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脑洞 老炮儿crossover



嘎尾脑洞 老炮儿梗


AU RPS HE PG13 老炮儿设定


character & relationship:少爷嘎*歌手伟


觉得老炮儿梗太适合他俩啦,哇咔咔


Summary: 嘎少爷外出happy,结果自己的恩佐被划了一道子。出门遛弯儿的张大爷正好路过,被误会是凶手给扣下啦......因此发生的一系列的故事。监禁play有没有?!(此处应有浴室play和早安吻和早安炮)多么完美!


Notes:感谢二喜把脑洞变成故事,么么哒😘! @喜怒无常的妄想家 



嘎少爷放假,回国浪里个浪。被北京的朋友拉着晚上去玩耍泡夜店。没地儿停车,暂时把恩佐停在胡同儿里。被一帮玩儿滑板的小屁孩儿给划了。正巧张大爷出门买冰棍儿路过,不幸被只听见声音,就匆忙跑出来抓人的朋友们误以为是罪魁祸首给扣下了。朋友们气势汹汹,吹胡子瞪牛眼,把大爷按着蹲在地上。非常无辜委屈的张大爷表现得很害怕😱,也真害怕😨。差点哭唧唧,求饶:“真不是我干的。我真的是路过。你们想干嘛呀?”朋友们(助攻们)发现软硬兼施不管用,把长尾提溜到嘎少面前承认错误(继续逼供)。


穿着大皮靴,陷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的嘎总,心不在焉地无意识打着火机:“车是你划的吗?”


长尾哆哆嗦嗦跪在大佬面前:“不是啊。我就是一路过的。路过小卖部买冰棍儿。”


嘎总:“附近有什么部吗?”


长尾:“有啊。不就在胡同儿拐角那儿吗。”


嘎总:“那你那什么棍在哪里?”


长尾:“我刚一出门就被你们按那儿了,跟按小王八儿似的。哪儿来的急买啊(现在小卖部儿也关门儿了)。”


嘎少爷主要觉得这个人说话太逗,虽然没有都听懂,但是很逗趣儿。就把他留下了。玩儿心大发想逗逗他。“不解释清楚不可以走哟。”


其实长尾是真出来买冰棍儿的。和蝈蝈伯伯看自己超爱的DJ现场打碟,太燥太嗨。猜拳输了的人出去买。长尾双手都猜错了。趁间歇出来透透气放水,顺便买冰棍儿。


左等不回,右等不回。俩人有点儿着急。打电话,手机没带!!


在嘎少家,好吃好喝好招待,嘎少就当免费听相声了,长尾伪装成开心得都不想走了,然后再找折撤。长尾计划通。感情在这段期间也极度升温,早上也亲亲,晚上也亲亲。壁咚,地咚,沙发咚;浴室,厨房,卧室咚...要多黏黏糊糊有多肉麻兮兮。


其实前几天真的还挺愉快,后来就有点儿想家。主要是吃得太健康,太绿色。顺便乐队该排练准备演出了。


长尾:“我想回去了。”


嘎少:“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急着走呢?”


长尾:“我想吃炸鸡培根鳕鱼汉堡🍔绿茶。”


嘎少:“可以买外卖呀,我可以给你做呀!”


长尾:“我要写歌,我要作曲。”


嘎少:“我这里有书房,吉他🎸,钢琴🎹,练习室。”


长尾:“......我想家了,我想妈妈做的饭了。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乐队要演出了,要排练啦!!”


嘎少:“我要去!!”


长尾:“你不可以去。”


嘎少:“为什么??”


长尾:“少儿不宜。”


嘎少:“我是成年男人。经过那一晚我们都有所成长。”


长尾:“Shut up!”


在嘎总各种软磨硬泡下,长尾被迫提供各种福利下(这里应有车),真的只提前大半天才放人走。


然后就疯狂排练,直到演出前。


演出时,台下坐了黑压压一片,占了半个场子,都是嘎少爷(偷偷)拉来捧场的。一白金发少年,在第一排跳得巨嗨巨劲。长尾在舞台左边蹦,他就往左边跑。长尾在舞台右边跳,他就往右边跑。距离近得感觉一抄都能把长尾鞋带儿拽松了。

事后,蝈蝈问:“内巨来劲的boy是你男粉儿吗?”


长尾:“一言难尽......”


伯伯问:“内眼前花儿的帅哥儿是你男果儿吗?”


长尾:“我不是装冷漠,是真的不想说......”


演出结束后,嘎总买好多夜宵儿给大家,买小零食和糖水儿,主动到后台接人回家。周围好事者(助攻)凑过来问:“小哥儿你俩什么关系呀?!”


嘎总:“我是长尾哥哥的boyfriend。”


长尾差点呛着,一口气没缓回来,赶忙放下绿茶解释:“male friend male friend。有口音,有口音。香港同胞说英式英语有口音。”


然后就被领回家啪啪啪过着蜜里调油没羞没臊的日子了。(没有。)


 
评论
热度(6)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