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 Sherlock & Zootopia crossover

热血菜鸟新警嘎*油滑顾问万事通伟

Judy· Watson· 嘎* Nick· Holmes· 伟


warning:RPS AU OOC PG13


参考sherlock Zootopia的部分设定




这是一个剧情向的脑洞,案子本身有些黑暗,分级R(所以并不是因为肉)。也不是以案子为主,这个感情戏嘛,激情戏嘛,也不多(那写它干嘛呢?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好萌这个梗 try everything😚😚)


感谢老师们努力耕耘!!超开心哒!!就是这个节奏不要停!!


忙里老师有一个双卧底au棒棒!!大家有没有看呀??跟老师一起au起来yo~yo~忙里老师,这是我的心意和诚意~yo~yo~甜起来~yo~yo~ @忙里偷闲_TT 




新毕业🎓警员嘎,一身正气,来自警察世家,几乎全家都是警界高管,或者从事跟伸张正义有关的工作。


一心热爱自己的工作,并为伸张正义而奋斗的新警嘎最近接到一个非常棘手又复杂的案子,又跟内地有所牵连,boss说“去吧,皮嘎丘!发挥你的特长和能力吧!”就被借调过去顺便cross training 和内地警方合作破案。


当地局长一看,wow,家庭背景相当显赫,教育背景个人经历也写满3篇儿cv。老警察得好好带带人家啊。就什么都没说把人家发下去了,独立办公,自力更生,自学成才,自己摸索,俗称散养。给人家一master code,资料💾记录📝随便儿调,随便儿看👀,有事儿问,没事儿就忙去吧。


那有什么用呢?毫无头绪呀,这太难了...


何处,警界翘楚,以洞悉人内心世界,击破嫌疑人防御壁垒为著称,关心爱护体贴人。擅长心理战,没有他搞不定的嫌犯,老资历老资格了,大家尊称一声何老师。何老师喜欢这个孩子,看他急得满头大汗,给人指一条明道。


给他一个发软的略有几丝褪色的名片,一看就是有年头了,上书“大黄宫”几个字。“业界精英,人闻丧胆,鬼闻投胎,著名咨询顾问大张伟帮您排忧解难。外遇相亲,找猫找狗,亲子鉴定…都帮不上忙”特像小广告。又在便签簿上快速书写了一番,撕下来递给他,“他常在这里出现。碰碰运气咯。”


“他这个人比较怪,但是我觉得你会喜欢😊😊”


“如果他第一次拒绝你,你把这张名片给他看。如果他拒绝你第二次,你再把这张照片给他,就说你还有好多。”


“要是他还是不答应呢?”


“应该就够了。”


新警嘎低头一看照片我去,一留络腮胡子的萝莉,辣得有点儿想哭。


“他真的这么厉害吗?”


“你们这个案子破了多久?3个月有了吧?还没破,说明不能按常理来,不能走常规套路。这正是他擅长的,不按常理出牌,你走过的最复杂的路估计就是他的套路莫属啦。”


半信半疑就去了,去之前还问要不要准备什么,“什么都不用准备,带上你的热情,努力和死磕的劲头。”


还是上网搜一下吧,不打无准备之仗,知己知彼方能...至少做一下精神准备。倒是搜到一个大黄宫的网站,不过看似已经很久不打理了。最近的信息都是半年前的。倒是有不少广告,什么无色无味辣椒水儿,韭菜口味儿的口香糖,大蒜口味儿的除臭剂,谁会要那种东西啊。


寻着何老师给的地址就去了。在一个并不宽敞的胡同里。里面停满了自行车🚲和汽车🚗,再往深入走是一个脏兮兮的小门脸儿。何老师特意提醒得早上去,越早越好。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儿有早点吃。各种油饼儿,油条,豆浆,炒肝儿,羊杂,馄饨,皮蛋粥,豆腐脑儿的香味儿...办正事儿要紧。就进去了。满满都是人,正是早点时间,服务员也忙得昏天黑地,收盘擦桌,无暇顾及。


照这张辣眼睛照片找人太难了。就在他想打退堂鼓,下次再来的时候,听见一个声音,“老板再来碗儿豆汁儿。”


心想,这么忙,都是食客自己去柜台点,谁会给你点单啊,马上打脸了。从厨房走出一个穿跨栏儿大背心儿🎽的大肚子大叔,系着一个应该是白色的大围裙…一看就是忙了一天了,直接把一个碗端到他面前,还乐呵呵跟他说话。


他什么来头?


一看,一个身材平板儿的青年人。头上挑染几绺绿毛儿,彩色朋克大T恤,里面套一件黑色打底衫,大短裤,搭着一双潮牌儿的帆布鞋,跟周围吃早点的大爷大妈格格不入。挡住照片上的络腮胡一看,再挡住绿毛儿一看,嘿,就是他呀。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坐在角落的那个人放下二郎腿,跟大肚子大叔寒暄两句,笑嘻嘻的,大叔就回后厨去了。他又再次立起报纸📰那儿看。


“您好。请问是长尾哥吗?我是何老师介绍来的。我叫王嘉尔,您可以叫我嘉尔,jackson,嘉嘉,+2。我想向您请教点事。不知方便不方便?”


还没说完,对方到是先开口了。


“香港,澳门还是广东?哦香港。”


“您免开尊口,答案是否定的。不接。谢谢。劳驾别当我亮儿看报纸。”


还真给拒了。自己还没说完呢。


“哥我还没说完呢,我…”


“我大概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你想听吗?”


“想听。”


“那我就免费给咱香港同胞说一段。你是来这儿找人的。一般来这儿吃饭的都是家住附近的邻居街坊。游客不会挑这个时间来。如果是来吃早点的,应该是有人带你,但是你是独自一人,而且时间不对,现在都排队了,说明是偶然现在才到。你来的时候我看你在门口徘徊半天,一直看手机📱,说明你对路不熟。你进来后没有马上去排队,现在人已经很多了,你居然不着急,好吃的马上就要卖光了。你一直在扫视整个厅堂,一般人看人这么多,这么乱早走了。说明你不是来吃早点的。不来吃早点,又这个点儿来,你是来找人的,而且是很急的事儿。还是那句话,来这里吃饭的都是街里街坊,大爷大妈。你不太会找他们。他们常年来这里吃饭,家里人都知道。看您这面相,一看就是水灵的南方朋友。串亲戚?可能性太小。你又拿着信物,看着他手里“大黄宫”的名片,那就是来找我的。”一口气说完,不喘不结巴。


“wow 哥你好厉害!!”嘴都能含个鸡蛋。


“现在说说你是什么人。看你这身打扮,南方人,更有可能是香港澳门或广东的。”


“你的口音证实了我的猜想,标准的港普,打扮也很港风嘛。你的手表的牌子很少见,是内行专业人士才会选择的牌子,价格不菲。一个年轻人,能戴得起这块表,而且看上去是长戴,而且保护得很好,不像是出门旅游而特意打扮的,说明生活富裕的,富足,你的腰带,皮鞋,一样,很贵,不是这里的牌子。你的发型,很像某些特殊专业新毕业生的发型。把以上信息全部结合起来,一个家庭富足,警校刚毕业的新警,来内地cross training借调合作办案,两岸资料库那么全,那么庞大,仍然来到这里寻求帮助,一大早来找我,肯定是遇上疑难问题了。至少3个月毫无头绪,这种时候他们才会给新人机会,往新人身上推。那我更帮不上什么忙了。”


嘎嘎眼睛都瞪圆了。


喝一口豆汁儿润润喉咙,继续:“啊对了,说到你的身份🆔,警校双A优秀毕业生王嘉尔嘛。”


“哥你太厉害啦!!”


“除了以上那些推断,还有一点能推断出你的身份,那就是!!!” 留足了悬念,“大佬王给我打电话了📲。”


“什么?谁?”


“哩老豆啊。”


说完又把报纸立起来看起来报纸。


犹豫着,还是上了杀手锏,“哥我有你辣眼睛的照片。”


空气瞬间凝固...盯着看了5s...真是赶鸭子上架啊。“你吃过早饭了吗?喝豆汁儿吗?”不等新警嘎说话,老板再来碗豆汁儿!你知道嘛,这个店的豆汁儿可正宗了。” 


未见其形先嗅其味。一股馊臭的泔水味儿。


草绿色的,倒是蛮好看的,拿勺子舀,都絮状沉淀了。 


皱着眉头,抬眼一看,长尾哥正笑咪咪看着他,小黑眼珠儿贼亮,“这可是老北京特色,一般人我都不请的。特意款待你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说着还做了一个邀请的甩手动作。

一脸期待的表情,不忍他失望。


就在他要低头品尝那一丝酸涩的时候,长尾胡撸胡撸他头毛说:“有案子要破谁还管豆汁儿啊!走了走了,游戏开始啦。”把钱放下,卷了报纸夹腋下,就小步紧倒往门口挪。


真可爱,看他走路的样子,就像小臀部一扭一扭的柯基。 






一个完美的脑洞,就应该到这里惹。案子一字儿没写,都是悬念。噗😆😆有老师愿意猜猜吗?(这怎么猜呀?干猜啊?dei~)如果没猜中,说明我写的迷之猜不透,有神秘感;如果有幸能被猜中,这说明我写的是一个标准的好故事,老师请您走一个,诶嘿嘿~






顾问伟用新警嘎的master code查遍了资料记录。受害人证词,受害人视频,还跟着询问受害人,收集信息。 


“好了,我们回顾总结一下。目前在这里出现了5名受害者,年龄都在18-26岁之间。男性🚹居多,身高170-180cm之间 ,身材偏瘦,性格都有点儿不羁,学生居多。周末爱去个夜店泡个吧,属于好玩儿的。但是他们去的酒吧夜店全不同。这有什么联系呢?他们来自不同城市,又在不同城市上学工作,不常与家人联系。出事之后,都出现在另外的城市...而且完全不记得任何事。为什么自己在这里,之前去过哪儿,干过什么…这太奇怪了不像是普通的绑架事件。倒像是恶作剧。报警的受害人只有目前这5位,还有可能有更多未报案的。没有人身财产上的损失。检查了身体,既没有受伤,器官又没有丢失。基本上怎么丢的怎么回。就是人有点儿晕晕沉沉的。完全没有记忆就是最大的谜团。为什么会没有记忆?他们都去哪儿了?干什么了?没有记忆,说明嫌疑人,暂且这么说不想他们想起来,到底干了什么不想让别人知道?这太奇怪了。”


“我就喜欢稀奇古怪的。有意思,我出去一下。”


“哥我跟你一起。”


“不用不用,你有你的工作。把我刚才说的所有受害者的个人信息整理出来,家庭背景,教育背景,个人生活环境,人际关系...事发地,人丢失的地方,寻回的地方...按时间顺序整理出来。和地图贴在玻璃板上。他们的共性个性…再捋一遍受害人的记录,事无巨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我们晚上再讨论突破点。” 


边说边往门口走,留下Jackson一人埋头苦干。


出门在没人僻静处打了一个电话📞“喂蝈蝈,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利用你的资源帮我查几个人...”


看着满满一玻璃板的信息,嘉尔头都大了。 


看上去有联系的地方,仔细研究,又好像全无关联。


他们是怎么选择受害人的呢?他们要什么呢?不图人钱财,那图什么?


就是人了,他们要人。


人是随机挑选的吗?


绝不可能。 


要人做什么用?


陷入沉思的大张伟愈发安静...


出现在与之前几个案子完全无关的城市,没有摄像头的地方,或者没有被摄像头拍到任何画面。都是死角或者摄像头都偶然坏掉,受干扰,模糊不清。没有人或车辆被拍,没有人或车辆路过。说明“抛人”是有讲究的,老手作案或者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抛人的地方,清一色都是无探头,有死角或者探头黑白模糊不清楚,鲜有人知,人很少去的地方,很少注意的地方。很认真选择抛人地点就是不想他们那么快报警。 


出现的地方既不是受害人出生地,也不是工作学习生活的地方。很多是从未去过的地方。 


按理说这么多天,在外面风吹日晒,衣服都会有味道。居然是干净的。


有没有被性侵呢?


不好说。并没有实质的直接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身上没有任何痕迹,而且是干净清爽的。这太值得怀疑了!他们想掩盖什么?


受害人虽说青年男子居多,倒是能圈出一个范围。但是论外貌来看并没有什么共性。 


唯一的共性,受害人说闻到一股甜味儿让人很舒服很放松。


也许共性就隐藏在那些不同中,我们一定忘了些什么。 


一拍大腿,把还在埋头思考的嘎嘎吓一跳。“走我们出去逛逛,找找灵感。在这干琢磨干想也不是事儿。” 


“我知道一个特别好的撸串儿的地方,给你接风洗尘。走着!”就拉着嘎嘎出门了。 


傍晚路边摊依然热闹。二人找了一个亮堂的地儿坐下。老虎菜,厥根粉,东北大拉皮儿,夫妻肺片,口水鸡,烤生蚝,烤扇贝,烤鸡翅,肉筋板筋鸡心肝,骨肉相连鱼豆腐...冰镇啤酒🍺北冰洋...酣畅淋漓,完全不缺氧。最后一碗疙瘩汤,结束战斗。边吃边聊,不知不觉深夜了。联络完感情,该说正事儿了,“这个案子比较复杂,别太大心理压力。破不了纯属正常现象。该吃吃,该睡睡,所以我请了外援,他应该快到啦。”说曹操曹操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青年,手上戴着大珠子串成的手链,特别显眼。 


“蝈蝈来啦!给你大馒头!”说着举着烤馒头片儿,递到他嘴边儿喂他。


“你点一大桌,就给我留了点儿馒头片儿啊。”


“不是,你不是吃素嘛。”说着帮蝈蝈拉开板凳,“坐坐。”

“介绍一下,这是蝈蝈,我好朋友。这是” 


“我知道,那个香港少爷对不对?”


“张伟你可以啊,”挤眉弄眼儿,“你好你好,幸会幸会。张伟经常提起你。” 


今天才见面,怎么会经常提起呢?也没在意,“蝈哥哥好,我是王嘉尔,请多关照。”


又稍微寒暄了几句。“哦对了,你住哪里?”


“我住宿舍。哎呀,是有门禁的。完全忘了!怎么办?!”猛地看向张伟。


“哎唷,我也帮不了你。要不我送你回去?”


“太晚了,打扰宿管阿姨也不合适。要不这么着,我附近有个小屋,但是干净,你凑合一晚?”


“就你那小屋,小的跟个茅厕似的。洗漱都得出去。厕所🚾都得外面上算了吧。”


嘎嘎:“谢谢蝈哥哥,麻烦啦。”


说完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看向蝈蝈,他那儿自己捂嘴嘿嘿乐。 


“去我家也可以,你睡觉打呼吗?”




所以嘎嘎睡觉打呼吗?请听下回分解~(真的有下回吗?😆😆我努力!!😙😙)



 
评论(18)
热度(26)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