了。玩儿了一晚上。


“行了吧。你折腾死我得了。”


 
评论(20)
热度(68)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