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尾】初生牛犊睡导演 (中)

Kino:

 / 


新生代演员嘎x老炮儿导演尾

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锅,祝大家食用愉快。


-中-


今晚,九点。

"杨清羽!"

"杨清羽你大爷!"

"杨清羽你给我记着!"

大张伟紧张得手抖,一连问候了杨清羽和他大爷。

当初两人合计这损招儿的时候光屁颠颠想着这主意太馊太好了,谁能想到把房卡给出去后还有个面临假戏真做的后续?这计划到这儿可早就中断了,大张伟急得直打转儿,像只想咬自己尾巴的狗崽。

那头的杨清羽正拍戏,也没能及时地继续提供...

【嘎尾】初生牛犊睡导演 (上)

Kino:

 / 


写个傻白甜缓缓神……


新生代演员嘎x老炮儿导演尾


梗来自 @severine-patrice 


私心带了小羽玩儿,觉得出戏可默念此小羽非彼小羽破解(⁎⚈᷀᷁ᴗ⚈᷀᷁⁎)

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锅,祝大家食用愉快。


-上-


"这他妈谁啊!"

大张伟嘴里叼了根还没来得及点的烟,皱着眉就把演员名单给摔在桌上,指着上头一个陌生的名字质问着。

正在筹备的是大张伟导演生涯中头一部完完全全的商业片,关于电影圈最年轻的老炮儿大导终于...

嘎尾情诗 我爱你的表达方式

不只是听我爱听的cd,看我爱看的电影


还要用我爱的手机壳和情侣钥匙扣


把喜欢的衣服牌子分享给你


这样你就可以跟我穿同款


同款不同色的衣服和鞋,你说喜欢


同款同色的内裤,你又说不要


绿茶粉是送给你的,却被别人拿走了


一套玩偶是送给我的,却是我傻听不懂你的暗示


抱起来就是一个正面颠


扔床上就是一个sm捆绑


一言不合怼墙角


一切尽在不言中


但是他们说作秀


那就让一句“我想你了哥”代表我对你的喜欢吧


嘎尾小情诗一首(/≧▽≦)/


今天我是个诗人o(*////▽////*)q


就说甜不甜!...

黑帮-卧底-警察系列可以匹敌的估计就是娱乐公司总裁-经纪人-idol系列啦!


总裁嘎*idol伟,idol嘎*总裁伟,idol嘎*经纪人伟,经纪人嘎*idol伟,总裁嘎*经纪人伟…


我好像看到了金主包养梗的和谐美好气氛ヽ(゚∀゚)メ(゚∀゚)ノ


(总有一天我会写的,握拳(๑•̀ㅂ•́)و✧)


但是在此之前,有老师愿意走一个吗?嘿嘿嘿q(o゚▽゚)o


【完结】嘎尾

Cain -:

【嘎尾】[升旗不如炒饭]⓪
 设定:酒吧歌手/混混

好暖和。
一束光从半掩的玻璃窗照进屋内,灰蒙蒙的家具即使擦到一尘不染也略显古旧。
床的人毫无顾忌的舒展着身体,裸露在外面的部分让光柱覆盖,透明起来。
被窝好像都变得更加柔软。

“呜……哈阿!”
大张伟轻微动一下,抬起手挠了挠被头发扎的痒痒的脸,又伸到被子里偷偷给某个不能明说的地方止了痒。

哼唧半天才从“死都愿意死在这儿”上爬起来,半闭着因“某事”流泪晚睡而肿起的死鱼眼,跳下床,晃悠到厨房从冰箱取出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下大半。

“操…爽!”
大张伟打了个冷战,冰水顺着口腔流过嗓子到达胃袋,他浑身上下连汗毛都跟着抖了一遍。

终于清醒。...

Cain -:

【嘎尾】[升旗不如炒饭]❾
设定:酒吧歌手/混混
(时隔多年又一次更新,『嘎尾』提醒您,「醉酒嘎强势推倒站」到了,到站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上车的乘客请往里走扶好站稳。下一站 「你心里」…)



“……嗯哼…”
谁啊这是!敲、敲门这么大声儿!
“…几点呐…唉,来啦……哎呀别敲了!”
大张伟迷迷糊糊翻身下床,不耐烦的情绪都传达到了每一根发丝,活像个炸毛的狮子。

咚!咚!咚!
“都说了别敲了、你他妈的……”
光着脚一路小跑过去,宽松的大短袖下露出了半个膀子,拉开门。

王嘉尔不知被灌了几瓶酒。听了老板的话,他越觉得胸口闷的疼,就找几个哥们喝酒,哪知道越喝越清醒,因为他终于意识到闷的不是胸口。
是心。
疼得发慌。

原本坐在楼道里的人,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利索的扶着墙站起来,抬头看去。

一秒。
时间仿佛步履蹒跚,生命垂危。
两秒。
王嘉尔觉得是不是太慢了。
三秒。
慢到他可以光是看着,就已经满足。
四秒。
长时间的对视让他觉得一生都不够用。
五秒。
为什么,明明已经见到面了,明明思念的人就在眼前。
还是好想他,想到无法呼吸。

“王、王嘉……诶!”
一把被靠在自己家门口的人推了进来。
被推进屋里,王嘉尔反手甩上了门。大张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翻了个身。一双有力的胳膊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劲大的像是要把他揉碎进自己的身体。
“你他妈……”
“…别说话。”
把头埋进怀抱中人的颈窝,深深的呼吸着。
“…我、快要闷死了。长尾哥。”
我快要窒息了。
“…那可不是么,你把头抬起来不就行了…”
大张伟意外地没有挣扎,而是乖乖的,任由来的人抱着。

卧槽…他、他喝酒了!
我我、不能轻举妄动!
万一……
呸呸!哪来的万一!没有!
“……安静一点。”
“我、我他妈这回保证没说出来!”
“你思考的太大声了。”

操你的,王嘉尔。

“我没喝醉。”
 ……
“真的。”
 ……
“我只是…想找个、说服自己来找你的理由……”

说完,王嘉尔深叹了口气。
放开了那个一动不敢动缩成团子的小朋友。
将他的身子转过来抵在墙上,望向他的闪烁的眼睛,锁定他无处可逃的目光。
有温度的手抚上那张困窘的脸,目光如炬逼迫他的视线与自己交汇。
“你可以、不要拒绝我么…”

大张伟忽然有些惊讶的看着王嘉尔,搞不懂他为什么露出如此受伤的表情。而且他总是用一种『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让大张伟很别扭。
就像有时他的眼神又很危险,危险到只要他在身边自己随时都处于戒备状态,所以他才会处处反抗,因为他觉得很讨厌,那种时时被人盯着的感觉。

王嘉尔握在大张伟腰上的手缓缓攥紧,他的眼中少了以往的玩味和凌厉,眼里的温柔再多一点就像是要倾泻而出,可是再强烈的深沉色彩也难掩不容忽视的悲伤。
大张伟是第一次看到王嘉尔这种充满复杂思绪的眼神。

“怕被拒绝,还这么执着年轻就是好啊…”
大张伟忽然淡淡的说。
这不是执着,只是已经来不及放弃了。
王嘉尔倾身压了过去,在大张伟耳边轻声说:“就让我一次。”
说完,还没有等到回复,就伏下身拦腰抱起大张伟往卧室走。

(吃肉请转微博-_- _-_- BiBiBi——)

http://m.weibo.cn/5856179415/3957490889000346?uicode=10000002&mid=3957490889000346&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3957490889000346&lfid=2304135856179415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Cain -:

【嘎尾】[升旗不如炒饭]❽
设定:酒吧歌手/混混


距离告白那天已经过去一周了。
你问那天之后怎么样了?
大张伟不想提,连回想一下都不愿意。
过后他都想给自个儿两嘴巴。
怎么就同意了帮那小子……了呢!
应该誓死抵抗啊!
他想这些的时候一定忘了自己被人抱成团逼到墙角的时候多么屈辱。
他不想再去想那天从厕所出来之后,大家都一副“我们听到了”的嘴脸……
更有内么些女的围着他问“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在里面干什么了”
……
喂喂喂!!我可不是你们能一起分享初体验话题的闺蜜啊!


能干什么!?两个大男的!
要是以前他绝对毫无顾忌的吼过去。
可是现在……
他能微笑着说“只是聊了一会儿”已经谢天谢地了好吗!
他觉得人要有感恩之心,就像他。
他就很感激那天酒吧的灯光师,不然他真不知该如何隐藏自己那张红到滴血的老脸……

大张伟在家里蹲了五天,每隔一天就出去家门口溜溜弯儿,补充点食材。
他感觉自己腋下已经长草了。
不过幸好房东这几天没来催房租,水和电也给供上了。

他不希望碰到任何那天在场的人,他觉得所有人都会以异样的眼光看自己。
他最讨厌这样。

自从那天以后就没再见过王嘉尔,如果有点儿骨气,他倒是也想过去找那小子算账,可是……他莫名的烦躁不安。


他第一次讨厌自己的性格,一个混混怎么什么都怕啊。以前大张伟觉得自己什么都好,他这个人比较随性,对什么事都看的很淡,不受束缚,开心就好。经历了那么多大起大落,他一贯自己想干嘛干嘛,管他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怎么说。爱就追,怕就躲,打得过打,打不过跑,做就做,不做就不做,犯不着逼自己。
但在这件事上,他第一次觉着非要做出个决定。
他不想相信,是王嘉尔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的原则,还让他必须欣然接受。

这一次他怕了,可是却逃不掉。
他想跑却阻挡不了有人追上来。

他像个慌在原地的小孩,着急的直跺脚,为什么没人来告诉他该怎么做?
只要告诉他,来的人没有恶意,只是想用阳光般温暖的怀抱包围这个手足无措、没安全感的孩子。
仅仅只是因为,喜欢他。
有这么难相信吗。


王嘉尔在「Nuit」等了好几天,不是他的班他也赖在酒吧里,虽然老板对此般招徕顾客的举动表示支持。但她还是不止一遍的问过,是不是在等某位……

有这么明显吗?
他把双手交叉放到脑后躺进沙发,微微撇了下嘴角。
哎……好几天不见人影了,一直在这儿蹲点守着,他也不出现。
经过那件事后,王嘉尔打听了大张伟的住址,给他交了房租水电费,还故意去他们家门口转悠,这人好像打定了主意不挪窝,假装偶遇的机会都不给。

不能直接去找他,看他那天从厕所出来吓得那样,是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不,更甚。
说不定,大家真的以为自己把他给办了。

那么要面子啊这人。
可是自己很差吗?
王嘉尔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不管自己再怎么着急,都不可以去找他,一定不能。第一,他是真的怕大张伟接受不了,一个假装坚强的人心里其实胆小的要命,王嘉尔早就看出来了。第二,他莫名的想赌一把,看大张伟会不会主动来找自己,因为喜欢与不喜欢是人最自然的感觉,是没办法强迫的。
如果,他真的对自己产生不了那种感觉,那……自己是不是要放弃呢。

妈的…想想就好烦。
喜欢一个人有这么累吗。
他第一次考虑到自己会失败,第一次觉得没有信心,第一次苦恼为什么自己不是他喜欢的样子。

“哇噻~你真的?!”
一声千回百转的嚎叫。
“怎么啦!”
王嘉尔将一只手盖在脸上,一听就又是自己白痴老板的声音。
“你…王嘉尔,你真的这么喜欢那个人啊。”
“……怎么?”
“你他妈好丑哦……我从来没有看过你这么臭的脸。”
“想死吗……”
“我说真的。唉,真心喜欢一个人不单是看眼神能看出来。最明显的是……”
她看了一眼沙发上闭着眼的王嘉尔,停顿了一下。
“会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会觉得他一定不会喜欢上自己…这种人。”
她说完露出了一抹让人心疼的笑。

是么…
是啊。
唉…
王嘉尔攥紧了挡着脸的手指。
……大张伟。

大。张。伟。
大。张。伟。
大。张。伟。


【嘎尾】[升旗不如炒饭]❻

Cain -:

设定:酒吧歌手/混混

(终于亲上了!祝贺㊗️一发短小精炼的吻…

好安静。
除了水滴砸在大理石台面的啪嗒声。
呼吸声。
时重时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
心跳声也愈来愈清晰。

“我想先告诉你…呃我、我是喜欢女生的。”
“是…是么。”
“当然是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没事儿,你年轻气盛……”
“不是。我觉得不是这样。”
“你…”
“我能……”
“不能!”
“可是……算了,反正我也不需要你同意。”
“卧、你别……唔!”

酒瓶会指向王嘉尔是情理之中,要不然他死命的winkwink还有什么用。

“嗯…那就让我们大老师把刚才的全做一遍好不好!”
围观的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闹的你没法拒绝,你若是说不那就...

Cain -:

【嘎尾】[升旗不如炒饭]❺
设定:酒吧歌手/混混


你闭什么眼啊!你以为是在接吻吗!
王嘉尔皱了下眉,回过头捏着那女生的下巴就开始吃,一直到他觉得应该可以通过又不会太冒犯的时候停下了。
比完了,剩下最长的竟然是大张伟和那个男生。王嘉尔那组是倒数第二。因为有的干脆接起吻来,一点儿渣都没剩。
原来这个游戏是要这样玩啊。
王嘉尔表示大开了眼界。

“现在,换人。”
听到这句话,大张伟仿佛看到了希望。他打算主动去找一个合自己胃口的姑娘。
刚走出一步就被拉了回来,一个转身差点儿撞到人家身上。
他抬头一看。
希望。是什么。能吃么。

“第二轮,开始!”
王嘉尔紧紧地握着大张伟的胳膊,因为他知道大张伟也就敢跟他别扭。

不给你来点狠的你是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是吧。
王嘉尔心一横,一手顺着肩膀划过背脊禁锢住大张伟的腰,一手伸到他脑后抓住他漂染成橄榄绿的头发往后扯,让他的头向后仰,直到面对自己。然后在大张伟唔唔的抗议声和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咬上了他嘴里的巧克力棒。
好像比刚才好吃。

王嘉尔没有因为要挑逗他而放慢速度,他很快的吃到了大张伟的眼前。这时大张伟更剧烈的在他怀里挣扎起来,王嘉尔并不在意,貌似他也不在意剩下多少,只是看着大张伟的眼睛,一点一点地咬下去。

大张伟感受着王嘉尔的体温、力量和呼吸,感受着巧克力棒咯噔、咯噔的被咬断,对面的人靠的越来越近。他的心砰砰直跳,能清楚的听见好像就在耳边。他快要心肌梗死了。

鼻子碰鼻子的时候,王嘉尔忽然侧头,又往前咬了一口,大张伟一下子卸了劲儿似的不再挣扎,只是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抖的王嘉尔都无法忽视。他抬眼注视着大张伟。
看他又死死地闭上了眼,像是在逃避什么让他害怕的东西。

唉。
王嘉尔没有再往前,他咬断了饼干。示意大张伟也咬断。大张伟睁开眼睛时,王嘉尔看到他眼圈红红的,眼角还有些湿润。

…怎么觉得自己像个罪人一样。

这次王嘉尔和大张伟是剩下最短的一组,当然通过。
“现在要惩罚这两轮输了的人,要说出自己童年时的一件糗事!”

前面几个讲完了,轮到大张伟,他的情绪也恢复到了之前。
“我小时候上学身体协调性就特别不好,我打别人,然后人家都乐也不疼,跟人打急了吧,跑也跑不动,人家都能追上我,我追别人追也追不上,所以说弄得特可悲。然后我打不过别人,他老祖宗坐那儿也动不了,我就拿内个石头子儿拽他老祖宗,就干这种特别龌龊的事儿你知道吧。然后就为了自己练这种躲别人拳的速度,自己就拿一堆石头子儿往空中一扔,然后就看石头子儿砸自个儿,我说我怎么不躲呢。就是运动的机能特别差哈哈!”

所有人听的过程中就笑的喘不上气,大张伟也边讲边乐。
只有王嘉尔,默默的看着他听他的故事。
然后心里酸酸的发疼。
真希望自己能很长时间的好好看着他。


“接下来第二个游戏很简单,估计都玩过,旋转酒瓶。”

这个游戏说白了就是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机会的游戏,转酒瓶的人会在游戏时接收到各种明示和暗示,因为被转到的人会和下一轮瓶口指向的人共同完成一件事情,难易程度不同,所以转的人很重要。

谁想和不喜欢的人做亲密的事呢?
一般来说,转的人都会实现大众的需求。

“第一次会转到谁呢?”
“噢!噢!噢!”
随着酒瓶的高速旋转,起哄的声音越来越急。
有的人表面上很迫切,有的人表面平静其实心里很迫切。
酒瓶停在了一个略显成熟的女人身上,胸部极为可观。
看得出有人已经跃跃欲试了。
“第二次!是谁呢——噢!
 就是我们的香港小弟弟!王嘉尔!”

瓶口不偏不倚的停在了王嘉尔面前。
“kiss!kiss!”
在大家的哄闹和口哨声里,那女人主动走过来,抬起两条长腿跨在王嘉尔并拢的膝盖上,慢慢坐下去,一手捏起王嘉尔下巴,一手顺着后颈抚摸到胸前,挺翘的臀部划着圈摩擦着紧密贴合的部位,手指伸到王嘉尔嘴里,又抚过他鲜艳的唇瓣才吻了上去。
过程中王嘉尔只是深深看着那个女人,吻的时候慢慢夺回了主权,双手托着她头部两边,吻到那女人明显瘫软下去才停止。

尖叫声从开始就没断过,谁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会玩。
大张伟刚开始是看不惯的,凭什么自己喜欢的款都被他得着了。后来发现不对,怎么这么激烈阿…哎呀最讨厌这种大庭广众的调情了,真的是他不可触碰的底线,怎么办呐,一开始就上升到这个级别,那后面的怎么办…
…都tm怪王嘉尔!!

千万、千万不要转到我了,即使失去和美女的接触,也别再作妖了。

没想到接下来几次还真没他什么事。
要么说人就不能这么想,想啥来啥。

第一个转到大张伟。
那第二个呢。
可别再是王嘉尔…

“王嘉尔!哟、你小子今儿点击率挺高啊,还是和我们大老师!”

刚说什么来着。

© severine-patrice|Powered by LOFTER